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休閒 >> 貼圖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淺析文森特·梵高《向日葵》的誕生

瀏覽12643次
時間:2016年5月16日 21:03

1888年八月將近,梵高在將近一周時間裡繪製了向日葵初稿。畫的初衷,用靈性兼具美感的作品,裝點自己在法國阿爾勒的小黃樓。為了迎接年末保羅·高更(畫家兼摯友)的到來,梵高設想,用自己的房子和畫作來展現一種格外明快,又神秘十足的色彩,那是在美妙多嬌的阿爾勒村野,與地中海瑰麗風光碰撞下滋生的靈感。

「地中海,有一種鯖魚般的色彩,我是指,如魚身色彩一般,變幻莫測。不是分明的紫或綠,也不是單純的藍。隨著光線躍動,瞬息之間,那光彩又幻化成一抹粉或灰。。。只見,四下都被染上了淺黃,深黃,紅棕, 水波映著碧綠的青空,在日光照耀下顯得發白。多麼宜人的色調,難以言喻的和諧,一切都交融成德拉克洛瓦畫筆下的繽紛世界。」【致希爾瑞的信件節選】

譯者註:歐仁·德拉克洛瓦,Eugene Delacroix,1798年4月26日—1863年8月13日,法國著名畫家,熱心於發展色彩的作用,被尊為浪漫主義畫派的典型代表。他的畫作對後期崛起的印象派畫家,以及梵高都有很大的影響。

1888年二月,梵高抵達阿爾勒,法國南部小城的色彩之熱烈,讓他驚歎,胸中激盪著靈感。與北歐雲霧繚繞的天空,霧氣蒸騰的景致不同,法國南部的暖陽,晴空,似乎能夠驅散作品中所有的疑慮和不安。阿爾勒周邊的景致,賦予他無限靈感,梵高開始頻繁使用大膽而鮮明的對比色,色彩相互纏繞,交織。靈感源源不斷,好似永不枯竭,他樂此不疲,就像著了迷。整個1888年,梵高孜孜不倦,幾乎是以每天一畫的非凡速度,寫了近數百封信。創作,一發便不可收拾;成就,在藝術史上亦無人能敵及。

《向日葵》,感恩的禮讚

梵高的作品大多並無特定受眾,而《向日葵》系列別出心裁,被畫家視為友誼的禮讚。觀其作,每一幅都是那麼引人入勝,又如此遼遠廣闊,逕自拓展出一方天地,目之所及,將人引入自己的視界,看他所看。那朵朵向日葵,觸手可及一般的,好似要從畫布裡伸出枝丫,同你傾訴。《向日葵》系列令人沉醉,慰藉人心的效果,實屬畫家有意而為。也正因為畫是為高更,這位梵高十分仰慕的同行所作,《向日葵》才得以成為梵高最為驚艷的作品,他深知,唯有精誠力作才能引起高更的注意。

《向日葵》的誕生

在行程擱置很久之後,高更最終決定前往阿勒斯。得知如此,梵高的憂鬱和不安統統煙消雲散。幾乎是在一種狂熱情緒的推動下,他展開了《向日葵》的創作。心中構思出六到十二幅作品,讓它們共譜一曲黃藍交織的繽紛樂章,色彩如音符般飽含感情,於平實間動人,用心方能通悉。為趕在花期將盡前完成畫作,梵高熱情高漲,晝夜不息,終於繪成預想中的四幅。沒過多久,兩幅《向日葵》接連誕生,作品中花不過稀疏幾朵(版本一如上圖,版本二毀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第三幅向日葵的構思,是將十二朵葵和花蕾,插在黃色陶制花瓶裡,著淺藍綠色背景。在嘗試過亮色與淺色的大調和之後,梵高繪製了另一幅裝飾畫,大小相當,同樣採用黃色陶制花瓶,風格卻大相逕庭,整個畫面被大面積黃色佔據,黃色的向日葵映襯著同色調背景。

擺脫點畫法的花哨繁瑣,技法歸於平實簡練。《向日葵》代表的風格正是梵高對新印象主義的絕對否定。他沿襲自己一貫的作風,草圖勾畫輪廓進行構圖,線描加強,再用層層色彩,將線條固定於背景之上,形成畫作雛形。緊接著,創作緊鑼密鼓地進行,他不時用沾滿顏料的畫筆塗抹,重彩濃墨,又或在畫布一隅輕描淡寫。興致使然,他不經調色,便將顏料逕自擠出,或不待色板上的顏料充分混合便一揮而就。呈現在畫面上,筆墨揮毫間,每種色彩的紋理都分明可見。

對於畫中每個元素,梵高都創立了不同的表現技巧:譬如,背景採用席紋樣式;桌子,則是數條稀疏的橫線塗鴉而成;每朵葵的花瓣,以及葉子,或是單一一筆,或是由數個類似而細緻筆觸點就;朱紅幾筆勾勒出環狀花心,幾筆厚重的黃色圓圈散落其間;盛開的雙瓣向日葵略顯短矮,濃濃幾筆從淡色花心輻射開來,向四周散去。在底層背景上,畫出如上幾種花朵雛形,之後層層重疊,不斷添加花瓣,直到最後一層上色完成。筆觸充滿自信,下筆緩急輕重恰如其分,梵高甚至會在未干的底色上面,或者周圍,直接覆蓋新色彩。也許他並沒在每幅作品中耗時多久,不過是厚塗強化一些色彩之後,綴上簽名即可。

梵高的《向日葵》系列,本是畫家孤獨情懷的綻放,卻分明帶有強烈的使命感,旨在讚頌梵高期待與高更同處一個工作室的願望。對於高更而言,雖然樂意附和這個計劃,卻遠不如梵高那般全身心地渴望。

作畫時,採用十九世紀末時興的新染料,整個1888年期間,梵高用色大膽,將一個個單色,不經調配便互相重疊交叉,碰撞出令人驚艷的效果。鉻黃、檸檬黃、鋅黃、鎘色、淡黃、鈷藍、法國群青、鉻綠和巴黎綠,構成梵高《向日葵》以及日後作品的主旋律。運用強烈色差,視覺對比以及色彩間的余象效果,文森特·梵高深諳濃烈色彩魅力,盡情施展,譜出一曲起伏綿延,纏繞婉轉的旋律。

一位研究梵高《向日葵》的人士,揭露了畫家一生中簡單淺顯的,以及背後不為人知的種種:他對於黃色的熱衷,對繪畫速度的執著,對人和物強烈的情感,以及他以向日葵為「能量之花」,無限偏愛,如他所說:「好比芍葯屬於簡寧,蜀葵屬於郭斯特,而向日葵,屬於我。」

一副《梵高畫向日葵》,是高更於阿爾勒訪友期間為數不多的作品之一,意在捕捉梵高在狀物和繪景時,那種從容不迫的神態,以及飽滿熾熱的感情。

鍾愛「黃」

見其畫,方知梵高愛黃。在租住的小黃樓裡,他繪出堪稱藝術史上最為「金黃」的向日葵,描繪過數百幅黃澄澄的玉米地,金色麥田,當然,還有同年早期完成的《割麥人》,大面積金色使得整幅畫透著幾分宗教色彩。在寫給妹妹威廉敏娜的信中,梵高將《向日葵》描述為通體黃色。它們奏響一曲熱情奔放,而又明快活潑的「黃色交響樂」,交融其間的是,上十種異彩紛呈的黃色光影。這為後輩畢加索的「藍色時期」埋下伏筆,畫家大幅削減顏色的運用,達到一種驚為天人又入木三分的效果。

畫在「當下」

之所以瘋狂作畫,更是出於梵高對速度的需要,與造化同呼吸,步伐相當,才能夠捕捉那瞬逝的風,升落的陽,枯榮的樹,當然還有那花期有限的向日葵:

「我打算用一組畫來裝飾工作室,誠摯期待高更與我同住於此。沒有什麼比大朵大朵的向日葵更為合適。。。按計劃,我會完成十二幅作品。它們將共奏一曲藍黃交融的樂章。而向日葵花期短暫,我需要天一亮就開始工作,才能保證一氣呵成。」

「一氣呵成」的畫法,使梵高得以在生命最後的歲月裡,創造出大量作品,同時,也為其畫作增添了獨特氣質,流露著遒勁筆觸,強烈感情,以及非凡而獨到的自我表達。波瀾與河流,伴隨著色彩漩渦,在畫布上自然地傾瀉、流動,與尋常又恢弘廣袤的宇宙,相映成輝。

高更與《畫向日葵的人》

在高更的《畫向日葵的人》裡,花的擺放和形態,與梵高《八月向日葵》系列如出一轍。盛開而飽滿的雙頭向日葵面朝一側,呈現出黃與黃層疊相加,交相輝映的效果。位於花束頂端盛開的向日葵,正是畫面左下角飛揚在梵高筆下的那朵。高更沿襲梵高的技法,強調花瓣輪廓,在花朵中央疊加暗湖紅色。這隱射出高更對梵高的批判,說他只是在描摹早期的《向日葵》,甚至直接對作品二次上色。

《畫向日葵的人》體現了高更對梵高作畫習慣的不滿,以及對其局限性的批駁,提及兩人的相處,他的指責則更為嚴厲。追溯過去,高更或承認,儘管在十九世紀,繪畫,作為畫家所精通的一門語言,能夠言其情,達其意,但是沒有人,甚至連歐仁·德拉克洛瓦,也不能真正熟稔色彩的巨大表現力。

然而事實上,梵高不可能在十二月臨摹真正的向日葵,因為花期已過。這幅肖像畫以假亂真,把花兒繪得如梵高筆下一般栩栩如生,高更暗示出兩人並非一邊觀察一邊作畫,而是透過梵高的想像來演繹向日葵。換言之,他們是以先前的《向日葵》為藍本,並非臨摹真花。

畫面賦予梵高一種恍恍然而又全神貫注的神態,高更想表達的感情,遠比嘲諷複雜。兩人顯然都在玩味半醒半醉之間,創造力的無限激發。很難區分畫中的梵高,到底是恍然如見上帝,還是僅僅被意外地捕捉到這份新手般的癡愚,也許大多數人會將兩種狀態混為一談。後來,梵高評論這幅畫為,像極了自己,「這當然是我,不過是精神失常的我罷了。」

《向日葵》的遺失

梵高的《第六幅向日葵》,原本裝裱了橘色畫框,繪製時期與上述同系列作品大致相同。畫作一度歸富裕的日本藝術品收藏家山本小谷田所有,但隨著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美國轟炸廣島,同日,山本住所被毀,《向日葵》也一併遭到損壞。

儘管這幅畫並沒有淪為廣島原子彈的犧牲品,但就在大阪空襲中,村莊被毀,它不幸正掛在山本小谷田的客廳裡。近七十年後,2013年,英國藝術史學家兼美術館館長馬丁·貝裡,在研讀一本講述梵高向日葵的文獻之時,於一部塞尚畫作的影集裡,偶得此畫彩照。

TAG: 向日葵 文森特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