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影視 >> 音樂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情歌王」 林夕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汕大新聞報道團   發佈者:石岐生
瀏覽16123次 時間:2015年7月16日 14:15

今年香港書展,「詞情達意:香港粵語流行歌詞半世紀」展覽奪人眼球。展覽展出多件珍貴展品,包括黃霑手稿、經典唱片及歌詞集等,並邀請著名填詞人鄭國江及林夕等出席講座和分享會。粵語流行曲的發展反映了社會的發展變遷,粵語流行曲更很多人的感情寄托。

香港著名樂評人黃志華認為,粵語流行曲始終只是一種文化商品,而歌詞只是這種商品的附件。既是商品,在題材方面就要盡可能做到八面玲瓏,面面討好,因此,愛情永遠是粵語流行歌曲最吃香的題材。

情歌給了我們一個宣洩情感的機會,甚至常常把我們帶入歌曲的意境中,不能自已。

說起粵語愛情歌曲,怎能不談林夕?

下面,就讓我們一起走進林夕的情歌世界。

林夕,原名梁偉文,畢業於香港大學文學院中文系,是1986年香港樂隊潮流下崛起的新一代填詞人之一。林夕善於體察人性的每個細枝末節,捕捉情緒的起伏,把歌詞寫得纖細。他形容自己「小眉小目,處事銳利故時恐流於淺薄」。

「可能在我左右,你才追求,孤獨的自由。」

《紅豆》是王菲演唱的一首歌曲,由林夕作詞、柳重言作曲,收錄於王菲1998年的專輯《唱遊》當中。1999年這首歌曲獲得了香港電台十大中文金曲獎以及香港無線電視台十大勁歌金曲獎。《紅豆》的流行除了旋律的動聽之外,林夕細膩、纏綿的筆鋒也為歌曲增色不小,中間飽含的情感,流露自然,不愧為一首情歌的典範。



林夕的名字,儼然成為一個音樂時代的符號,在香港樂壇一汪池水中漾起層層的漣漪。將夢拆解,娓娓道來。鋼琴聲起,他將一個又一個情深意切的悲歡離合吐露。寥寥幾行字,卻讓聽者撲朔迷離中品位淡淡的哀傷。曲盡,故事卻意猶未盡。曾為同事的梁文道如此評價林夕:「他似乎總背負著使命感,幽怨哀腸地敘述愛情。」像希臘神話中不斷推石前進,卻又退回原點的西西弗,日復一日,堅毅地堅持。

「但凡未得到,但凡是過去,總是最登對。」

《似是故人來》是香港著名歌手梅艷芳的一首粵語歌曲,由羅大佑作曲,林夕作詞,獲得1991年香港電台十大中文金曲最佳中文(流行)歌詞獎。歌詞帶著一種風塵的味道,當中容納了無奈、懷念、偏執、甚至哀而不傷的情調。



一席白裳,似乎是人們對林夕最完美的印象。詞如其人,婉約中帶傷,潔白中帶痛。香港一位知名的音樂製作人曾斷言過,像林夕這樣化詞為詩與故事的創作手法,在聒噪不已的香港流行音樂界中,是存活不了多長時日的。然而時隔三十多年,林夕依舊在樂壇中闡述各種各樣美麗的夢。

「前塵像石,隨緣便走,我絕不罕有,便化烏有。」

《富士山下》是陳奕迅粵語專輯《What's going on...?》的第二主打歌,由林夕填詞、澤日生作曲。這是一首勸導人們放下一段感情的歌。林夕創作的這首歌乃是源於他的「富士山愛情論」:「你喜歡一個人,就像喜歡富士山。你可以看到它,但是不能搬走它。你有什麼方法可以移動一座富士山,回答是,你自己走過去。愛情也如此,逛過就已經足夠」。



林夕的詞中鐫刻自己的真實情感生活的不少,也正只有感情如此細膩之人,才能解析出愛戀的真諦。

如何尋獲快樂,成為孤獨的林夕此後思考與追求的方向。為了得到心中的那份答案,林夕信仰了佛教。正如他在先前的採訪中所言:「1998年,我解決不到失戀的問題,這個苦太重了!當時所知的佛法很淺,不過是人人掛在口邊,寫得出,也未必解得出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佛教推崇苦行,在苦難中才能洞悉真諦。林夕開始鑽研佛法,嘗試用不執著的想法,自我脫苦與解救。也正因此,佛學的哲理也深深影響林夕的填詞創作。「寬宏與包容的人生哲學,足以超越生死,得以解脫。」林夕說道。詞背後的故事不再單單訴說哀情,更多能解構出一種苦難後的釋然所謂愛情。

在詞與愛之路上,林夕殫精竭慮,獨言美傷。

關於愛情的粵語歌,每位詞人的描寫都有所不同,這也給了我們更多元的選擇,熱戀時你可能聽《戀愛大過天》,失戀時你就單曲循環《相愛很難》。然而,情歌雖悅耳,聽多也傷身。對於我們來說,或許更重要的是,無論在戀愛的哪個時期,都要學會堅強,不迷失自己,誠如林夕在《再見二丁目》中寫的一樣:原來過得很快樂,只我一人未發覺;如能忘掉渴望,歲月長衣裳薄;無論於什麼角落,不假設你或會在旁,我也可暢遊異國再找寄托。


文/許美爍 李穎

編輯整理/胡美玲 胡燕琳 陸雪萍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總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