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書吧 >> 名家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李歐梵:我的學術文章看起來不太悶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汕大新聞報道團   發佈者:石岐生
瀏覽11411次
時間:2015年7月16日 13:38

李歐梵國際知名文化研究學者,以多元性和豐富性被評為2015年香港書展年度作。一向以多元主義者自居李歐梵給自己定義了三重身份,他說:「我早上是文化工作者,下午是學者,晚上是業餘愛好者,我這三個世界是互動的,我希望我的專業受到業餘興趣的啟發,使得我的學術文章看起來不會太悶。」


謙謙學者:幾經艱難走上文學路

李歐梵被譽為現代文學開創者之一,也是最早研究五四作家浪漫主義的學者之一,他在現代文學及文化研究、現代小說和電影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詣。文學研究方面,他以對魯迅、張愛玲的研究為人所知,著作《鐵屋中的吶喊:魯迅研究》、《范柳原懺情錄》,被公認為文學界的翹楚。

鮮為人知的是,這位赫赫有名的文學泰斗,當年卻是幾經坎坷才走上這條文學之路。

李歐梵高中就讀於台灣國立新竹高級中學,以全校第四的優異成績畢業,獲得免試保送國立台灣大學的機會。由於文學在當時發展前景不好,他不得已選擇了外文系。

在台大外文系,李歐梵結識了摯友白先勇、王文興、陳若曦等人。在他們的熏陶下,李歐梵表示自己也不自覺地沾染了文學氣息。

台大畢業後,李歐梵選擇赴美深造,幾經艱難,他從哈佛畢業到普林斯頓教學,再到芝加哥大學、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最後回到哈佛並達到事業巔峰。

好友白先勇評價:「今天他成為哈佛的傑出教授,成為我們這一輩學人研究中國近代文學史、思想史的佼佼者,並非偶然,這是他按部就班苦下功夫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學術成就。」

李歐梵。

「業餘愛好者」:將靈魂安頓於音樂的文化人 

除了學者身份,李歐梵亦是非常活躍的文化評論人,涉及電影、音樂和建築等多個範疇,發表過《睇色,戒:文學、電影、歷史》和《我的哈佛歲月》等散文、以及《音樂札記》和《音樂的遐思》等音樂導讀。

作品的靈感來源於廣泛的業餘愛好,李歐梵表示在工作之餘,他喜歡在晚上看電影、聽古典音樂,平時走在街上也會看看建築等。他說:「嘗試更多地遊走於不同世界,就能更好地塑造出多元文化。」

李玉瑩(左)能做得一手好菜。

熟悉李歐梵的朋友都知道,他生平最愛音樂,尤以未能去維也納學指揮而終生遺憾,但他卻始終未放棄對音樂的癡迷。他曾在《我的音樂往事》的封底上這樣描述自己:作為一個音樂世家之子,李歐梵選擇了文學做終生職業;而作為一位享有國際聲譽的文學教授,他又偏偏將自己的靈魂安頓在古典音樂的海洋裡。

李歐梵對音樂的喜愛十分純粹,即便住在商業化氣息濃厚的香港也沒有絲毫動搖。他在接受香港《明報》採訪時曾表示,即使退休了也沒有買樓,只租房子住,寧願花錢多聽幾場音樂會、去旅行和買漂亮禮物。

他戲虐道:「若每天只顧上班、買樓、生仔,對我來講沒有意思。」他認為香港的年輕人價值觀太重金融商業,應當選擇自己的路,尋找生活的價值。


尋覓者: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在中國,徐志摩、陸小曼、林徽因的羅曼史就像是一部「愛情神話」,但談及李歐梵與其現任妻子李玉瑩的愛情,其浪漫程度一點兒也不亞於徐陸。白先勇稱,他倆的愛情是「半生緣」加「傾城之戀」,忘卻了歲月,只剩下一片天真。即使年近花甲,亦是花樣年華,來得爛漫,也來得癡情。

李歐梵和李玉瑩相遇在80年代,只是那時,她已是朋友妻,而他是他們的座上賓。以師兄妹相稱的兩人,「絕無傾慕之念」,友情細水流長。

李玉瑩與李歐梵。

十年彈指,滄海桑田。

李歐梵曾經與聶華苓的女兒王曉藍經歷過一段十年姻緣,但於1997年分手。

1999年,李玉瑩也已經離婚,兩人在港重逢,一見如故,約會三次,就碰撞出一段唯美浪漫的黃昏戀。

戀愛一開始就是異地。兩人只能靠傳真機互訴衷腸,卻只恨紙短情長。但也正因如此,留下了廣為流傳的「兩地書」。

與魯迅和許廣平的「兩地書」不同。他們的「兩地書」是會讓人讀來臉紅耳赤的情話,僅從「瑩瑩小傻蛋」、「小妖精」、「歐梵哥哥」、「親愛的老公」等稱呼便可見端倪:

2000年,李玉瑩與李歐梵共定約盟,從此綺蘿有依,互伴終身。余英時曾經贈詩一首:「歐風美雨幾經年,一笑拈花出梵天。」把李歐梵的名字嵌在其中,而玉瑩就是他的「一笑拈花」。不離不棄,彼此相依。


文/ 梁靜怡 奚丹蕓

編輯整理/ 陸雪萍 胡燕琳 胡美玲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