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書吧 >> 原創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一戰」100週年看德國浪漫主義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新浪網   發佈者:石岐生
瀏覽27563次
時間:2014年7月24日 11:46

《榮耀與醜聞》封面

今年「一戰」100週年,100年前爆發這場戰爭,改變了世界的進程和人類的命運,不斷促使今天的人們進行反思。而德國,不論在一戰,還是在二戰中,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這個民族以鐵血方式,強力推進自身民族的發展進程,作為其基底的思想文化,卻充滿了浪漫的色彩。近日,世紀文景推出了講述德國重要思潮——浪漫主義的著作:德國著名思想史暢銷作薩弗蘭斯基的《榮耀與醜聞——反思德國浪漫主義》,為我們理解德國、重觀「一戰」提供了一個窗口。

我們常常將浪漫主義和文學聯繫在一起,將浪漫主義與古典主義、寫實主義等文學流派相提並論,將它們作為西方文學發展的一環。但是和以賽亞·伯林的《浪漫主義的根源》一樣,浪漫主義在薩弗蘭斯基的筆下,已經不僅僅是一個只關乎文學的「主義」,它的外延遠遠溢出於文學的疆域之外。薩弗蘭斯基說:「浪漫主義是德國精神的一個輝煌時代,對其他民族文化具有莫大影響力。」

什麼是浪漫主義?用這本書的譯者,德語翻譯家衛茂平老師的說法,試圖回答這個問題,注定沒有結局。不管是伯林、還是施米特,在提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都是繞道而行。而薩弗蘭斯基雖然也沒有直面這個問題,但是《榮耀與醜聞》這本書,還是對浪漫主義給出了一種理解,它援引了18世紀末著名德國浪漫主義作家諾瓦利斯的說法:所謂浪漫主義,就是「給卑賤物一種崇高的意義,給尋常物一副神秘的模樣,給已知物以未知物的莊重,給有限物一種無限的表象」,究其根本,就是以主觀的方式認識客觀的世界,客觀世界本來是什麼樣子的,並不重要,重要的在於,如何去認識它。這種主觀的認識方式,有其偉大的地方,它是思想和藝術的源泉;但是,這種主觀認識世界的方式,一旦走出美學相關的領域,被帶入更加世俗和攸關的領域,比如政治、戰爭、公共決策,或者小到個人的自我理解,達到整個國家的自我想像,都將產生嚴重的負面後果,甚至造成災難。政治需要的是審慎。所以,便可以說,浪漫主義的藝術成就有多璀璨,它的政治實踐就有多危險。而德國在兩次世界大戰中的角色,正是浪漫主義誤入政治的結構。在《榮耀與醜聞》這種書中,薩弗蘭斯基對這一點有深切的反思,他說:「浪漫屬於一種鮮活的文化,但浪漫的政治是危險的。」

浪漫這種文化,在德國延續了有兩個世紀之久,至今也仍是構成德國思想精神的一個側面。從18世紀大名鼎鼎的歌德、席勒、赫爾德,到20世紀的尼采、瓦格納,甚至是1968年的革命青年,都被囊括在浪漫主義精神的體系之中。更重要的是,薩弗蘭斯基筆下的浪漫主義,不再是思想家、藝術家的知性創造,它也導致了血肉之戰和赤裸裸的政治災難。如同今年熱播的德國電視劇《我們的父輩》中所表現的一樣,德國人對戰場的理解,認為戰場是成就真正男人的地方,並非所來無由,也並非單純是意識形態的洗腦,實際上,這是200年德國浪漫主義精神的直接體現。而第三帝國本身,也是浪漫主義的產物,是德國的社會精英用精神狂熱,試圖改造社會,是浪漫主義誤入政治的結果。

薩弗蘭斯基是德國知名度超高的思想史學者、自由作家,今年69歲,定居慕尼黑,講哲學故事已經講了三十餘年。他學生時代曾師從著名德國哲學家阿多諾,後轉向思想史寫作。作品包括《尼采思想傳記》《叔本華及哲學的狂野年代》《席勒傳》等,近十年間,作品的中文版也陸續出版,在中國,他雖然沒有大紅大紫過,但中國讀者對他也並不陌生。

與在中文世界中不同,薩弗蘭斯基在德國,卻相當知名、獨成一派,是學者型作家的代表。他的視野和關懷遊走在歷史、哲學、文學、思潮之間,而化為筆端的內容,卻是比較集中的,他是傳記大師,寫的是德意志思想大師的傳記,同時也會忍不住去書寫大師們生活其中的過往年代,比如德國浪漫主義時代。

難得的是,他能夠得到大眾和學者的雙重贊同,大眾歡迎他的作品,因為他文學化的筆法,能夠讓看上去嚴肅、高端的哲學、思想,有了人間煙火氣,變得生動有趣易於接受,而學者們也很推薦他的作品,因為一方面薩弗蘭斯基文字的豐富和生動,來自於他對大量史料的掌握和消化,善於從其中提取精要和挖掘細節,雖然並非嚴謹的學術寫作,但仍可稱之為信史,另一方面,公眾對其作品的接受,也的確大大簡省了教授們在課堂上再去進行歷史普及。

薩弗蘭斯基身居學術體制之外,以寫作為生,卻並非多產作家,人生也沒有太多故事,不像他這一輩年齡稍長的作家和學者,很多是世界大戰和動盪年代的親歷者,生命帶有戰爭時代所刻下的生死離別和情誼傷痛。薩弗蘭斯基出生的時候,「二戰」已經結束,整個歐洲已經揮別了茨威格筆下的「昨日世界」,完全邁進了消費主義主導下,喧囂的現代世界。但是,這種平淡成就了薩弗蘭斯基的寫作方式,這位煙斗不離手的作家,彷彿夢想著生活在德意志思想最為鼎盛的18、19世紀,他將身心沉浸在想像中,用大量史料他在文字中創造了一個如同電影般的世界,向過往的偉大人物和光榮年代致敬,並找到內心的歸屬。德國媒體評價他是「一個魔法師」,「一位講哲學故事的大師」,帶領讀者「在思想史中進行樂趣橫生的漫步」。喜歡頒獎的德國文化界,也將不少榮譽頒給他,近十年間,收穫了近二十個獎項,僅2014年到目前為止,就獲得了三項榮譽,包括托馬斯·曼獎、阿登納文學獎,和約瑟夫·皮珀基金會獎,該獎五年一評,著名加拿大哲學家查爾斯·泰勒也在10年前獲得該獎,今年授予薩弗蘭斯基,表彰他喚醒了我們對那些哲學和文學鼎盛時代的核心人物的理解。

TAG: 民族 色彩 角色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