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社會 >> 法制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法庭不相信愛情又如何偏愛口供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鳳凰網   發佈者:石岐生
瀏覽38643次
時間:2015年1月21日 10:32

上週六,大叔李宗盛在首體舉辦北京演唱會,和林憶蓮隔空對唱又成壓軸。雖然不像過去剛一開口就淚如雨下,他還沉浸在與前妻《當愛已成往事》的哽咽裡。這幾年,除了猛喊「我經歷過太多,我很滄桑」,老男人們表達情懷還有一個秘密武器——追憶已經逝去的愛情

不過愛情成為法庭辯論的證據,還是第一次聽說。

案情很簡單。原廣州市衛生局副局長邱春雷為情婦曹淑君打招呼賣醫療設備,東窗事發後兩人都被抓。曹被指控的主要罪行就是向邱行賄,因行賄罪一審獲刑十年半,而後上訴。通篇瀏覽報道,覺得有兩個不太平常之處:一是貪官和情人一般已是利益共同體,官員貪腐的錢極少自己過手。更何況已經有了肉體關係,曹要謀取利益居然還要賄賂自己的情夫。也許是邱局長意志太堅定,光用美色無法動搖,還得搭上錢財?二是對行賄的量刑這麼重,在以往的案例非常少見。過去出現的多起案例中,行賄者往往比較隱秘。即使受到法律制裁,多半也較為輕緩。曹的遭遇說明,有關部門在「反腐」的同時也重視「防腐」。官員自身硬之外,進一步減少外界誘惑的可能,讓那些蓄意腐蝕黨員幹部的行賄者也付出痛的代價。

愛的往事顯然也勾起了曹淑君的回憶。覺得一審量刑太重,她很快上訴,並且破天荒地公開自曝和邱春雷的愛情故事,居然在法庭上聲稱他們的愛情始於有「共同話題」,和金錢毫無關係,也無金錢往來。太不嚴肅了。不過,曹如此大膽秀恩愛真是愛情賦予的力量嗎?錯了。她是要以虛無縹緲的愛情為名,對抗先前的行賄指控,這恐怕也開了證據史的先河。雖然有些迫不得已,邱春雷也在法庭上念起舊情,極力辯稱幫情婦是為了偉大的愛情,而不是糞土般的錢財,行賄受賄根本就是子虛烏有。他們的潛台詞是,要將法律問題拉回道德領域。哪怕承受道德批判,也要盡可能降低法律制裁。他們這麼干全是因為愛情,愛咋咋地。

他們這麼想一點不奇怪。在當前社會背景下,情人關係處於道德和法律的模糊地帶。這種關係本身沒有法律明文禁止,常常是說不清道不明的「眾所周知」。以此為名的利益交換,也很難被抓到實實在在的證據。常常以「朋友間幫忙」為借口,金錢往來也可以算作朋友相贈或借取。在愛情的庇護下,濫用職權被視作稀鬆平常。但即便以情人、朋友等親密關係為名義,他們之間的利益交換也要被追究。

光有愛還不夠。想要逆襲,還得出絕招。曹淑君和邱春雷想出的辦法是,全盤否認之前的口供。因為指向兩人最有力的罪證是偵查階段的供述,而贓款去向尚未查實。一旦翻供,就等於將檢方證據釜底抽薪。兩人深知此理,比如邱春雷就說「以前說的都是編的,被逼的」;還給法官舉例子:他每週有四五天在曹淑君裡吃飯,如果要拿錢,他為什麼不在曹淑君家裡拿,而要跑到商場門口等等地方接頭?狡猾的犯罪嫌疑人,還敢這樣抵賴。可細細一想,這是審判席必須面對的重磅問題——不能自證己罪。兩人的理直氣壯也有點道理:舉證責任確實在檢方,並且物證大於口供。就算是民憤極大的貪官和情人,也應當享有同等的基本權利。要定我罪,拿證據來!

很可惜,檢方沒再下力氣尋找有力新證據。要不然,檢察機關繼續深挖,找到確鑿證據給他們定罪量刑,才是最完美的結局。站在天平中間的人民法院竟然也沒再深究,只是認為「當時口供有錄像為證」,言下之意是翻供不是你想翻就能翻。二審繼續認定證據有效,隨後維持原判,法官還義正詞嚴:「兩人的情人關係不能掩蓋其錢權交易的本質」。有民眾針對貪官和情人的仇視情緒為支撐,這樣的判決毫無風險。輿論只會拍手稱快,沒有人細究其中是否有瑕疵。

這場被媒體稱作「秀恩愛」的庭審鬧劇,很快將被公眾在唾罵聲中忘記。其實在這場情慾、物慾和法理的較量中,邱春雷、曹淑君和司法機關都是失敗者。因為任何借口都不是違法犯罪的擋箭牌,但任何人的法定權利也都應受到尊重和保護。

不過不管怎樣,愛情都是無辜的,放開它。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