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影視 >> 電影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無理之人》:伍迪·艾倫是玩世不恭的犬儒主義者嗎?

瀏覽15306次 時間:2015年5月24日 15:43

伍迪·艾倫攜令人神經緊繃驚心之作《無理之人》亮相戛納,這次可火力全開的架勢,仍舊是平穩的敘事結構、帶著濃厚的知識分子印記,但其影片慣有的揶揄嘲諷的俏皮話從傑昆·菲尼克斯扮演的,起初渾身散發著虛無主義氣息的哲學教授口中說出來,會讓人格外鬱悶。

本片已是伍迪·艾倫自編自導的第45部作品,由菲尼克斯和艾瑪·斯通共同主演,斯通扮演一名大學生,被菲尼克斯扮演的「拜倫式」大學教授迷得神魂顛倒,比起艾倫2014年華而不實的前作《魔力月光》中的斯通和科林·菲爾斯,兩人糾纏不清的危險關係有過之而無不及。

另外女配角帕克·波西也奉獻了精彩的演出,她扮演的頭髮蓬亂、慾求不滿的女教師,就像是伊麗莎白·泰勒在《靈慾春宵》中的溫和版。

雖然只出現在非競賽展映單元,但是戛納首映贏得的良好口碑對《無理之人》7月24日在北美公映也算是一個助推器,儘管其充滿諷刺和哲學意味的話嘮風格可能不太迎合主流觀眾的口味。發行方索尼影業在上映規模方面大概也會格外謹慎,畢竟有《魔力月光》3230萬和《藍色茉莉》9750萬的全球票房在前,理當更進一步啊。

據說本片可能會與伍迪·艾倫早前的兩部作品《罪與錯》及《賽末點》一同歸為他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三部曲」,但相較而言可能要輕快些。《無理之人》跟兩部前作一樣,故事的重點都是劇中人突然「覺醒」轉而進行犯罪,如同《罪與罰》的主人公拉斯柯爾尼科夫一般,而行為根源則是典型的存在主義抉擇。

本片片名靈感來自陀思妥耶夫斯基1864年的作品《地下室手記》主人公「地下室人」(Underground Man)。伍迪·艾倫將這部小說中那個自卑自厭、多愁善感的病態主人公——他因為當時社會的壓迫而無法做出理性的行為——投射在男主角亞伯·盧卡斯身上,這位萎靡不振的大學教授剛剛到羅德島一所綠蔭蔽天的大學任教。

無論是撰寫哲學書籍還是進行全球熱點地區的人道主義研究(或者跟年輕的女學生上床)都無法令他滿足,這簡直就是英格瑪·伯格曼《冬日之光》中那位看破塵世的牧師附體(那也是伍迪·艾倫最愛的影片之一)。

亞伯的母親疑似自殺和摯友死於戰場或許能解釋他倍感空虛沉迷於酒精的現狀。伍迪·艾倫在此也愉快地嘲笑了一下那些不理智的女性:她們一個是波西扮演的「愛獵艷」的女人麗塔,一個是斯通扮演的吉爾——學校音樂教師熱情奔放卻不諳世事的女兒,這兩個女人很快將這個呆板抑鬱的初來乍到者視作自己的理想對象。

麗塔馬上開始勾引亞伯,卻徒勞無功,與此同時亞伯也斷然拒絕了吉爾,堅持要與之保持一段柏拉圖式的純粹友誼。另一邊,吉爾那一心一意的男朋友羅伊卻逐漸被女友花癡一般喋喋不休談論自己的教授而惹惱。

緊接著,當……偷聽到一位痛苦無助的婦女正詛咒在其孩子監護權案件判決中可能有所偏袒的法官、希望他去死時,劇情發生了轉折。……內心深處的道德相對主義瞬間被激發,決定殺死法官,幫助這位悲痛的母親並以此造福社會,由於……缺乏犯罪動機,可以使案件成為一起完美犯罪。

儘管結構嚴密,但在影片中還是有不盡如人意的一幕,吉爾懷疑……可能就是命案兇手,便對此展開調查——斯通在本片中脫穎而出,成為又一個內心純善略帶神經質的「伍迪·艾倫式」女性角色——只不過她的偵查也只是把浮於案件表面的已知情況反覆陳述而已。

儘管伍迪·艾倫讓蘭道(《罪與錯》)版本和萊斯·梅耶斯(《賽末點》)版本的拉斯科爾尼科夫都逃脫了謀殺應得的懲處,在這個即將成為他最令人震驚影片之一的故事中,兇手的最後命運究竟如何還真是很難說。這似乎也將暗示著,在這個墮落的世界中,導演究竟想扮演一個守護道德的理想主義者,還是一個玩世不恭的犬儒主義者呢?

《無理之人》如同伍迪·艾倫以往的電影一樣,導演讓風格服從於敘事,但這絲毫沒有減弱畫面的可看性。攝影師達呂斯·康第與伍迪·艾倫已是第五度合作,他為本片奉獻了一些很有黑色電影意味的鏡頭——比如雨夜坐在汽車裡的麗塔哭著告訴丈夫自己要離開他的一幕。

而Ramsey LewisTrio一曲「The 『In』 Crowd」輕爵士風格的配樂,那活潑歡快的節奏和喧鬧的夜總會背景聲,則對銀幕中正在上演的可怕一幕進行了無情的嘲弄。

TAG: 主演 影片 月光 演出 菲尼克斯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總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