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影視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奇葩說》為何越來越沒意思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澎湃新聞   發佈者:哈達
瀏覽8051次 時間:2016年3月24日 14:24
由蔡康永和高曉松分別帶隊進行辯論《奇葩說》第三季這周暫告一段落,節目以兩個隊伍都分別淘汰三個新奇葩選手結束了第一階段。而淘汰選手基本在意料之,算無驚無喜安全進入新的賽程。

在這第一階段裡,海選進來的18個新選手和一票前兩季的12個老選手,一共進行了六場比賽。

問了問周圍一直追著《奇葩說》看的朋友,幾乎反應都是,真是一季比一季差。

第二季儘管沒有曉松老師來普及歷史知識,但拿冠軍的還是新選手邱晨,出彩的選手也有不少,辯論水平波動不大,最關鍵是辯題有了大尺度推進,激發出了藝人是否應該公開出櫃、城市青年與小鎮青年這樣有想法有觀點有意義有話可說的社會思考,你來我往唇槍舌劍和導師發言值得深思。

到了第三季,變化不少。但從目前的效果來看,不理想,甚至已經到了馬東都失去耐心的程度,在節目現場不止一次提醒選手忽略的論點、指出立論漏洞、批評選手太囉嗦……更不用說對觀眾來講,失去的已經不是耐心,而是興趣。

開腦洞開視野還要綜藝感十足固然路途艱辛,但這個節目背靠的核心價值和粉絲實際上都很穩固,第三季做到現在成了這麼個樣子,什麼原因?

先來看看在上週六「新咖試煉戰」階段最後一期節目,正式辯論剛開始的一幕。

能看出現場的馬東在經歷了六期折磨後,已經完全不想再忍受選手毫無意義的發言,這次的剪輯就是爆發。實際上,在這期以「臭不要臉是件壞事嗎?」為辯題的節目裡,整個第三季的問題暴露得很徹底。從三個方面說說。

一、選手水平遠低於前兩季

自立門戶的《奇葩說》團隊在第三季意識到選手就是這個節目最大的價值所在,於是這一季的海選就被精緻包裝了一下,讓觀眾熟悉選手,給正式比賽預熱。這次海選最大的不同是高曉松、蔡康永為自己挑選手,在正式賽裡,兩隊將是對抗關係,挑隊員就是關鍵。

那麼他們精挑細選出來的選手都表現如何?送兩位奇葩隊長一句:自己挑的隊員,跪著也要聽完。


馬薇薇跪著承認被馬東要求剪掉的選手是自己挑的。

第三季的新選手大概有這麼幾個類型:老奇葩關係戶、製作團隊民間搜刮、選秀出身回爐或網絡話題主角(俗稱網紅)。

從這種選手構成就能看出,《奇葩說》第三季有利用一些熟面孔的算盤,讓觀眾認識到這些人竟然這麼「會說話」,即開發熟悉IP不為人知一面的路子。既有話題性又更容易走紅。但這個算盤沒打好,反而招來一身黑。

一句話總結,會辯的不會鬧,會鬧的不會辯,還有三分之一是連話都說不清。

看一個例子。

曾因為「蘇紫紫事件」引發爭議的當事者王嫣芸在高曉松隊伍中,持方是「臭不要臉是個壞事」。在這個持方里,王嫣芸是佔優的,如果能利用好「慘痛身世」,有理有節又有據。但實際情況是,她從一站起來開始,情緒就在崩潰邊緣,故事講完了,拚命把自己歸結為曾經「臭不要臉的人」。

先不討論王嫣芸是否應該在節目裡再消費自己一把,邏輯錯誤就讓人困惑。這個故事裡「臭不要臉的人」不應該是曾經傷害她的人嗎?

看《奇葩說》的觀眾大部分應該都知道蘇紫紫事件,她的確是能貢獻話題的選手,但這僅僅是一場比賽,如果沒有真實力,故事不可能一遍遍反覆利用。再比如在此前「交朋友是否應該門當戶對」的辯題中,王嫣芸也拿童年交友慘痛教訓講故事,立論偏激,徒增反感。

新選手中大王、孫穎玉都與王嫣芸情況類似,眼淚灑了一大堆比慘到底,還講不好一個道理。

但殺傷力最大的還得數連話都說不清楚的人。


張昊玥

頂著《中國好聲音》噱頭的王韻壹、《愛上超模》噱頭的張昊玥、網絡校草王維賢、咆哮警察歐陽超、主持人加飛這幾個人每到發言時間就讓人要快進,馬東已經不止一次在節目中面無表情走流程。或者說,他們可能連這個節目要做什麼也不清楚,反正被請來露臉一個看似有些文化的節目是件好玩的事。

這些新選手對《奇葩說》來講,不是新鮮血液,而是災難。不同於其他綜藝節目,辯論綜藝首選需要的是選手的聰明程度。是否有綜藝感、是否有奇葩經歷、性格是否潑辣或靦腆都必須排在「會說話」這個特點之後才能成立。

另一個在選手上亟待解決的問題是對老選手的消費利用。兩季過後,馬薇薇肖驍范恬恬依然還是《奇葩說》招牌。


馬薇薇在第一季時拋出的金句「沒有愛情卻要陪伴,養條狗啊」被無數觀眾記住,並在第三季裡成了節目後期素材。

如果這是要長期辦下去的節目,一直靠他們救場就太不合適了。他們的存在令新人無法得到關注,唯一的作用就是讓觀眾看看,自己有多牛x,新人有多傻x。

二、高曉松蔡康永對抗失去了發言質量

第三季開始前,《奇葩說》宣傳中最大不同就是高曉松和蔡康永的對抗賽制。

前兩季中奇葩議員自願選擇立場,這次則是兩個人分別帶隊,作為隊長進行PK。

節目播出前,新模式有期待值。高蔡兩人風格截然不同,都是有好勝心的人,讓人忍不住腦補唇槍舌戰場面。

遺憾的是,現實不及想像,效果不好。

作為固定帶隊人挑人組隊PK確實增強了兩人競爭性,但節目組應該首先搞清楚,競爭的重點是選手而不是他們兩人。

在前兩季中,當選手面對出櫃出軌和「是否炸死賈玲」等爭議性較大話題時,出於競爭性,必須拿出辯論手段,拋出片面觀點或者撒雞湯拉票數,明知不可為也不得不為。觀眾也僅僅因辯論手段高低投票。

這時候,高曉松和蔡康永的作用才開始體現,即向觀眾傳達他們認為好的價值觀。比如在「是否炸死賈玲」中,蔡康永本來被指派到「炸死」持方,但在辯論結束時,看到選擇「炸死」的觀眾更多,他突然決定更改立場,並說:「這不是一場辯論,這是一次向大傳遞關鍵的價值觀的時刻……所以我覺得勝負不重要,就是我們這不過是一場辯論。」

意思很明顯,節目重點並非是在輸贏,更多的是對價值觀的。但在必須呈對抗狀態時,這個作用明顯弱化,討論雖認真,但值得聽的發言幾乎沒有,連蔡康永也忍不住調侃高曉松為了贏找出千奇百怪的論據,因為明顯不符合他本人意願。


當然為了消除這種強迫辯論的弊端,議題也相應走溫和路線,更多關乎生活、朋友、戀愛等話題,徹底犧牲了前兩季「議題先鋒」的標籤。感歎這種改變是該說得不償失還是畫蛇添足。大約蔡康永在第二季中掏心掏肺聊出櫃那震撼人心的場面是不會再出現了。

三、賽制太不刺激導致比拚沒有意義

不管是第一季每期從落敗方淘汰一個選手也好,第二季每期從獲勝方晉級一個選手也罷,至少觀眾在每期節目中都能看到選手去留結果,以此感受到辯論競爭氣氛,選手亦會認真準備。

但現在每期連一個選手也不淘汰也不晉級是怎麼個意思呢?就讓觀眾看熱鬧唄。分開兩個隊來PK,最終比出個2︰4意義在哪?最後還是兩隊各淘汰三人。那這種PK就是個口頭遊戲,誰也不會當真。所謂拿到「十萬基金」對觀眾來說,等於什麼都沒說,這就相當於唱歌選秀年代告訴觀眾選手爭取的是簽一家娛樂公司,而不是爭第一。

沒有一個觀眾會關心不呈現在舞台上的結果,畢竟這「十萬基金」跟我一毛錢關係也沒有。

把六期攢到一起宣佈淘汰選手的確能更公正更全方位觀察新選手,但同時造成的狀況就是,激烈辯論之後沒有選手要承擔後果。

這是個重要的信號。曾經的每期淘汰、點評辯論技巧如今變成幾秒鐘的念名單,說明《奇葩說》在有意弱化辯論理念,更傾向於變成選秀綜藝。不知道這種轉變是否會繼續下去,但過於綜藝化對這個節目來說,孰好孰壞大家心裡都明白。

關於賽制的另一個問題是選題開發。

不知道是否因為不希望讓高曉松蔡康永在重要問題上傳遞負能量,目前為止的六期選題沒幾個值得認真討論思考。

單身是貴族還是狗?

老婆工資triple我要不要離婚?

前任婚禮到底要不要參加?

……

這種選題對《奇葩說》來講已經相當於崩壞,不要說選手找不到立論點,兩個隊長也是沒興趣的。

隨便看看第二季選題,「該不該向父母出櫃?」、「好朋友可不可約?」、「 如果一個月後就是世界末日,當局應該公佈消息還是秘而不宣?」、「窮游是不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這些問題背後可不是簡單的單身好或壞、掙錢多或少,甚至是都能夠拿來當作社會學論文選題來操作。

上文說過,實際上這個節目背靠的核心價值非常穩固,在社會爭議議題基礎上可做的文章很多,海選中比目前選手有價值的也很多。連清華紅人梁植在第一季都被驅趕了,而國民校草這種明知道連話都說不清的人還要選進來,實在是應該反思。

接下來的節目裡,兩隊對抗形式不會改,辯論選題就不太可能出彩。而那些令人討厭的,為了奇葩而奇葩的刻意表演、哭鬧、雞湯,全都不會缺席。

至於這個節目還值不值得看下去?如果你不介意每場等著幾位老選手出場,不介意聽聽「馬曉康」的花樣吐槽,以及看看可能會出現的男神女神,那勉強還是能充實一下吃飯時間。

TAG: 大尺度 朋友 青年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總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