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書吧 >> 詩歌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余幼幼:我首先是個詩人,其次才是余幼幼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深圳晚報    發佈者:哈達
瀏覽17029次
時間:2014年6月21日 11:32

崔華林

90後四川詩人余幼幼還不到十六歲時就因為寫詩小有名氣了。到後來十九歲時又得過詩選刊「年度先鋒詩歌獎」。我讀她詩歌,用詞非常直白,組合起來又透著一股桀驁的氣質。

但她在生活中表現靦腆,我電話裡約訪時,她問我,不是可以聊qq,因為自己口頭表達不好。於是,就有了下面這篇文章。我跟她聊了三個小時,但篇幅有限,僅取其中部分篇幅。

對詩歌寫作,我的直覺大於其他

深圳晚報:你十多歲開始寫詩,關於詩歌的啟蒙是怎麼形成的?

余幼幼:怎麼開始寫詩的意識已經很模糊了,總之我在語言方面是一個不喜歡傳統老套寫作方式的人,喜歡嘗試新鮮和陌生化的表達,我發現寫詩可以滿足我對於語言和精神方面追求極致的抒寫和想像。對詩歌寫作,我的直覺大於其他,很多句子是自然地流露出來,感覺是上帝贈送給我的,而我也不需用太多的技巧去將它分割成許多碎片和形狀。

深圳晚報:你的詩語言直白,但組合起來震撼,你是刻意訓練的?

余幼幼:我寫詩到今年已經有十年了,在這十年當中我作品風格有過很多變化,到目前為止我都不敢說我的詩歌風格已經定了性,至少我努力做到我詩歌的無可複製性。並非語言簡單、句子短、豎著寫就是詩歌,我認為最好的詩歌語言一定是要精煉、準確,不寫一句廢話。在這方面我對自己的要求隨著這方面意識的增強越來越嚴格,如果能用五個字寫精確表達的句子,絕不用七個字寫,在我看來很多詩歌的修飾成分非但沒有給詩歌增加文學藝術的審美感受,還把詩歌變成了一種俗套的匠人手藝。

深圳晚報:這十年來,你的詩歌風格變化主要受哪些影響?

余幼幼:這些變化主要都是來自個人化的原因,跟成長經歷有著直接的關係,自然意識、自我意識、女性意識的形成都有影響。我到了一個新的環境,如果和我之前的環境有較大的反差,那我的語言會無意識地受到影響和衝擊,還有知識結構,還有戀愛,還有閱讀。說到底這些影響來自生活的方方面面,是立體的、豐富的影響。

90後詩歌就像一堆泥巴

深圳晚報:你現在的工作是什麼?生活中聊詩嗎?

余幼幼:在一所大學的團委工作。主要負責學校的文學社團和學生打交道。生活中不聊詩。詩是一個世界,但詩之外的世界更大。

深圳晚報:你接觸到的95後、80或者70詩人和90後詩人最顯著的差異有哪些?

余幼幼:我們和95後的區別就是看到他們就像看到5年前的自己,需要的是時間和過程。和80、70相比的話,我覺得80是最孤獨的一代,所處的時代原因,一些傳統觀念被打破,而重新建立起來的新的價值體系,脫離了之前的意識形態,讓他們前不著村後不著店。70後給我的感覺總體呈現一種矛盾和壓抑的狀態;90後雖然從時間上承接了80後,但跟80後完全不一樣,可能由於生活條件優越一些,90後的幸福感相對比較強。但是90後面對的社會更加多元和複雜,心智成熟得比較快,思維方式也更獨特和細密。

深圳晚報:具體到詩歌來說,90後的詩歌呈現有哪些特質?

余幼幼:這個我只能簡單說一下,因為讀同代人的東西很少,不敢妄加評判。我感覺90後呈現的詩歌特點還非常不明顯,就像一堆泥巴,還處在一個塑型的階段,到底呈現哪種形態現在說來還有點早,只能根據某首特定的作品來進行分析。對於這堆泥巴來說,材料還是很重要,就是90後寫詩的條件。我覺得我們現在所處的時代應該具備寫好詩,雖沒有戰爭的動盪環境,但處在一種社會隱形的動盪之中,經濟、政治、精神動盪其實是很激烈的,只是被某些東西掩蓋了,大多數人感受不到而已。

我的詩人身份排第一位

深圳晚報:你現在如何看自己的詩人身份?

余幼幼:大對詩歌的漠視,已經失去了追求美的能力,詩人也同樣被忽視,我覺得詩人身份沒什麼,雖然經常被朋友拿來開玩笑,但有一點我一直告訴自己:我首先是個詩人,其次才是余幼幼,這個順序不能顛倒過來。詩歌必須放在任何頭銜和名號之前。詩人不過都是來完善詩歌這項事業的,這就是使命。

深圳晚報:你的使命感很強。但詩歌事業怎樣才能算是完善呢?

余幼幼:沒辦法,崇尚情懷的人就是這樣,感性而不顧一切,儘管結果可能不會像預期的那麼壯觀。自己覺得通過詩歌找到了快樂找到了力量就是一種完善。詩歌和人分不開,相通的,完善詩歌也是完善詩人自己。

余幼幼,生於1990年12月22日,「52赫茲詩歌網」總編輯,寫詩十年,出版詩集《7年》,現居成都。

TAG: 上帝 四川 技巧 文章 深圳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