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笑嫣:透過泡沫發現生活內核 - 文匯資訊

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書吧 >> 詩歌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蘇笑嫣:透過泡沫發現生活內核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深圳晚報    發佈者:哈達
瀏覽24573次
時間:2014年6月21日 11:39

李福瑩

「90後」詩人蘇笑嫣,「70後」詩人娜仁琪琪格兒。這兩個身份的連接,讓人們發現這個女孩兒愛詩的「出處」。蘇笑嫣也說,她從小學五年級開始寫詩,正是從鄉遼寧來到北京母親身邊的時候。

高二下半學期,她一個人回到家鄉遼寧備考,那段日子支撐她的便是對於文字和未來的夢想,這段經歷後來被她寫成了一本小說,叫做《外省娃娃》。

不過,蘇笑嫣最喜歡的還是寫詩。她一邊用詩歌為自己的靈魂開疆僻壤,一邊又訴說著歲月、城市、季節、歷史還有自由。她很直接地告訴記者:人世沒意思,世界無意義,所以藝術才顯得有意思,它自成意義。

我不喜歡被打擾

深圳晚報:請介紹一下自己,好嗎?

蘇笑嫣:我現在剛剛從北京工商大學本科畢業,打算繼續學習。學時一直學習美術,大學修的也是「藝術設計」專業。

深圳晚報:作為「詩二代」,你受母親的影響大嗎?

蘇笑嫣:正式來說,我開始寫詩是在小學五年級,也就是我剛剛來到北京學習、來到母親身邊的時候,說明母親對我是有很大影響的。我們一起看書、寫作,家裡有很好的氛圍。

深圳晚報:你平時讀些什麼書?最喜歡的中外詩人是誰?

蘇笑嫣:我平常喜歡讀外國文學,而且是小說讀得要多一些,不過最近剛剛讀完的書是木心的《文學回憶錄》。外國詩人我喜歡裡爾克、奧登、策蘭、特朗斯特羅姆、雅各泰。中國詩人我喜歡海子和張棗。

深圳晚報:你是一個90後的寫詩女孩,在你所處的人群中,會不會有人覺得你另類?

蘇笑嫣:在中學時會產生這樣的狀況,因為我總是活在自己的幻想和情感中,我的世界是獨立的,別人很難進入。大學的時候因為開始住宿,每天要有很多時間和同學們在一起生活,我調整了自己和他人相處的方式,現在多數時候和大家在一起沒有太大的不同,但我想回到自己的世界時還是不希望他人打擾。

「90後」沒時間頹廢

深圳晚報:你是如何用詩歌觀照和理解這個世界的?

蘇笑嫣:我更多的是感受自己,包括對待這個世界的態度和方式。對我來說生活中有太多的泡沫,而我對那些泡沫沒興趣,我更願意去關注更深入、更內核的東西,而泡沫就讓它們碎掉。

簡潔地說,我覺得這個世界其實什麼都沒有,只是空虛。所以要不斷不斷地把自己埋在藝術裡,那是另一個世界,又賦予人以不同的眼光去看待身邊「真實的世界」。藝術,說到底是人類的自戀,或說是對世界的單戀。

深圳晚報:「80後」作家出道時,曾經承受過很深的偏見,你們有承受過「類似的偏見」嗎?

蘇笑嫣:還是會有一些,比如有些類似「薩岡」式的文字,會讓前輩不太能接受。但我們畢竟沒有「80後」當時那麼備受矚目,可以說他們是第一波那麼集體的、大範圍的去寫青年人的生活和心態的群體,並且有些渲染的程度也很大,情感狀態和生活方式與已經成熟的主流文學群體是很不同的,顯得頗為大膽,這個在當時很新銳。

但到90後,一個是人們也習慣了「年輕人就是這個樣子」,一個是90後的節奏比80後又要快許多,我們已經沒那麼多的時間去頹廢和叛逆了,一代人比一代人成長得快,不過當然筆頭未必能跟上。

深圳晚報:當下中國,詩歌的邊緣化已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你們會憂慮嗎?堅持中,會否感到寂寞?

蘇笑嫣:總體來說,現在人們的生活節奏快速、城市琳琅紛呈,這也是大勢所趨。而從文體本身來說我覺得詩歌就不是大眾的,真正會喜歡詩歌的人就會去讀、去寫,不愛的就始終不愛,詩歌的大門不像小說那樣寬闊對每個人都接受,它只召喚能感知的人,所以我覺得這是一種必然。

我不會感到寂寞,我寫作就只是自己的事。交流可以在閱讀中完成。

蘇笑嫣,1992年生,作品曾在《人民文學》《詩刊》《星星》《詩選刊》等報刊發表,出版詩集《脊背上的花》。曾獲《詩選刊》2010中國年度先鋒詩歌獎。

TAG: 北京 女孩 本科 深圳 琪琪格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