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投資 >> 商機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中國真的要有經濟危機了?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金融圈公眾號   發佈者:哈達
瀏覽14188次
時間:2016年5月07日 21:38
作者:長沙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 朱錫慶
小報告君語:本文寫於2013年,但那時候問題現在仍在討論。所以,與其簡單的直呼危機,不如研究真的問題。
若說中國經濟處在大危機的前夜,就要問究竟屬哪一種危機。影子銀行會導致出現大面積的違約嗎?還不至於,危機一定是大面積的違約實質發生。地方債也是問題,但不是危機。哪怕地方政府的這個開發模式被毀掉,地方政府欠了一些錢,還是有辦法處理的。人民幣在升值,物價也比較穩定,中國發生幣值大幅波動的危機的可能性也不大。
先來分析一下最近中國三個領域發生的熱點事件。
地產調控
第一個領域是房地產。中國的房地產是個新興產業。以前是單位建房,以福利的形式分給職工,住宿條件很差。1997年有了住房信貸,1998年取消福利分房。中國所有的城市在這15年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90%以上的城市老城區推倒重建,道路管線重鋪,城區面積擴大若干倍以上。
為什麼城市發生這麼大的變化?一是與商品房制度推出有關。二是與地方政府的經營有關。如果沒有地方政府的「經營城市」,中國的城市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發生如此大的變化。
所謂「經營城市」,即是地方政府負責征地,負責基礎設施建設,修路鋪管道,並負責招商引資,改變土地用途,並形成了一個盈利模式。地方政府把土地征過來的價格和賣給開發商的價格有一個差價,這個差價成為地方政府的收入,有此收入後又啟動了第二波的開發。政府做這個事情,交易費用很低,並由此有了源源不斷的收入來源,把土地很快就開發出來了。
在這個過程中,原來靠行政級別來分配住房的制度被廢除了,現在誰出得起價誰得,買別墅也沒有問題。原來連房屋裝修都不會,而在這短短15年間,中國湧現了一大批優秀的地產企業,建造的房子質量改善很快。帶來的一個後果是所有人的住房條件都得到了改善。從效果看,這是一個高效的城市開發模式,立竿見影,城市面貌和居民的居住條件迅速改善。地產的產業鏈很長,有很好的帶動效應,還有活躍全局的作用。
既然如此,為何政府要去打壓調控,去限價限購?給出的原因是居民說房價太高,買不起。世界上任何一項商品或服務,是人人都能買得起的嗎?說房價高要打壓,這是人類歷史的一個創舉。房屋的建造價格一平米可能就兩三千塊錢,但賣出去幾萬塊,房地產商暴利,搞得低收入居民沒有房子住,就呼籲打壓。這個看法很有問題。
上海外灘建造一個房子,與在新疆沙漠裡建造同樣的一個房子,造價差不多,但售價是天壤之別。決定房價的最主要因素是位置(租值)。做過生意的可能會理解,在繁華街道和里巷裡同樣大小,同樣裝修的門面,價格天差地別。房子的周圍環境也很重要,看到江景的與看不到江景的房子,價格可能相差一倍以上。位置是無形的,有大位置和小位置,北京和上海的地理位置重要是大位置,北京市二環裡的某個街道是小位置,這些都影響房價。這些年城市的房價上漲快,恰好表明城市有進步,通過基礎設施和道路建設,位置顯著改善。
這裡確有一個問題,一個城市房價增長快,但一部分居民可能收入低,買不起,租金很貴,也租不起,怎麼辦?唐代白居易剛到長安時,拿詩給一長者看,長者調侃說,長安的房價高,想白白地居住不容易。後來看到白居易的「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詩句,趕快改口說,寫得如此好,在哪裡居住都容易。北京房價高,居民收入低,租都租不起,那就換一個收入能支付棲身之處就是了。
但中國現在有一個問題是戶籍管制,民眾不能自由遷徙。房價是調節人口空間配置的最好手段,即人要生活在與他的能力及收入水平匹配的地方。但現在戶籍管制限制了要素和人員的流動。北京的位置如此重要,當然要容納高附加值的產業,房價升上來,產業和人口都要重新配置,但戶籍管制是障礙。
回頭來看,戶籍制這些原來計劃經濟遺留下的陳規陋習與現在的市場經濟不匹配,在隱隱發作,造成了當前的衝突。
地方債和「錢荒」
第二個領域是地方債。現在有各種不同的說法,一說地方債總額是4萬億左右,也有說12萬億的。認為是中國經濟的「未爆彈」和「大隱憂」。
中國城市在短短15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老城區差不多推倒重建,新城區擴大了若干倍。與地方政府經營城市的模式有關。地方政府之前的收入主要是稅費,並以這些收入來開支,預算是平衡的。現在突然要拿出錢來修路鋪管線,初始資金肯定是要融的,之後再擴大基礎設施建設也要融資。地方政府經營城市是地方政府當業主,先進行投資,修路鋪管線,把原來的土地位置改善。這還不行,地方政府還要去招商,把土地的用途改變。土地的位置和用途改變了,土地才能升值,地方政府就是賺這兩個改變後的溢價,這個溢價是政府投資的結果。
1990年代中期,地方政府很窮,沒有找到合適的辦法經營土地。這個辦法是各個地方政府逐漸摸索,艱難試出來的,包括一些商人參與其中。一些地方政府做得不錯,另一些政府就去學,然後慢慢在全國擴散。這是一個具有持續盈利能力的模式,而且隨著發展,一些區縣的土地出售成為其收入的主要來源,無可厚非。只要地方政府改變土地用途,鋪設管線,改善土地位置這個事情本身做得對,通俗一點講,只要它這個地能賣得出去,這個模式就沒有問題的。它融的那點資算什麼?銀行改制後,沒有那麼蠢,它很清楚,只要地方政府的地能賣得出去,給地方政府貸款就沒有風險。
地方政府的債務平台有多大風險?搞清楚裡面的細節,看不到風險從何而來,但現在的確有問題了,一些地方政府的融資平台借了銀行的錢,到期還不了了,有的在借新債還舊債。什麼原因造成的?就是打壓房地產,地賣不出去了。這個開發模式被破壞了。
第三個「錢荒」。關於銀行的表外業務,也就是「影子銀行」問題,我以為是不實指責。銀行流動性又如此充裕,而一些領域的融資渠道被人為切斷,這就造成了一個很奇怪的現象,一方面流動性氾濫成災,而另一些領域受政策的干擾,尤其是需要大量資金的領域,是乾裂的,渴得要命。「影子銀行」的作用恰在此,通過變通,它從這裡引一點水,去澆灌另一個乾渴的領域。這是這3年來銀行的表外業務迅速發展的主要原因。它使得調控政策對經濟的扭曲效應部分得到了矯正。但它也存在一個缺陷。充裕的是短期流動性,而影子銀行放出去的資金的是長期的,就造成了期限錯配,拿短期的流動性去發行長期的收益產品。當這類業務累積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的確會存在大面積違約的風險。
目前國內的「影子銀行」則更多的是闡釋一種規避監管的功能。銀行不計入信貸業務的銀信理財產品,也稱為「影子銀行」。 目前「影子銀行」有三種最主要存在形式:銀行理財產品、非銀行金融機構貸款產品和民間借貸。
現在有些人看到了期限錯配的違約風險,但把錯了脈,下錯了藥。
中國經濟有危機嗎?
經濟增速下滑,出現了「錢荒」,地方債務問題和產能過剩等現象,導致了一些議論,即中國經濟有沒有危機。現在形成了一種氣氛,對中國經濟的共同診斷是有危機,或處在危機的前夜。很多投行所做的報告也在大肆唱空中國。
但中國究竟有沒有危機,這個判斷和分析重要,若對病症的分析不對,會亂吃藥而出大事。
什麼是危機,危機的標誌是什麼?是銀行倒閉算危機?還是大量失業算危機?說中國經濟有危機,這30年從未間斷,年年有人喊。這裡首先要研究一下危機的案例,把危機分門別類,再來對照中國,判斷是不是有危機。
人類有史以來的危機有三類。第一類就是像歐債危機之類的,長期大規模的透支累積到一定的程度造成的。因為不斷地借新債還舊債,累積到一定程度是再也借不到一毛錢,危機全面爆發。第二類是由於某個信號的誤導,使得企業和個體出現大面積的決策錯誤,導致簽訂的合同大部分履行不了。美國的次貸危機屬這種。居民向銀行借錢買房子,分期償還,銀行又通過衍生品市場把這個債務打包賣掉。次貸危機只要滿足兩個條件就不會爆發,一是房價不降,二是居民收入是按照克林頓新經濟時期的增速增加。而一旦居民的收入與預期不符合,還不了銀行的錢,整個危機就會爆發。第三類是幣值危機。幣值劇烈的波動,尤其是發生嚴重的通脹通縮。
若說中國經濟處在大危機的前夜,就要問究竟屬哪一種危機。影子銀行會導致出現大面積的違約嗎?還不至於,危機一定是大面積的違約實質發生。地方債也是問題,但不是危機。哪怕地方政府的這個開發模式被毀掉,地方政府欠了一些錢,還是有辦法處理的。人民幣在升值,物價也比較穩定,中國發生幣值大幅波動的危機可能性也不大。
中國當下確有問題,但不是危機,且這些問題大多同自以為是的調控有關。病症找不準而亂治,倒真有可能把問題演化為危機。一個人感冒了,卻誤診為癌症而去化療,結果可想而知。
建議
最後談一談對中國未來10年、20年發展的一點建議。有個很奇怪的現象,中國這30年的高速經濟增長創造了人類史上的奇跡,但對未來樂觀的少。
判斷中國經濟的未來,要看過去造成中國經濟增長的根基還在不在。這根基就是以極低的成本獲取知識的途徑,它沒有斷掉。經濟增長的本質是民眾知識的增長。中國現在民間的知識增長很快,農民還在學習加工製造的知識,企業在成批的成長,這些都表現為知識增量的存在。
現在很多人擔心美國搞再工業化會回流,擔心製造業會轉移到印度越南去,而我認為至少在今後20年的時間內,中國世界工廠的地位無可撼動,因為中國民間獲取知識的成本是個極限成本。中國是靠打工在「干中學」,知識更新的成本近於零;中國有5000年悠久歷史,中國人學習能力很強;同時,中國是一個大國,學習的環境好。一個小國只能學一部分,而全世界的企業都跑到中國來辦廠,知識源頭來自全球,其他小國是沒有辦法比的。這些優勢怎麼可能會在一夜間丟掉?中國的知識增量一直沒有衰減的跡象,經濟增長的根基沒有壞掉。
但對未來的發展,我有一個擔心。原來30年來改革開放,讓各地區試而生成制度的方法逐漸被拋棄,現在從外面胡亂抄襲一些法條。大陸法的法條體系是人構造出來的,很粗糙,又想當然,表現出來就是很多法條成執行不了的一紙空文。如若嚴格執行有關稅法,不偷稅漏稅,中國所有的企業都會死掉,現在沒有死掉,是因為企業或多或少都偷稅漏稅。
這些通用條款是如此的幼稚粗糙,對中國未來的發展是一個大隱患,目前造成的一個後果就是「泛罪化」,所有的人或多或少都違規,這其實是個「制度悲劇」。這些粗糙的通用條款若是完全的一紙空文也好,但又不是,執法部門還時不時來點檢查執法。它造成的一個惡果是個體都沒有安全感。如此粗糙的條款怎麼能支撐得了中國經濟日益龐大的體量?這些法條生成方式要改。
現在政府在力推升級轉型,但什麼是「升級」,不清楚。這個問題從知識的視角可以看得很清楚,中國經濟發展要經過三個階段,一是學習,二是集成,三是大量原創知識的湧現。中國現在處在第二個階段,即集成創新的階段,把來自世界各地的知識彙集起來,產生新的知識。現在世界開始進入到「智物時代」了,智能化、網絡化是一大趨勢,原來很多物品攜帶的是能量,現在注入了智慧,中國必須要抓住這個趨勢,在集成創新的階段時就融入智物時代,完成升級。所謂升級的要領就在這裡了。
本文轉自金融圈公眾號
TAG: 住宿 可能性 福利分房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