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時尚 >> 健康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心理學教你如何識破謊言

收藏 發給朋友 作者:Adrian Furnham, Ph.D   發佈者:SalviNg
瀏覽14200次
時間:2016年5月16日 19:32

從心理學研究中能夠學到哪些識破謊言方法呢?

人依靠言語、聲音和視覺線索進行溝通。一個人的措辭、聲音特徵以及各種肢體語言不僅反映了他的情感和認知狀態,還反映了他否在說謊。要想識破一個人的謊話,就需要留心各種各樣十分細微的線索。善於識破謊言的高手和常常被誤導的外行之間的區別有三:所關注的線索、對線索的信賴程度以及解讀線索的方式。

說謊的人會露出馬腳。大部分人都會努力對謊言加以掩飾,但同時控制話語、聲音、表情和肢體語言可不是簡單的事情。聲音和表情都是重要的線索。

英國樸茨茅斯大學(Portsmouth University)阿爾德特·弗瑞教授(Prof Aldert Vrij)指出了十七種可能與說謊有直接關聯的非言語行為。

聲音特點

說話猶豫:使用「啊」,「嗯」,「呃」等詞。

話語錯誤:比如重複某個詞或句子,同樣的意思換句話再說一遍,話說一半,口誤等等。

聲調:改變聲調,比如聲音突然拔高或者降低。

語速:某一段時間內語速很快。

說話間隔時間:問答中間有一段時間的沉默。

停頓頻率:說話的時候老是突然沉默。

停頓持續時間:指談話過程中沉默時間的長短。

面部表情特徵

眼神:盯著對方的臉看。

笑容:微笑或者大笑。

眨眼:不停眨眼。

行為舉止

擺弄自己:搔頭、抓手腕等等。

附加信號:大幅度的手部和手臂動作,為了對所說的話進行修正或補充。

手部動作:在手臂保持不動的情況下,手部的小動作。

腿部動作:移動腿腳。

頭部動作:點頭和搖頭。

軀幹動作:軀幹有所移動(通常伴隨頭部動作)。

改變坐姿:為了改變坐姿而做出的動作(通常伴隨軀幹和腿部移動)

另外,弗瑞教授還給出了一些非常具體的言語線索,用來辨別一個人是否在撒謊。

消極話語:話語中透露出對某一人、物或者觀點的反感,包括否定、輕蔑以及表達消極情緒的話語。

貌似可信的回答:指那些有道理、聽上去既可靠又合理的回答。

無關信息:回答牛頭不對馬嘴。

過於絕對的回答:比如使用「總是」、「從不」、「沒有任何人」、「每個人」之類的措辭。

頻繁自指:使用「我」、「我的」之類的措辭。

直接回答:緊扣主題、坦率直接的話語,比如「我喜歡約翰」就比「我喜歡約翰的公司」來的直接。

反應時間:指反應時間長短或者話語的多少。

這一領域最為出色的專保羅·艾克曼(Paul Ekman)強調面部表情對識別謊言的重要性,著重指出表情是如何輔助謊言的,還指出了各種各樣十分細微的線索。他認為表情能夠反映出一個人的情緒,比如憤怒、恐懼、反感、苦惱、幸福、滿足、興奮、驚訝、輕蔑等等,這些情緒都有相對應的明顯的表情特徵。表情還能顯示出一個人是否同時擁有兩種情緒——人對自身情緒有所感知,而且每一種情緒的元素常常會反映到臉上。表情還能體現出情緒的強烈程度,每一種情緒的強度各異,比如從煩惱到暴怒,從憂慮到恐懼等等。

人人都知道表情展現規則。但對於那些善於觀察的人來說,還有一系列用來反映表情背後情緒的微表情。用來描述表情的術語種類繁多,比如:「壓抑型表情」指的是一種表情被另一種表情所粉飾或者掩蓋,被掩蓋的表情可能是情緒的自然流露。專家們利用言語和另外的表情尋找那些「非對稱面部表情」——情緒只顯示在半邊臉上,這類表情反映在臉上的具體部位以及表情延續的時間。

對於艾克曼這樣的專家來說,一個人的臉確實能夠折射出他的靈魂。艾克曼認為人能夠辨別十八種代表不同情緒的笑容,從輕蔑、沮喪、痛苦到輕浮、尷尬和順從。他還記錄了一些常常伴隨謊言出現的笑容特徵。就出現時機和持續時間而言,假笑常常是不合時宜且非對稱的。人在假笑的時候,只有下半張臉和下眼瞼是有反應的,相當一部分的眼周肌肉是不動的。

艾克曼認為一個人的臉包含了許多能夠識別謊言的線索,包括微表情、壓抑型表情、一些關鍵面部肌肉的破綻、眨眼、瞳孔擴張、流淚、臉紅和臉色發白、表情不對稱、發生時間不對、部位不對以及假笑等等。

專家、權威人士和研究人員常常被媒體請去分析某個人是否在說謊,但他們之間其實是有區別的。克林頓-萊溫斯基性醜聞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通常,他們只需對視頻進行簡單的剪輯。

以下是一些關於謊言的真相:

自主神經系統發出的壓力信號無法躲過人的眼睛,比如嘴唇乾燥、手心出汗、較淺的、不勻稱的呼吸節奏、鼻子和喉嚨發癢、臉紅或臉色發白等等。無論一個人是不是在說謊,在壓力條件下都會發出這些信號。我們很容易把壓力和撒謊混淆起來。大部分去參加面試的人一開始都會感到坐立不安。精神病患者之所以擅長撒謊是因為他們不會因此感到羞愧,這樣他們在撒謊的時候就會心安理得。

由於人較少注意自己的下半身動作,因此越是遠離說謊人臉部的部位,越能揭示事情的真相。腳拍打地面的節奏突然發生變化、雙腳對著出口(暗示「我想離開這兒」)、雙臂緊抱的同時雙腳交叉,這些都暗示了他人在撒謊。不過一些活潑的外向型人,比如小孩子,比較容易坐立不安。腿部動作不光是謊言的可靠線索,還是一個人感到無聊的標誌。頻繁交叉雙腿也有可能只是因為椅子不舒服。談話過程中,關注話語和非言語行為變化之間的同步性是至關重要的。

姿勢比手勢更能說明問題,人在撒謊的時候姿勢會顯得較不自然或者說刻意為之。因為人似乎較少關注自己的整體姿態,所以他們可能會不自覺地流露出各種願望(比如離開)或者洩露自己在撒謊的事實。不過,人們所坐位子的舒適度和形狀也起了一定作用。

手勢越拘束,越有問題:人在撒謊的時候,因為感到自己會被拆穿,所以傾向於把手放在大腿下面,抱住雙臂以及雙手緊握。不自然的動作也可能暗示了別人在撒謊或者害怕謊言被拆穿。不過,有些人僅僅是在姿勢表達上不如另外一些人。

飄忽的眼神:孩子在撒謊的時候會低下頭或者看其他地方。他們看上去很內疚,不會直接看你的眼睛。許多無辜的人被指責撒謊是因為他們躲避眼神接觸。人們這樣做的原因多種多樣,比如對自己的觀點沒有信心,正試圖記住某些事情或者對社交感到不自在。確實,盯著別人看在一些文化裡是不禮貌的行為。我們之所以能夠拆穿某些人的謊言是因為這些人在知道這項規則的情況下,表現得過於健談。他們太過欲蓋彌彰,因此被人拆穿。

之前關於謊言的大量研究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研究人員在被試撒謊和說真話的時候進行錄像。研究人員針對這些人正常情況下,即不撒謊情況下的人際交往風格進行了分析,發現和他們撒謊時候表現出的風格是不一致的。除此之外,還可以通過改變謊言的類型來探究這是否會帶來不一樣的結果。另外,也可以分別針對不同性別、專業人士和藍領、精神病患者和正常人等人群進行測試,從而找出人與人之間的差異。

不過,在拆穿謊言方面沒有什麼固定的套路。在面對面談話的時候,讓對方放鬆下來(或者說讓他們卸下防備)不是件壞事,這樣能讓他們暢所欲言。他們說得越多,你拆穿他們的機會也越多。

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受過專業訓練的心理學家彼得·科利特(Peter Collett)利用了「玄機」這樣一個概念來描述那些能夠反映出他人想法的信號或行為,即使連當事人本身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識別謊言的玄機:大部分人都以為自己擅長識別謊言,事實恰恰相反。他們之所以未能擁有這項至關重要的技巧,有五點原因。第一,寧願無知而快樂,不想承認別人在撒謊的事實。第二,把拆穿謊言的門檻定得很高,而那些疑心較重的人則定得很低。第三,相比那些依靠直覺和第六感的人,根據線索進行判斷的人識別謊言的能力更強。第四,人往往會忘記這樣一點:所有的行為都是由多種原因導致的,謊言線索單一的情況是相當少的。第五,人會搞錯方向,尋找錯誤的線索——應該看笑容的時候,卻盯著人家坐立不安的肢體動作,於是,便會把這當成是經典的謊言線索。

眼神的玄機:我們都瞭解眼神接觸的規則,也知道如何加以控制。但是,如果有人對著你連續頻繁眨眼並且用別有所圖的眼神盯著你看,他們也許在撒謊。

肢體玄機:人們普遍認為手部動作和坐立不安是能夠有意識地加以控制的,因此這些並不是可靠的線索。事實上,諸如下半身動作和擺弄自己這些被人忽視的線索更為可靠。另外,許多人在撒謊的時候似乎都會表現得很木訥,而不是越來越活潑。

鼻子的玄機:摸鼻子確實代表了「禁聲」的含義。「匹諾曹綜合症」(Pinocchio syndrome)的病因也許僅僅是因為憂慮,而且目前尚不清楚人在撒謊的時候血管究竟會收縮(鼻子或臉部血液減少)還是舒張(鼻子或臉部血液增加)。

偽裝的玄機:人們常常用微笑等手段來粉飾或者掩蓋撒謊帶來的負面感受。不過那些自然放鬆的偽裝表情似乎是效果最好的。

微笑的玄機:擅長撒謊的人普遍用微笑來掩飾,這是因為微笑不僅帶給別人正能量,還能減少別人的疑心。不過微笑也有許多類型,比如意味深長的笑、苦笑和假笑。辨別假笑得看持續時間(假笑持續時間更長),假笑的方式(假笑更加收放自如),部位(僅限下半張臉)以及表情的對稱性(假笑的臉不大對稱)。

微表情的玄機:很多微表情是轉瞬即逝的,人很難實時捕捉到這些表情,但能通過回放錄像,一秒秒進行暫停的方式加以捕捉。微表情的產生可能來源於壓力釋放、憤怒或者一系列同撒謊有關的情緒。

話語玄機:雖然大部分人認為非言語線索比言語線索更有助於識破謊言,但事實恰恰相反。

以下是科利特所列出的十一條言語線索(2003年):

說話拐彎抹角:說一大堆題外話,就是不說重點。

說話過於籠統:粗略的、缺乏細節的敘述。撒謊的人很少展開話題,而說真話的人就會說細節。

放煙霧彈:說一些迷惑人、不合邏輯的話。

說話消極:撒謊的人說話更為消極。

措辭:較少自指(不大說「我」),說話較為絕對(會用「每個人」、「總是」這類詞)。

消極措辭:老是說「我知道這聽上去很奇怪」,「我向你保證」以及「你不會相信這事的,但是…」之類的話。

拘束感:說起自己喜歡做的事,說話卻越來越緊張和拘束。

緊張:撒謊的人更多使用過去時,為了把自己從目前正在描述之事中抽離出來。

語速:撒謊的人語速會變慢,因為他們的各項能力受到了壓力的影響。

停頓:撒謊的人停頓次數更多,「嗯」和「呃」這類經典的表示遲疑的詞出現頻繁。

聲調:隨情緒變化而拔高。

雖然很多暢銷書和文章似乎都在暗示人不僅能夠讀懂別人,還能相對容易地識破那些撒謊「慣犯」,但事實恰恰相反。我們識破謊言的能力既存在多面性,又有不確定性。簡單說來,這種能力取決於謊言的本質,撒謊者和試圖識破謊言之人的性格和經歷以及謊言發生的情境。

艾克曼簡要地指出下列情境中更容易識破一個人的謊言:那人第一次說謊;那人之前從沒撒過這種類型的謊;撒謊的風險較高——可能受到嚴懲的威脅是最重要的一點;聆聽的人知道如何鼓勵撒謊的人繼續把自己的故事說下去;對話雙方有著同樣的文化背景,說同種語言。

在識別謊言方面,言語線索也許和肢體語言一樣準確、敏感,但一般人的看法都是與之背道而馳的。這肯定是因為撒謊的人都深信別人更有可能通過他們的肢體動作而不是聲音來拆穿他們,以至於他們太過關注肢體語言,從而忽略了自己的話語以及說話的方式。

那些擅長識別謊言的人(比如警察、海關)是如何做到的呢?這些人一定比一般人更擅長此事嗎?當我們想要拆穿某人的時候,務必記住以下幾條簡單的要點。

建立基礎參照行為。他們不撒謊、放鬆下來的時候是什麼樣的?當你覺得別人不像是在撒謊的時候,給他們點放鬆的時間,看看他們的表現。一些人會表現得更為坐立不安。大多數時候,精神病患者都比正常人焦慮。人與人之間還存在大量的非言語行為差異,這些差異特殊卻穩定。我們很容易把出汗或者避免眼神接觸這類特定標誌當成是他人焦慮和撒謊的表現,但其實這些行為對那個人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記得關注說話人的言語、聲音或者移動身體這樣的動作行為有沒有發生突然的變化。行為上的明顯變化是最意味深長的標誌。

不光要留意話語和說話方式之間是否有不和諧的地方,還要留意談到特定話題的時候,對方是否表現得更加焦慮。如果對方的眼神、聲音和說出來的話在情感上不同步,那麼對方就很有可能在撒謊。假笑或大笑加上精心準備的台詞是強烈的信號,說明「有意思的事情即將發生」。

對撒謊的原因提出假設:他們在掩蓋什麼,敏感問題在那兒?並非事事都是謊言。為什麼他們只針對一些事情撒謊?

通過提出某個特定話題(與謊言相關的話題)的方式來驗證你的猜想,看看那些非言語標誌是否再度出現。如果你重新談到某些話題的時候,對方總是表現得不自在,那他很可能是在撒謊。

歸根結底,其實那些受過專業訓練的專家也常常難以識別謊言。在很多錄像帶裡,一些有名的間諜公然撒謊,殺人犯偽裝成受害者尋求幫助;政客在特寫鏡頭前厚顏無恥地撒謊。這些人成功地愚弄了廣大民眾。甚至連測謊儀也比較容易上當。那些使用測謊儀的實驗顯示:錯誤判斷發生的時候,無辜的人更有可能被判斷為有罪,而不是相反的情況。因此,在面對面談話的時候要提防那些自稱是謊言偵破好手的人。這有可能是真的,也有可能是他們自欺欺人的謊言。

不過那些專家會盡量保持謙卑之心,特別是在辨別「懷疑真相」和簡單的「相信謊言」這種艱難工作當中。找不到明顯的謊言痕跡並不代表那就是真相。正如我之前提到的,人與人之間始終存在的特殊差異是一個問題。

TAG: 谎言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