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書吧 >> 書評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插畫家肯特和他的小小藏書票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新京報   發佈者:夜行船
瀏覽22257次
時間:2014年8月23日 13:22

《肯特傳 : 肯特與他藏書票藝術》

〔美〕唐·羅伯茨 著

黃艷、子安,譯

金城出版社2014年3月


「……藏書票、標籤、信頭、印章、長三角旗以及用於承載、標明、描繪給這個世界或其本人看的座右銘、飾章或個人題銘的任何載體,可以影響、決定文明的進程以及個人、民族的命運。我們的論點基於浪漫的信念——英雄的確可以創造歷史,我們自身以及我們認識的人的行為的確可以觸及我們的幸福。」

——羅克韋爾·肯特


喜愛外國文學古典名著的讀者對美國羅克韋爾·肯特肯定不陌生。他曾為《白鯨》、《十日談》、《莎士比亞戲劇集》、《浮士德》等作品繪製了大量插圖。這些插圖莊重典雅、洗練明快,在注重體塊間秩序井然之美的同時,又不失細節豐富之韻味。畫中人物個性鮮明,帶有早期無聲電影裡那種誇張的表情和肢體語言,將插畫變成一個個生動的啞劇舞台。人物不管好壞皆以其毫不妥協的誠實面貌凌駕於現實道德之上。這種硬朗的畫風與肯特的人格是完全契合的,而這本《肯特傳》就建立在這一基礎之上。


用藏書票撫慰別人的人生


傳記作者唐·羅伯茨是雜誌《羅克韋爾·肯特評論》的主編。他懷著對肯特的敬意寫下這本傳記。以藏書票和書信為媒介將肯特的生活細節鋪設成一條質樸自然的藝術家之路。雖然全篇沒有赤裸裸的讚美之詞,但其崇拜之情溢於言表。

藏書票藝術是隨著現代印刷業和藏書家的出現而誕生的。由現代印刷術印製的書籍在其早期屬於奢侈品,人們把那些手工製作的書籍看得非常珍貴,甚至把它們看作是可以繼承下去的財產。因而在上面用手寫簽名通常會被看作是敗壞家財。精美的藏書票一舉兩用,不僅解決了標記為私人財產的問題,而且表達了書主人對書籍的品位和嚮往之情,帶給藏書家極大的滿足。不過藏書票只屬於西方藏書文化,對中國讀者來說有點陌生,在我們傳統文化中,藏書家更喜歡用的是藏書章。

肯特的藏書票不僅畫工精美,而且設計巧妙、寓意雋永。一張小小的藏書票有時竟要長達幾個月的構思,過程堪比作詩,需要在漫長的感悟中期待靈感乍現的一刻。因而,這些藏書票無一不體現出對知識和智慧的尊重,同時也體現肯特對這種藝術的尊重。而且這些藏書票不僅見證過擁有者珍貴的愛情、親情、友情,還平復過他們的喪親之痛。

比如本書第123頁,肯特為加利福尼亞州阿爾托市的大衛·斯奈登夫人設計的藏書票就是為了紀念其死去的兒子設計的。圖片中那位正在跳水的少年就是以斯奈登夫人提供的照片繪製的。照片中的光源是從上往下的,肯特將光源倒置過來,變成從下往上,海面上一艘鼓帆遠行的三桅帆船遮住了正在冉冉升起的太陽,青春之美與無私的母愛就被一條藝術的紐帶永恆地保存在這一幅藏書票中。


用藏書票打動人們的心靈


終其一生,肯特都對現代抽像藝術加以拒絕。他聲稱自己的藝術風格是現實主義的,其實更像是「具象主義」的。他的畫總是以強烈的個人審美特色對細節加以取捨和安排,一絲不苟,每一處細節都生動鮮明,打上個人觀念的烙印。他對此加以解釋道:「我把自己說成現實主義者,指的是什麼呢?我一向主張畫有立體感的畫面。對我說來,不存在沒有形象的藝術……要使天藍色成為美麗的顏色,而不是畫家畫板上的色塊,只有當它表達天空或水波的深度的時候,它才和其他表現成分一起,創造出特定的思想和形象。又如一個人的話,只有當它打動人們的心靈、喚起人們感情的時候,才能說是達到了目的。」

肯特一生經歷了二次世界大戰和美國經濟大蕭條,艱苦的謀生環境對他的性格和畫風都有重大影響。他喜歡挑戰自然,遠離人群,多次前往阿拉斯加和格陵蘭島等靠近北極的地區從事風景寫生,他還因此被人稱為現代梭羅。他的風景畫總是描繪險峻陡峭的海礁或斷崖,籠罩在紅色落日中簡樸的海島漁村等,色調結構沉著厚重。他熱愛自由,對人類的精神懷著崇高的敬意,這些都使他本性中秉直且崇尚秩序的性格得以加強。而他之所以走向繪製插圖和藏書票的道路,也是因為這是兩種只需很少的妥協即可從事的商業藝術。

肯特結婚很早,妻子接連生下五個孩子。他需要手腳不停地工作才能將生活維持下去。一位曾經為他工作的秘書說他行事帶有普魯士風格(紀律嚴明),把他的家和工作間比作三圈馬戲場,「三場表演總是同時進行」。不過,就算是這麼忙,他仍然抽出時間參加工人運動,並主持他與其他幾個人一起創設的國際工人秩序的組織工作。這一些都體現出他心中有一股追求美好生活的鋼鐵意志。


用藏書票堅持生活的熱情


1969年4月的一個夜晚,已經86歲高齡的肯特正在休息時,房子遭遇雷擊,大火摧毀了他的房子,包括其大量珍貴的藏書和畫作。但是就在次日早晨,肯特默默地來到工作室,著手畫新房子的藍圖。他的老友卡爾·齊格羅瑟驚歎地說道:「他想抹去那場災難的記憶,像往常一樣生活。他是如此果決,試問多少人會在86歲像他一樣重建住房!他有驚人的意志力和不可動搖的信念——他相信,只要下定決心,沒有辦不到的事。」

正是他對社會活動的巨大熱情和絕不妥協的意志也帶給他巨大的麻煩。因為毫不避諱自己同情蘇聯的立場,麥卡錫分子對他大為頭疼。甚至連麥卡錫本人也出席了一場為了批判他的政治立場而舉行的聽眾會。他們在這個聽眾會上激烈交鋒,肯特的表現更勝一籌。如他的好友卡爾·齊格羅瑟所說:「羅克韋爾是少數幾個在可恥的麥卡錫時代沒被打倒的人之一。他不僅能夠替自己辯護,而且能發起反擊。」

肯特和德國的丟勒、法國的杜米埃、英國的比亞茲萊一樣是西方插畫史中一個標誌性豐碑,是西方古典版畫式插圖中色塊和線條運用技巧之集大成的大師。他在藝術的美和莊嚴中悟出宗教一般的力量,正如他所崇拜的作家托爾斯泰一樣,他也把這股力量看作為「愛」。這本書加深了讀者對肯特作品的理解,也雄辯地說明了成就藝術大師的必要條件不僅僅是聰明的頭腦和對藝術的愛,還有對生活的熱情、意志以及毫不妥協的人生信條——這絕不僅僅是說說而已。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