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休閒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橫看成嶺側成峰

瀏覽11628次 時間:2017年4月01日 17:50


 

橫看成嶺側成峰
——讀蔣頻《歷代金石翰墨名逸事》
神仙姐姐
 

欣聞蔣頻《歷代金石翰墨名家逸事》得到市場的追捧和青睞,即將重印、再版,值得為他祝賀。因為本書,也讓書家、畫者、收藏家、鑒定家蔣頻又多了一個身份:名家故事的講述者。他用藝術家的豐富情感講述了金石翰墨藝術發展中的那些人、那些事和他們生活年代的世俗百態,將這些面容有些模糊、時間有些久遠的大師們的趣聞逸事娓娓道出,在清雅的學術氣質之外,平添了一絲人間煙火的味道。於,我們得以看到原本沉寂、鮮為人知的張芝、鍾繇、懷素、徐渭、朱耷、顧愷之、柳公權、米芾、王冕、藍瑛、丁敬、吳昌碩……一個又一個鮮活的人物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歷代金石翰墨名家逸事》初版時,蔣頻給我送來一本,我知道他在金石書畫方面造詣很深,企業也做得風生水起,但卻不清楚他在這麼忙碌之餘還有如此厚重的積累,讓我驚歎有加,讚歎不已。原本只想隨便翻一翻,不想剛讀幾頁,就有點放不下手,竟一口氣讀完了其中的三五篇,他們都是那些為人類的精神守望、文化傳承奉獻過傑出生命的人。這既是一本具有深邃思想的藝術專著,又是一本抒發靈性的優美散文,讀來不僅增長見識,也開闊胸襟,使人獲得一種美的浸潤和陶冶。正如沈鵬老先生在為該書撰寫的序言裡所說:"這是一本好書,閱讀的體驗不是朦朧隱約的,而是能獲取一種直接的強烈的精神感召。這股力量來自作者筆下所描繪的金石翰墨名家特有的天賦才華,以及他們不斷提煉的人生修為和經歷積澱而綻放的生命輝煌。每位藝術家都行走於自己的審美歷程,先後編織了一闕闕完整的或殘缺的人生故事,而蔣頻正是這些故事的講述者。"


對於每一位人物的講述,蔣頻注重廣收博納,也注重細節豐滿。在本書中,蔣頻涉獵廣泛,引用了大量的畫論、書載、詩詞、典故和散見於民間的筆記、雜著等。而且,蔣頻在針對某一人物展開論述時,旁徵博引,將有關這一人物所處的歷史方位、時代特徵和社會條件綜合梳理出來,且以特有的拓展方式,進行追溯和展望。在討論"畫祖顧愷之"時,蔣頻從他的孩提時代畫母親像的執著直至他在紛亂的政治爭鬥中獨善其身,最終成就一代畫癡、中國文人畫畫祖等方面切入顧愷之的傳奇人生,不僅以輕鬆、流暢的文風營造出生動的意境,而且以豐富、翔實的史料還原出一個有血有肉的顧愷之,縱然我們很難洞徹那個時代的全局,但蔣頻描繪的細節足以讓千百年後的我們觸摸到那段歷史的脈博。

 

在說到"佯癲米芾"的書畫成就時,蔣頻用滿溢生命力的語言,展示了米芾的正大與狷介、蕭散與優雅,並以文化散文的方式透視其內心世界,寫他的揮灑放縱,寫他的離奇超脫;寫他的玩世嫉俗,寫他的道骨仙風;寫他的風流"癲"狂,寫他的獨立駭世。我們彷彿看到遠處那艘承載了米芾所有歡笑的〞米家書畫船〞,在中國書法藝術這條奔騰的宣紙之河上馳騁,浪花飛濺,景色迷人;如今,穿越了千年時光的歷史之韻依然波瀾不息,波光粼粼。此刻,與其說蔣頻在向讀者講述一個無拘無束,率真隨性的米芾,不如說吻合了蔣頻內心那種"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的那份喜悅和共鳴。


當寫到"一代宗師吳昌碩"時,蔣頻活靈活現地再現了這位極富才華,且又堅定執著的老人:"一個時代總有一個時代的獨領風騷者。在中國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藝壇上,吳昌碩便是這樣一位執牛耳的人物……吳昌碩篆刻刀法的當代意義是深遠的,他不僅僅在於突破了明清以來的篆刻刀法程式,更重要的是事實上突破了明清以來的篆刻刀法的一元審美的觀念。開啟了當代篆刻刀法多元審美的新觀念。"這樣的描述,這樣的評價在字裡行間比比皆是,這些記錄都是蔣頻內心深處對這位印學大師最深刻的紀念和最崇高的敬意。這樣的筆墨,這樣的文字,寫的是西泠印社首位社長的人物誌,更是用一代宗師在倉皇時代下的悲喜人生勾勒出百年西泠的傳承、發展、再傳承,以及當代書畫印學的走向和未來⋯⋯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歷代金石翰墨名家逸事》的編排也是獨樹一幟,不拘於常見的按時間的演變來安排,而是從書法篇、繪畫篇和篆刻篇為人們思考問題提供視角,留給讀者夠足的想像空間,就像亞當.斯密曾說的那樣:真正好的歷史,從它的人物、它的情節,讀者自然而然就會得到教訓,何必刻意去強調與安排呢?


同時,蔣頻還積數十年之功力,將本該沉悶而枯燥的金石書畫知識,說得生動,寫得活潑,讓人樂於親近,趨於通俗。我有時候實在難以想像,蔣頻要有怎樣的熱忱,才能在浩瀚的金石、書畫史海鉤沉中提煉出幾十位對書畫印的發展和傳承有重大影響的人物,再現他們的生活與工作狀態,讓這些傳統文人褪下千年不改的仙人姿態,換一身家常衣裳向我們走來。我想,只有對傳統文化有一種敬畏和虔誠之心,才能煉就蔣頻的一雙慧眼和火眼金睛,也只有像蔣頻一樣,經過艱苦跋涉和長期修行,不在乎世俗的寵辱,不流於公眾的喧鬧,才能真正體會到"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的嚮往與欣喜。


歲月緩緩流淌,作為現代人的我們已經無法直接感知那些遠去的大師們的風采,在大多數關於藝術史的高深讀物中,也鮮有專門記錄那些藝術大師喜怒哀樂、愛恨情仇的生動文字,歷史也就這樣慢慢淡忘著屬於他們的最精彩的故事和最動人的瞬間。然而,讓人欣慰的是,蔣頻這位才華橫溢的當代書畫家,在經過了漫長的積累和拓展後,用他雋永而深情的文字將這一幕幕歷史的天空呈現了出來。人們常引蘇東坡詩"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來比喻在不同角度,觀察問題各有所得,如果說純學術的藝術史是"橫看成嶺",那麼本書的講述能否成為"側看成峰",並且引發書畫印學這門高遠的藝術走近我們的日常,來充盈並豐富我們的精神家園呢?


2017年2月1日於香港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總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