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書吧 >> 名家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楊絳晚年自述談錢鍾書:偶然相逢 卻像姻緣前定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澎湃新聞   發佈者:京辰
瀏覽36583次 時間:2016年5月25日 14:40

錢鍾書夫人楊絳25日凌晨於北京協和醫院去世,享年105歲。

楊絳,1911年7月17日生於北京,本名楊季康,江蘇無錫人,中國著名,戲劇家、翻譯家。

楊絳通曉英語、法語、西班牙語,由她翻譯的《堂吉訶德》被公認為最優秀的翻譯佳作,到2014年已累計發行70多萬冊;她早年創作的劇本《稱心如意》,被搬上舞台長達六十多年,2014年還在公演;楊絳93歲出版散文隨筆《我們仨》,風靡海內外,再版達一百多萬冊,96歲成出版哲理散文集《走到人生邊上》,102歲出版250萬字的《楊絳文集》八卷。本文為楊絳本人自撰的生平大事紀。

楊絳和錢鍾書

1911年7月17日,生於開明知識分子家庭。父母籍貫江蘇無錫。父親於1910年的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法學碩士回國,執教北京政法學校,兼為清室肅親王善耆講授法律。我已有三個姐姐。大姐壽康長我十二歲,二姐同康長我八歲。她們同在上海啟明女校上學,寄宿校內。三姐閏康長我五歲,依祖母及大伯母居無錫老家。我第四個女兒,名季康。不久辛亥革命,父親辭職回鄉照顧祖母等,父母遂又攜我到上海避難。後遷居上海寶昌路。

1912年大弟弟寶昌生。據我大姐說,父親在上海操律師業。

1913年父親任江蘇高等審判廳長,駐蘇州,舉家遷居蘇州大石頭巷。

1914年父親因國家法令,本省人不得為本地司法官,調任浙江高等審判廳長,駐杭州,舉家遷居杭州保倜塔附近。大姐二姐自學校歸,三姐自無錫由大伯母送歸,小弟保倜生。

1915年父親因杭州惡霸殺人案堅持司法獨立,與督軍、省長意見不合,調任北京高等檢察廳長。居東城,房東為滿人,我初見滿洲婦女服裝及髮式。我已四歲,在貝滿幼兒院上幼兒班。後我家遷居西城東斜街,我在西單牌樓第一蒙養院上學前班。大姐二姐仍在上海啟明上學,我與三姐同校上學。

1916年七妹楊漆生。

1917年五月間,父親因傳訊交通部總長(總長有受賄之嫌),受到懲戒,停職停薪。但不久復職,交通部總長辭職。1917年5月25、26日《申報》要聞,全文登載司法部呈大總統文及《楊蔭杭申辯書》。秋季,我在第一蒙養院學前班畢業,在辟才胡同女師大附屬小學上一年級。當時我國學制,一學年分兩學期。秋季開始為第一學期,春季開始為第二學期。10月17日,二姐在上海廣慈醫院病亡,年十五。我母親攜七妹從北京趕到上海看望二姐,後攜大姐七妹同回北京。這年張勳復辟。

1918年秋季始業,升初小二年級。

1919年5月4日,親見「五四運動」大學生遊行喊口號。秋季始業升初小三年級。秋杪, 我父親棄官南歸(辭職尚未獲照準),舉家回無錫,不住老家,租居沙巷裘氏宅。父親大病幾殆。家貧,好友陳光甫、楊翼之資助我家。我在大王廟小學上學。

1920年父親於年初(舊歷大除夕)勉強能起床,坐飯桌旁陪家人同吃年夜飯。2月間,我隨大姐三姐到上海啟明上學。共三年半,始終寄宿校內。大姐已中學畢業,在啟明為教員。暑假後,我家遷居上海靜安寺路愛文義路遷善裡。父親在上海《申報》館任職,兼營律師業。

1921年小妹妹楊必生。我在啟明上學。

1922年在啟明上學。

1923年在啟明上學。父親決意在蘇州開律師事務所。舉家遷蘇州,先租居潘氏宅,隨即用他的人壽保險費買得廟堂巷一大破宅(佔地五畝),拆去許多房子,擴大前院後園。我暑假隨姐姐回蘇州住租居的潘氏宅。秋季始業,三姐和我考入蘇州振華女中。我以初中一年級學生入學。寄宿學校,兩個月後,三姐因病輟學回家,我仍寄宿學校。在振華上學期間,我始終寄宿學校,每週末回家,但有一二學期走讀。

1924年在振華女校上學,家已遷入大破宅;破宅在修建中,由父親留美時專攻建築的學友蘇州人貝季美設計畫圖。

1925年跳一級,暑期初中畢業。學校是六年制,初、高中各三年。校長王季玉先生向我說明:我不是跳級,是五年修畢六年功課,原因是我不用功。

1926年在振華上高中一年級。廟堂巷新宅修建完工。

1927年升高中二年級。北伐成功,女子始剪去長髮。學校尚不許剪髮。三姐在家中剪去辮子。三姐12月間訂婚,我亦剪去辮子。

1928年歲尾或早春,地震,震塌後園芍葯花欄台。4月春,三姐結婚,我做伴娘。

青年楊絳

7月,高中畢業。暑假期間,考取南京金陵女大及蘇州東吳大學。我想考清華大學,清華大學開始招收女生,但此年不到上海招生,只好作罷。上大學是大事,父母師長親友,都為我選擇學校。為了開闊視野,活潑思想,大家認為男女同學勝於女校。秋季始業,我到東吳大學上大一級,寄宿學校共三年,上大學三年時,有一學期走讀。

1929年在東吳上大學,秋季升入二年級。

1930年在東吳上大學。好友蔣恩鈿已考入清華,勸我轉學清華。暑假期內,她陪我到上海交通大學報考轉學清華,已領到准考證。我大弟患肺結核病,暑天忽轉為急性結核性腦膜炎,是不治之症。我幫助母親和大姐輪班守夜,大弟病亡,不前不後,正是清華招生考試的第一天凌晨,我恰恰錯過考期。秋季升入大學三年級,此年曾走讀一學期。

1931年在東吳上學,秋季升入大學四年級。學期將終,大考前,學生罷考鬧風潮。

1932年東吳大學因風潮停課。開學在即,我級是畢業班。我與同班學友徐、沈、孫三君(皆男生)及好友周芬(女生)結伴到燕京大學借讀。當時南北交通不便,過長江,須由渡船擺渡過江,改乘津浦路火車。路上走了三天。2月28日晚抵北京,有我們舊時東吳學友轉燕京的費君來車站,接我們一行五人到燕京大學東門外一飯店吃晚飯,然後踩冰走過未名湖,分別住入男女宿舍,我和周芬住二院。我們五人須經考試方能註冊入學。3月2日(日期或小有舛錯),考試完畢,我急要到清華看望老友蔣恩鈿,學友孫君也要到清華看望表兄,二人同到清華,先找到女生宿舍古月堂,孫君自去尋找表兄。蔣恩鈿見了我大喜,問我為何不來清華借讀。我告訴她:東吳、燕京同屬美國教會,雙方已由孫君居中接洽,同意借讀。蔣恩鈿說,她將代我問借讀清華事。孫君會過表兄,由表兄送往古月堂。這位表兄就是錢鍾書。他和我在古月堂門口第一次見面。偶然相逢,卻好像姻緣前定,我們都很珍重那第一次見面,因為我和他相見之前,從沒有和任何人談過戀愛。錢鍾書自回宿舍,我與孫君同回燕京。蔣恩鈿立即為我辦好借讀清華手續。借讀清華不需考試,只需有住處。恩鈿的好友袁震(後來是吳晗夫人)說,她借口有肺病,可搬入校醫院住,將床位讓給我。我們一行五人在燕大考試及格,四人註冊入燕京,我一人在清華借讀,周芬送我搬入清華。周芬和恩鈿、袁震等也成了朋友,兩校鄰近,經常來往。

7月,在清華借讀大四級第二學期卒業,領到東吳大學畢業文憑,並得金鑰匙獎。

暑假本想留清華補習外語系功課,投考清華研究生院外語系。錢鍾書指望我考入清華研究院後,可與他同學一年,他將是本科大四級。但我補習時方知清華本科四年的功課,一個暑假決計補不上,即回蘇州尋找職業,由親戚介紹,在上海工部局華德路小學為小學教師,月薪120元,還有多種福利(人稱「金飯碗」)。我自以為教小學當有餘暇補習外國文學,欣然到上海就業。「福利」包含醫療。查身體合格後,教師都打預防傷寒針,共打三針,我打完第三針,大發風疹(蕁麻疹)。我當了小學教師方知自己外行(我是走後門當上的),教小學是專門之學。同事俞、徐二女士是滬江大學教育系高才生,我認真向她們學習,天天又病又忙。10月10日放假我回蘇州,父母見我風疹發的渾身滿臉,就命我將「金飯碗」讓給有資格且需要飯碗的一位親戚,留我在家養病。這種病不算病,但很頑強,很困擾人。錢鍾書不贊成我放棄清華,我無暇申辯,就不理他。他以為我從此不理他了,大傷心,做了許多傷心的詩。但是他不久來信,我們就講和了。寒假期間,他特到蘇州來看我。我介紹他見了我父親。

1933年在鍾書指點下,我補習外文系功課。鍾書來信說, 此屆研究生考試,需考三門外語。我自習法語已多年,得此消息,忙又自習德語, 自習三個月, 勉強能讀《茵夢湖》。暑期,應清華研究生院考試。考試地點在上海交通大學。學校於考試日公佈,只需考兩門外國語;第三門外語免試。我臨時抱佛腳學了德文,白費功夫,還荒疏了法文。但應考還是被錄取了。

我與錢鍾書在蘇州一飯館內由男女兩家合辦訂婚禮。我隨後就到北京清華大學研究院上學,住靜齋(女生宿舍)。錢鍾書已畢業。他蓄意投考英庚款留英獎學金;因應試者必須有教課兩年的經歷,所以他急要教書,取得應試資格。他應上海光華大學之聘為英語講師(共兩年),月薪90元,每年以十個月計算。

1934年得清華優秀生獎,每月獎學金20元,學期開始之月為30元,因需交學費10元。

當時女生飯堂包飯每月7元,我每月飯費僅5元。

春假,錢鍾書到北京,住清華學堂大樓(即一院),我陪他遊覽各處名勝。

我請溫德( Robert Winter)先生為導師。父親小中風。

新婚的錢鍾書(左)和楊絳搭乘郵輪赴英留學

1935年 錢鍾書考取英庚款留英獎金。我辦好自費留學手續。7月13日,我在蘇州廟堂巷我家大廳上與錢鍾書舉行婚禮。我父親主婚,張一各(仲仁)先生證婚,有伴娘伴郎、提花藍女孩、提婚紗男孩。錢鍾書由他父親、弟弟(鍾英)、妹妹(鍾霞)陪同來我家。有樂隊奏「結婚進行曲」,有贊禮,新人行三鞠躬禮,交換戒指,結婚證書上由伴郎伴娘代蓋印章。禮畢,我家請照相館攝影師為新人攝影;新人等立大廳前廊下,攝影師立烈日中,因光線不合適,照相上每個人都像剛被拿獲的犯人。照相畢,擺上喜酒,來賓入席,新娘換裝,吃喜酒。客散後,新娘又換裝,帶了出國的行李,由錢家人接到無錫七尺場錢家。新人到錢家,進門放雙響爆仗、百子爆仗。新娘又換裝,與鍾書向他父母行叩頭禮,向已去世多年的嗣父母行叩頭禮(以一盆千年芸、一盆蔥為代表,置二椅上)。叔父嬸母等辭磕頭,行鞠躬禮,拜家祠(磕頭),拜灶神(磕頭),吃「團圓晝飯」。晚又請客吃喜酒,唐文治老先生、唐慶貽先生父子席間唱昆曲《長生殿》(定情)助興。新人都折騰得病了。鍾書發燒,病癒即往南京受出國前培訓。我數日後即回娘家小住。我累病了,生外疹,又回無錫請無錫名醫鄧星伯看病。病未癒,即整理行裝到上海。我住三姐家,不記鍾書住何處。出國前,二人有好多應酬。

8月13日乘P&O公司郵輪出國。我由三姐送行,鍾書有溫源寧師、邵洵美先生送行,他們都坐小船直送上輪船。我的留學護照上是楊季康小姐,所以和鍾書同船不同艙。同船有許多同屆留英學生。

香港遇颶風。過新加坡,英官方招待留英學生參觀停在海上的飛機。我登上海陸兩棲飛機。過錫蘭(今斯里蘭卡),參觀蛇廟及一小乘教神廟。由蘇伊士運河過紅海入大西洋,天氣即涼爽。船上有人死亡,第一次參與海葬。三星期後,在英國上岸,先在倫敦小住觀光,即到牛津上學。

留洋期間的錢鍾書和楊絳

1936年 暑假到巴黎小住,住我同班學友盛澄華舊寓所。我和錢鍾書同到瑞士出席 第一屆「世界青年大會」,會址在聯合國大會堂。錢鍾書是國民黨政府特派三代表之一,我莫名其妙地當了共產黨方面的代表,派我的人名王海經,同行有好幾位共方代表,買車票等等都有照顧。秋季,與錢鍾書同在巴黎大學註冊入學(由盛澄華君代辦)。我二人回牛津的寓所,繼續在牛津讀書。那時我們打算在巴黎大學讀博士學位,需有二年學歷,所以及早註冊入學。

1937年 5月19日,女兒錢瑗出生。女兒出生第一百天,一家三口到法國,住巴黎近郊。我母親在逃避日寇時在鄉間患惡瘧疾,11月17日去世。

一家三口合影

1938年 秋,一家三口乘法國郵輪Athos II回國。鍾書在香港上岸赴昆明,我與女兒到上海上岸。父親特從三姐家搬出另租屋,俾我能同住。我暫住拉斐德路錢家。後依父親住霞飛路來德坊。母校蘇州振華女中籌建上海分校,校長王季玉先生命我幫她辦事。同時,我應李姓富商之請,為其女補習高中全部功課,從高中一年級補習至高中三年級畢業。

1939年 7月3日,鍾書由昆明回滬度暑假。住霞飛路來德坊我父親寓所。10月初旬,他奉父命赴湖南藍田師院為英文系主任。蘇州振華女校(滬校)正式成立,秋季開學。我任校長兼高三級英語教師。仍兼任李家補習教師。

1940年 秋杪,小弟保叔在維也納醫科大學畢業回國。秋冬之交,我父親攜子女回蘇州安葬我母親於靈巖山繡谷公墓。鍾書暑假回滬,路途不通又退回藍田。我仍依父親居來德坊。

1941年 夏,鍾書回上海,住拉斐德路錢家,我和女兒亦搬回拉斐德路錢家。7月,李家小姐高中畢業,我不復當家庭教師。振華(滬校)珍珠港事變後停辦。

1942年 我任工部局半日小學代課教員,業餘寫劇本。

1943年 5月,《稱心如意》上演。我始用筆名楊絳。「絳」是「季康」二字的切音。秋,日本人接管小學,我辭去半日小學職。

1944年 《弄假成真》上演,《稱心如意》出版。

父親隨我姐妹等觀看《弄假成真》演出,聞全場哄笑,問我曰:「全是你編的?」我答:「全是。」父親笑曰:「憨哉。」 謠傳美軍將在上海地毯式轟炸,父親年底回蘇州寓所。錢鍾書動筆寫《圍城》,共寫兩年。1946年完畢,序文作於1946年底,1947年出版。鍾書寫《圍城》期間,我辭去女傭,兼任「灶下婢」。

1945年 1月,《弄假成真》出版。3月27 日,父親在蘇州寓所腦溢血去世。我夫婦到蘇州與我姐姐弟弟等於3月30日安葬父親於蘇州靈巖山繡谷公墓母親墓旁。4月1日回上海。《遊戲人間》上演,姚克導演,「苦幹劇團」演出。《風絮》由「苦幹劇團」登出預告,將由名演員丹尼女士任主角。4月底或5月初,日本憲兵司令部不知楊絳何人,來我家搜查。我到日本憲兵司令部受訊。

抗日戰爭勝利,夜聞消息,舉家樂極不眠。我思念父親。

1946年 秋季,我在震旦女子文理學院任外文系教授。

1947年《風絮》出版。錢鍾書《圍城》出版。錢瑗患指骨節結核,休養十個月後病癒。

1948年 翻譯《1939年以來英國散文作品》,9月出版,約翰·黑瓦德著,《英國文化叢書》十二種之一,朱經農作總序,商務印書館出版。

3月18日,錢鍾書隨代表團到台灣。

7月,鍾書祖父百歲冥壽,我和鍾書攜女兒回無錫老家,與家人歡聚。

1949年 叔父命鍾書弟媳攜子女三人來上海,住拉斐德路。適傅雷夫人之友有空房,在蒲石路蒲園,鍾書與我及女兒錢瑗即遷居蒲石路蒲園。

解放戰爭勝利。我夫婦得清華大學聘書,8月24日,一家三口動身赴北京,26日中午抵京,暫住清華工字廳籐影荷聲之館。我為兼任教授,教大三級英國小說。

1950年 住清華新林院。4月,我從英譯本轉譯的西班牙名著《小癩子》(Lazarillo de Tormes)出版。8月,錢鍾書調中宣部英譯毛選委員會翻譯毛選,至1954年12月回所;在此期間每週末回原單位工作。

1951年 三反(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運動開始。年底轉為針對知識分子思想改造的重要運動,又名「脫褲子、割尾巴」或「洗澡」。錢鍾書請假回清華「洗澡」。女兒錢瑗考入女十二中(舊稱貝滿)高中一年級,寄宿學校。

1952年 「洗澡」結束,全國「院系調整」,我夫婦調入文學研究所外文組。文研所編製屬新北大,工作由中宣部直接領導。10月16日,舉家遷入新北大新建宿舍中關園26號。

1953年 2月22日,文學研究所在舊燕大「臨湖軒」開成立大會,鄭振鐸為正所長,何其芳為副所長,力揚為黨支書。貴賓有周揚、矛盾、曾照倫及新北大楊業治等教授及圖書館主任梁思莊。

少年錢瑗(1953年在北大中關園宿舍)

1954年 我譯畢法國作家勒薩日(Le Sage)《吉爾·布拉斯》(Gil Blas),在《世界文學》分期刊出。

1955年 肅反運動、反胡風運動、批判俞平伯「色空思想」等運動。女兒錢瑗考入北京師範大學。俞平伯、錢鍾書提升為一級研究員。

1956年 《吉爾·布拉斯》經大修大改,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第一版。大約這一年或次年,曾翻譯亞理斯多德《詩學》,根據英譯《勒勃經典叢書本》並參照其他版本翻譯,鍾書與我一同推敲譯定重要名稱。我將此稿提供羅念生先生參考。羅念生譯亞理斯多德《詩學》序文中有「楊季康提出寶貴意見」一語。此稿遺失。

1957年 《論菲爾丁(H.Fielding)關於小說的理論與實踐》研究論文在《文學評論》第二期發表。6月14日開始反右運動。不記是1956年或1957年因《吉爾·布拉斯》受好評,「外國古典文學名著叢書」 編委會委我另一項翻譯任務:重譯《堂吉訶德》。

1958年 雙反運動。「拔白旗」運動。所內白旗共四面:一、鄭振鐸的文章,二、錢鍾書《宋詩選注》,三、李健吾的文章,四、楊絳《論菲爾丁》文。

春,隨潘梓年為首的隊伍到昌黎「走馬看花」。全國大躍進,參觀各大躍進地區。

10月至12月底,下鄉(太和莊)學習「社會主義好」。老知識分子改造思想。

冬,回所。我開始自習西班牙文。

1959年 文學研究所初有宿舍,在城內東四頭條1號。5月15日,我家遷入新宿舍。女兒錢瑗北師大畢業,留校為助教。我寫研究薩克雷(W.M.Thackeray)的論文:論《名利場》(Vanity Fair),全文欠「紅線貫穿」, 又受批判。

1960年 3月29日,讀畢《西班牙文入門》,始閱讀拉美的西班牙文小說。我與錢鍾書第一次任全國文代會代表。

1961年 3月 ,查出胸部瘤子,不能斷為良性,醫囑先觀察一個時期。

1962年 8月14日,遷居乾麵胡同文研所宿舍(在學部新建大樓內)。9月住北京醫院,切去腺瘤,尚未變惡性。

1963年 7月,「五反」開始。小妹妹楊必大病,我到上海看望,訪問傅雷夫婦,談到翻譯的一些問題。錢鍾書為毛選四卷定稿畢(錢鍾書為「定稿組」成員)。

1964年 9月24日,文學研究所外文組自文研所分出,成為「外國文學所」。錢鍾書為毛主席詩詞翻譯組成員,因文化大革命,工作中斷。所內「年輕人」皆下鄉「四清」,我留所為部分「年輕人」修改文章,年底到上海接小妹妹楊必到我家養病。

1965年 1月中旬,《堂吉訶德》第一部翻譯完畢,譯第二部。9月15日,楊必回上海。

1966年 鍾書病,氣喘。「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開始。8月9日,我被「揪出」,我在內掃院子,在外文所所內掃廁所。8月16日,錢鍾書被「揪出」。8月27日,交出《堂吉訶德》全部翻譯稿(第一部已完畢,第二部已譯畢四分之三)。同日,晚間在宿舍被剃「陰陽頭」。

9月10日,獻出財物。年底,宿舍內「牛鬼蛇神」勞動者逐漸請假,勞動隊剩四人:近代史所錢宏、外文所戈寶權(隊長)、卞之琳和楊季康,他們三人清除全大樓垃圾,我抬不動垃圾箱,掃大片地。我頸骨生骨刺,提出不再勞動,余三人同日亦自動停止宿舍院內勞動。

1967年4月24日,外文所免我勞動。6月8日參加群眾活動(即「下樓」或「走出牛棚」),

為革命群眾抄大字報,到大街人多處賣報,叫賣《斗私批修》報。

鍾書6月8日停止文學所勞動。

12月31日,女兒錢瑗與王德一註冊結婚,住我家。

1968年 3月4日,小妹妹楊必急性心臟衰竭,在上海去世,8日火葬。

12月,軍、工宣隊進駐哲學社會科學部(稱「學部」)。

1969年 全「學部」人員集中住學部辦公室內,每室住8至10人不等。每日分三單元(上午、中午、晚間)學習,由工人師傅領導,每日練軍操。不久之後,老弱者得回家住宿。工人宣隊在各所揪出「5·16」逼供信階段,「學部」下放干校之前,全部撤走。

5月19日,革命青年夫婦攜嬰兒保姆住入我家,分房兩間。

11月11日,鍾書為「先遣隊」下放河南羅山干校,不久干校遷息縣。

1970年6月1日,《堂吉訶德》譯稿由前組長張黎同志為我索還。

6月13日,女婿王德一被極左派誣為「5·16」自殺身亡。

7月12日,我下放干校。

12月1日,妹婿孫令衍在天津大學自殺去世。

1971年4月4日,干校遷明港「師部」。

5月,餘震同志到學部加強軍宣隊領導「支左」。餘震同志到學部後發現「5·16」擴大化,他停止運動,解放幹部,在學部工作四年期間,為學部做了許多好事,這是一般群眾的看法。此年我在干校。

12月7日,我在鄭州治目疾,反致淚道堵塞,干校不准請病假,我請得事假回京治目疾。

12月24日,攜女兒錢瑗同到明港探親(女兒時單身,可享受探親假)。鍾書於我返北京期間哮喘病發,我與錢瑗到干校後方退燒,漸漸痊癒。

1972年 錢瑗與父母在干校同過元旦節,1月4日回北京。

3月12日,錢鍾書與我隨第二批「老弱病殘」者回北京。在北京的研究人員及幹部仍在「學習」(即開會,不工作)。

8月,我又從頭翻譯《堂吉訶德》,因中斷多年,需從頭再譯。

1973年 學部干校學員全部返京。

12月2日,住入我家強鄰難於相處,三人逃亡,避居錢瑗北師大宿舍。12月23日,遷入北師大小紅樓,翻譯《堂吉訶德》工作暫停。

1974年 1月8日,鍾書哮喘大發,送北醫三院搶救。後因大腦皮層缺氧,手、腳、舌皆不便,如中風狀。

5月4日,錢瑗與楊偉成註冊結婚,錢瑗仍住北師大伴父母。

5月22日,我夫婦遷入學部7號樓西盡頭一辦公室居住,繼續翻譯《堂吉訶德》。錢鍾書舌已恢復,手亦能寫字,但不能走路,繼續寫《管錐編》。

11月初,袁水拍來,傳江青令:「五人小組」當繼續進行翻譯毛主席詩詞工作,錢鍾書乃「五人小組」成員。我強調鍾書病,足不能出戶。小組就在我們住的辦公室工作。

1975年 4月5日,《堂吉訶德》初稿譯完。

5月16日,初校畢,再校改。

8月,軍宣隊全部撤出學部。林、劉、宋三位新領導來,在我所各組辦公室門口向室內工作人員露露面。

冬,鍾書和我煤氣中毒,幸及時起床開窗,得無恙。

1976年 1月8日,周總理去世,6月,朱德同志去世。

2月底,《堂吉訶德》第一部定稿。

7月28日,地震(唐山大地震),晚又震,我所住辦公室乃危險房,有裂縫。住學部大食堂。

8月12—17日,住錢瑗婆家。8月24—28日,住學部汽車房,28日回危險房。8月31日,錢瑗到大興勞動。

9月9日,毛主席去世。

10月6日,四人幫被粉碎。

11月20日,《堂吉訶德》第一、第二部全部定稿。

危險房內架防震桌,21日到錢瑗婆婆家住,24日回危險房。

1977年 2月4日(立春),遷居三里河南沙溝新居。

5月5日,《堂吉訶德》稿交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排印。

5月13日,《小癩子》從原文重譯定稿。

8月,何其芳同志去世,胡喬木、夏衍、周揚皆出席追悼會。

10月,胡喬木來訪錢鍾書。

11月,錢鍾書《管錐編》交中華書局出版。

學部改為社會科學院,胡喬木為院長,鄧力群、於光遠、周揚為副院長。

寫《大笑話》畢。

1978年 4月底,《堂吉訶德》出版。

各種版本的《堂吉訶德》

5月底,西班牙記者求見。6月,西班牙國王、王后來中國訪問。

6月3日,見西班牙先遣隊記者。15日,參加國宴,小平同志為我介紹西班牙國王、王后,行握手鞠躬禮,小平同志問《堂吉訶德》什麼時候翻譯的,我一握手間無暇細說,但答今年出版的。

錢瑗應公費留英全國性考試,5月25日發榜,錢瑗被錄取;9月7日,集中培訓,9月12日飛英。

8月12日,錢鍾書隨代表團訪問意大利,9月23日歸。

9月8日—18日,第四屆全國婦女代表大會開會,我為此屆婦女代表。30日,出席人民大會堂國慶招待會。

《小癩子》從原文版翻譯,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

自5月至9月,右手大拇指痛,不能作字。

11月9日,右眼見黑圈。

寫《玉人》畢。

1978年攝於三里河寓所

1979年 錢鍾書4月隨代表團赴美,8月18日歸。

6月5日,我隨代表團訪問法國,6月28日歸。

寫《鬼》畢。

10月,《春泥集》由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

1980年 寫《事業》畢。

2月,寫論文《事實—故事—真實》,5月發表。

7月,短篇小說集《倒影集》手稿由李國強帶到香港交劉以鬯出版。

8月12日,錢瑗回國回家。

11月,鍾書隨代表團訪問日本。

12月,寫完《干校六記》,錢鍾書寫小引。

錢鍾書《圍城》年底在人民文學出版社重又出版。

錢鍾書當選為全國政協代表。

1980年楊絳在三里河家中,業餘創作間隙讀書

1981年 《倒影集》年初在香港出版,2月13日,收到樣書10冊。

《干校六記》5月在香港出版,4月13日,先在《廣角鏡》發表。

各種版本的《干校六記》

《玉人》在《上海文藝》發表。

《鬼》在《收穫》發表。

周奶奶又大病,告歸,由子女接回家。

《舊書新解》在《文學評論》第四期(8月份)發表。

6月20日,寄出《喜劇二種》修改稿。

《干校六記》由葛浩文(H. Goldblat)譯為英文,澳大利亞人白傑明(J. Barme)亦譯為另一英文本;日本漢學家中島碧譯為日文。

錢鍾書《圍城》暢銷。

1981年楊絳與錢鍾書和錢瑗攝於三里河寓所

1982年 6月7日,鍾書忽被胡喬木召去開會,任命為社科院副院長。

10月31日,七妹妹楊漆去世。

《干校六記》葛浩文英譯本出版。

《有什麼好》(論Jane Austen 文)年初發表。

4月23日,北京大學舉行塞萬提斯逝世366週年紀念會。我到會發言,因西班牙大使指名要我發言(後寫成《人間一年,天上一日》)。7月30日,西班牙大使設宴正式邀請訪問西班牙。我婉謝,因我的西班牙文是專為翻譯《堂吉訶德》而自習的, 不擅口語,多數人不知筆譯與口譯的區別,會對我產生誤會。

5月,鍾書與我被邀請加入「筆會」。

1983年 《喜劇二種》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

《干校六記》白傑明英譯本出版。

程西禾去世,李健吾去世。

11月2日, 新任西班牙駐華大使吳士誼見我後,知我通西班牙文,先徵得社科院院長馬洪同志同意,派遣訪問西班牙代表團,我隨代表團訪問西班牙;先到蘇黎士休息兩日,5日抵馬德里。20日離馬德里到英國倫敦。12月5日回國回家。

1984年 《干校六記》有法譯本二種,先後在巴黎出版。

12月,重新審校已出版三次的《堂吉訶德》。

試圖寫《洗澡》。散文集《將飲茶》抄清,請鍾書審閱。

1985年 12月23日,《堂吉訶德》校改畢,稿二包,親送人民文學出版社。

4月,校完由原文翻譯的《小癩子》。

《干校六記》中島碧日文譯本在東京出版。

7月,結婚五十週年。

老兩口互相理髮,楊絳會用剪刀,錢鍾書會用電推子。

1986年 10月6日,西班牙國王頒給「智慧國王阿方索十世十字勳章」,典禮在西班牙大使館舉行,鍾書出席。

10月30日,英國女皇來訪,行前曾閱讀錢鍾書牛津大學論文。鍾書與我皆赴國宴。

《干校六記》又有旅美中國學者章楚在美出版英譯本,並有註釋。

由原文翻譯的《小癩子》出版。

《回憶我的父親》、《回憶我的姑母》、《記錢鍾書與圍城》出版。

《丙午丁未紀事》在《收穫》第6期發表;《失敗的經驗》在《中國翻譯》第5期發表。

4月5日,動筆寫《洗澡》。

11月,《關於小說》由三聯書店出版。

1987年 《將飲茶》由三聯書店出版;《風絮》於2月發表於《華人世界》第1期。

《堂吉訶德》校訂本出版。《干校六記》由索羅金(V. Sorokin)翻譯的俄文譯本,在蘇聯科學院《遠東問題》雙月刊1987年第2、3期發表。

9月,寫完《洗澡》,12月19日,殺青塗改完畢。

各種版本的《洗澡》

台灣《聯合文學》第38期(第153—235頁)有「楊絳專卷」。

4月,所內號召高級研究員及年滿退休期者退休。我所高級研究員退休者僅我一人。

1988年 11月,香港出版《洗澡》,12月,北京出版《洗澡》。

白傑明譯我散文,書名為《陸沉》。

1989年 《堂吉訶德》繁體字本在台灣出版。

1990年 女兒錢瑗3月31日赴英,在新堡大學(New Castle upon Tyne)為客座教授,9月底回國。

《將飲茶》在台灣出版。

《洗澡》由郁白(H. Chapuis)譯為法文。英譯本(白傑明譯)出版。錢鍾書《圍城》電視劇放映。《寫在人生邊上》重印。

1991年 寫《第一次下鄉》及《順姐的自由戀愛》。

10月,《將飲茶》由社科出版社重印校訂本。

11月1日,動筆寫《軟紅塵裡》。

楊絳與錢鍾書

1992年 2月,法譯本《洗澡》及《烏雲的金邊》在巴黎出版。

3月28日,大徹大悟,毀去《軟紅塵裡》稿20章。

整理《老圃遺文輯》,有《前言》一篇(1992年10月1日)。

7月,散文集《雜憶與雜寫》交花城出版社。

胡喬木同志去世。

1993年 錢鍾書住院動大手術,去一腎,住院兩個月,我陪住兩個月。我得冠心病,又患左心室勞損。整理《老圃遺文輯》畢,又整理我父親年表。3月底,《遺文輯》校完(時陪住醫院)。12月,《老圃遺文輯》出版。助鍾書選定《槐聚詩存》,為謄清,10月出版。

1994年1月,抄《槐聚詩存》畢。我病中抄詩,由鍾書自校。我抄詩錯字百出,鍾書皆未校出。我二人皆老且病矣。

2月,《雜憶與雜寫》由三聯書店出版,鍾書末一次為我題籤。

3月,補貼錢鍾書記《石語》。

5月,心痛頭暈,《槐聚詩存》手抄本(錯字本)出版。

7月30日,鍾書肺炎高燒住院,我陪住。

8月19日,鍾書動手術,割除膀胱癌三個,手術成功,但腎功能急性衰竭,搶救。8月,《楊絳作品集》由社科出版社第一次印刷出版,前後共出六版。

9月30日,我病不支,請得生活護理住醫院照顧鍾書。我在家做後勤工作,做鼻飼雞魚菜蔬泥及燉各種湯。

10月18日,三姐閏康去世。

11月19日,鍾書反覆發燒。

12月,《楊絳散文》由浙江文藝出版社出版。

1995年11月27日,大姐壽康去世。為《槐聚詩存》校改錯字,錯字皆友好讀者校出,忙於修改,未及回信致謝,心甚不安。夏衍去世。

年底,錢瑗腰痛發病。

1996年1月,錢瑗住溫泉胸科醫院。

7月,有人呼籲在無錫建錢鍾書紀念館,鍾書和我聯名致函無錫市王竹平副市長,不同意建紀念館。

11月3日,胸科醫院報錢瑗病危。我方知女兒患肺癌轉脊椎癌,病發已是末期。

1997年3月4日,錢瑗去世,8日火化。5月,寫《方五妹和她的「我老頭子」》,《十月》 雜誌第5期發表。方五妹(假名)是我家阿姨,因丈夫中風,錢瑗重病時辭我回家照顧丈夫。她最稱賞錢瑗孝順父母,說她「世界路上只有一個」,我因思念女兒而作此文。

鍾書於香港回歸甚關心,有興看電視。後得知女兒去世,病轉重。鍾書病中有人屢次侵犯他的著作權,我不勝困擾,上訴國家出版局請予保護,得三個「致歉聲明」:《光明日報》11月3日有一個「致歉聲明」,11月27日有兩個「致歉聲明」。

8月8日,寫《答宗璞〈不得不說的話〉》。

1997年1月的楊絳

1998年5月,將錢瑗存款6萬元作為錢瑗基金,捐北師大外語系。

連日有人打電話問「錢先生去世了嗎?錢夫人入院了嗎?」有人來我家對我說:「聽說你腦溢血」,要為我照相。有人造謠,錢鍾書罵葉公超、陳福田、吳宓,太傷感情,因而離西南聯大。

9月,寫《錢鍾書離開西南聯大的實情》。

11月21日,錢鍾書88歲生日,社科院領導來醫院祝壽。

12月19日7時38分,錢鍾書去世,21日火化。我按他的遺囑辦事:少數親人送送;不舉行任何儀式;不留骨灰;敬謝花籃花圈等一切奠儀。

1999年 向社科院交還錢鍾書專車。翻譯《斐多》(12月18日譯完)。寫《「摻沙子」到流亡》,1月17、18、19日分三批發表。整理錢鍾書筆記,集成《錢鍾書手稿集》,將從2003年起由商務印書館陸續出夠45冊。

2000年 1月,青年出版社出版《從丙午到流亡》。

7月,香港三聯亦出版此書。

4月,遼寧人民出版社出版《斐多》。4月香港天地圖書公司出版《斐多》。

暑期,德國漢學家莫芝宜佳女士(德譯《圍城》譯者)來,助我編定鍾書外文筆記。

7月17日,社科院領導為我89歲暖壽(祝90歲生日)。

11月17日,與商務印書館訂約,出版《錢鍾書手稿集》。

胡繩去世;柯靈去世;王岷源去世;卞之琳去世。

12月14日,買房交款。

2001年 寫《錢鍾書手稿集》序文,並題寫書名。《錢鍾書集》由三聯書店出版,包括下列10種:《談藝錄》、《管錐編》、《宋詩選注》、《七綴集》、《圍城》、《人‧獸‧鬼》、《寫在人生邊上》、《人生邊上的邊上》、《石語》、《槐聚詩存》。

9月7日,設清華大學「好讀書」獎學金,簽協議書。

9月10日,領到房產證。

9月27日,寫《記似夢非夢》。

10月22日動筆寫《我在啟明上學》。

2002年 2月,錢鍾韓去世。

3月20日,《懷念陳衡哲》定稿。

3月28日,寫《難忘的一天》。

5月13日,台灣時報社出版《斐多》。

7月,高莽為《我在啟明上學》作插圖。

8月10日,《我在啟明上學》定稿。

8月19日,夜聞風雨聲,耳始聾。《我們仨》改定題目,分定段落。

9月30日,《我們仨》初稿完畢。

10月7日,寫《記我的翻譯》。

12月22日,冬至, 《我們仨》定稿。

12月30日,改寫《失敗的經驗》,題目改為《翻譯的技巧》。

2003年 修改《楊絳作品集》,散文及短篇小說皆經修改。整理女兒錢瑗信。我曾對鍾書說:「等我練好了字,為你抄詩。」自忖書法不會再有進步,2月4日起,抄《槐聚詩存》至3月10日抄完。急急抄寫,字仍惡劣。

2月12日,選定《我們仨》之附錄及照片

3月12日,將《作品集》修改處謄寫在另一套《作品集》上,謄寫時將所記事實一一考訂。與人民文學出版社談出版《楊絳文集》事。

4月7日,《楊絳作品集》第六版出版。

4月8日,寫《陳光甫故事二則》。

4月22日,《楊絳文集》改定本三冊交人民文學出版社責編。

5月14日,為《圍城》漢英對照本寫序,約800字,並題寫書名「圍城」二大字。

5月16日,根據我日記及大事記,寫《楊絳生平及創作大事記》。

5月19日,交人民文學出版社長長短短文章共9篇,交人民文學出版社《圍城》漢英對照本小序及「圍城」二大字。

6月24日,《我們仨》由三聯書店出版。

7月,香港牛津大學版《我們仨》出版

寫《錢鍾書年表》,鍾書沒有日記,根據我的記事本及鍾書出版的書,很費查考。

7月15日,寫《楊絳文集》自序,並選定書信四封。

8月25日,台灣時報社出版《我們三》。

2003年9月定稿

2012年7月攝於北京三里河寓所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