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書吧 >> 詩歌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秦三澍:每一代都有「我們年齡的霧」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深圳晚報    發佈者:哈達
瀏覽27162次
時間:2014年6月21日 11:40

李福瑩

作為一個「90後」詩人,秦三澍起步算比較晚,直接越過「少男懷春」的抒情寫作階段。大二時,他從同濟大學的國際政治系轉到文系,結識了幾位寫詩的朋友,由此加入了同濟詩社,在群居相切磋的氛圍裡裡,持續地閱讀和寫作詩歌。

如今,在復旦大學中文系讀碩士的他,主要做比較文學和比較詩學方向的研究,業餘寫寫詩。他說,從不自視為「天生的」或「命定的」詩人,自己成為詩人,乃一系列機緣巧合協同作用的結果。不過,這短短兩三年的新詩寫作,究竟有沒有「上道」,還是他不斷質詢自己的問題。

詩人是身份中的一種

深圳晚報:你怎樣看待「90後詩人」這個身份?

秦三澍:對詩人而言,「詩人」只是他多重身份中的一種。無論是詩人自己,還是詩人周邊的人群,對此應該有清醒的認識。

深圳晚報:可否介紹一下你的詩?

秦三澍:恐怕難以歸類,非要給出答案的話,只能籠而統之地界說為「對生活的觀察和質詢」。日常生活是我寫作的出發點,但我的詩往往繞開狹義的「抒情」,而更傾向於給出冷靜的觀察報告,把它引向一個更宏大的、更具論辯性的場域。

深圳晚報:你最喜歡的中外詩人或詩歌是什麼?

秦三澍:我平時大多讀文史哲書籍,坦白說,讀詩不多,近一兩年我書架上的詩集才多起來。對我的寫作有啟示意義的外國詩人,大概有策蘭、博納富瓦、史蒂文斯、巴列霍、希尼、薩拉蒙、吉爾維克、赫塔·米勒……

歐美更年輕的「新銳」詩人、近三十年來的漢語詩歌寫作、包括身邊年輕詩人的文本,我也在關注,只不過同處於相近的語境中,我常常刻意保持一段審視的距離。

90後努力發出各異嗓音

深圳晚報:有人說,在張揚而浮躁的年代,「90後」開始思考了。

秦三澍:每一代都有「我們年齡的霧」(冷霜詩題),而且代際間也許共享著同一片「霧」。「90後」也在思考前輩思考過的基本問題,遇到過相似的迷茫,只不過在這樣一個相對多元、信息量急劇膨脹的社會,他們的思考更為開放、理性和深入。

我身邊的同代人或多或少都有對於「生存」之形而上意義的探詢,他們試圖介入尖銳的公共性問題,同時又相當節制地遵守著文學應有的秩序。

深圳晚報:評說一下你所知道的「90後詩人」特徵?

秦三澍:90後詩人不願意讓可貴的獨立品格被一個群體的「共名」所遮蔽,但他們也不排斥「友愛共同體」內親密的詩歌情誼。

2005年前後,數所高校創立或恢復了自身的詩歌社團傳統,這意味著,90後詩人在寫作的黃金期(大學在讀時期),就擁有了可供對話的場域和可供起跳的平台。我所知的每個90後詩人都在努力發出各異的嗓音。

我們不憂慮不寂寞

深圳晚報:90後詩人,與「70後」、「80後」有哪些不同?

秦三澍:我相信,「90後」與「70後」、「80後」之間的共通性要大於差異性。「90後」相異於「前代」的一個特點是不喜歡「折騰」,他們強調寫作純粹就是寫作本身。

有位1980年代初出生的詩人朋友曾批評「90後詩歌」缺乏鮮明的「運動」、「主張」和「領袖」,顯得銳氣不足而過於沉寂。這種說法忽略了當下詩歌語境的獨特性以及「90後詩人」對自身的角色定位,但它也提醒我們,青年詩人一代有必要發出自己的強音。

深圳晚報:當下中國,詩歌的邊緣化已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你們會憂慮嗎?堅持中,會否感到寂寞?

秦三澍:不會憂慮,更不感到寂寞。過猶不及,相對於狂飆突進的八十年代,在當下詩歌也許處於「邊緣化」的境地,但這才是它應屬的位置和應有的常態,是「矯枉過正」之後的一次新的校正,是狂熱之後的冷卻和鎮靜。

即便從社會接受的角度看,當下中國仍擁有大量潛在的詩歌閱讀者,關鍵問題是,有沒有足夠的好詩去滿足這些精神需求。作為扎扎實實的寫作者,我們沒必要顧影自憐,也沒必要妄自菲薄。我們只需要做好一個詩人應該做的事。

秦三澍,1991年生。青年詩人,譯者。先後就讀於同濟大學和復旦大學中文系,比較文學碩士在讀。曾為同濟詩社社長。

TAG: 日常生活 朋友 深圳 中文系 政治系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