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社會 >> 政論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嫦娥飛天之際的憂思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新浪博客    發佈者:horse
瀏覽41550次 時間:2013年12月07日 22:08

  如同大多數人所預期那樣,嫦娥三號順利升空進入預定軌道,而且入軌技術比以前又有了較大進步。今天的航天科技成果此前數十年探索積累的進步果實,而且我們很有希望更上層樓,通過自我奮鬥登上世界航天科技巔峰,進而帶動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全面升級。儘管我國尚未如同印度那樣發射火星探測器,但實際上2010年發射的嫦娥二號已經飛到地球之外6100多萬公里的深空,最遠飛行距離有望達到3億公里,遠遠超過火星軌道所在的5500萬公里;儘管我國航天技術與美俄相比還有差距,但任何中立客觀的觀察者看到了中國體制的動員能力、看到了中國科技人員的勤奮才智,看到了中國蒸蒸日上的國力,不會懷疑中國持續趕超的能力。何況從嫦娥一號到嫦娥三號,整個探月工程第一、二期開支合計不過20億元,而北京地鐵10號線造價就達到了每公里5億元,16號線造價更高達每公里12.4億元,我們的國力承擔合理的航天開發不成問題。

  既然投入所需資源已經不是問題,那麼,有可能妨礙我們實現上述前景的最大障礙是什麼?從近年來的現實及其發展趨勢來看,有可能毀滅我們遠大前程的最大風險是打著「民生」、「民主」之類「正義」旗號反對一切投資未來行為的非理性民粹主義思潮。

  難道不是嗎?這些年來我們已經一次又一次看到,正是在「民生」之類「正義」旗號下,我們本該為之自豪的眾多偉大成就遭到了某些不干實事者近乎癲狂的抹黑圍攻,我們為之付出的代價被無限度地誇張放大,從高鐵、航天、「鐵公基」基礎設施、對外援助,直到我們全世界矚目的高速經濟增長,無一倖免於被某些國人妖魔化、侮辱的命運,他們給中國優勢產業、戰略性產業製造的創傷,大大超過這些產業的海外競爭對手。某學者公開聲稱希望航天發射失敗,某些媒體人公開拿航天人開下流玩笑,實非偶然。在「中國啊,請你慢些走,停下飛奔的腳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靈魂」之類煽情卻空虛文字廣為流傳的同時,我們本該為之自豪的偉大成就一次又一次被推向自廢武功的深淵旁邊。

  所有這些打著「民生」之類「正義」旗號的主張,實質上都是不關心創造財富,只要求瓜分財富;干實事者永遠能夠被吹毛求疵找到大把這樣那樣的錯誤罪過,不干實事的「姿勢分子」永遠正確不用承擔任何責任。

  他們要這要那,一切都要,而且現在就要,馬上就要,卻不願意為此付出艱苦的勞動;

  他們要求能夠想像得到的一切福利,卻不願意考慮自己是否透支未來;

  他們享受父輩發奮趕超的成果,他們抱怨祖輩沒有自己留下足夠多遺產,卻從來不考慮自己應該給子孫留下什麼;

  他們享受著別人的辛苦勞動成果,卻要對勞動者任意冷嘲熱諷;

  他們要求享受便捷的交通、永不枯竭的電力供應,卻要把一切基礎設施建設都打下十八層地獄;

  他們大肆編造渲染中國在國際上形單影隻、眾叛親離,同時對中國這個世界第二經濟大國贈給馬其頓人民幾十輛校車的援助也要口誅筆伐;

  他們要求同時享受持續高增長的高收入和廉價的服務,卻把GDP說成是「雞的屁」,從不考慮可持續的收入增長只能是GDP增長的結果,不考慮服務提供者也有權為自己的勞動要求合理的報酬;

  ……而所有這一切無知、短視甚至突破無恥底線的要求主張,只因為裹上了一張「民主」的外皮,那些人們說出來時就分外理直氣壯。

  這類貌似重視「民生」和「民主」、實則不過是無知短視的要求和主張倘若得勢,將把一個國帶向何方?讓我們回顧歷史。中國曾經持續全面領先世界至少兩千年,以至於西漢名將陳湯評價道,憑借裝備和組織優勢,一個漢兵足當五個胡兵。到明朝前期,中國海運技術攀上新高峰,鄭和下西洋的艦隊人員多達27800餘人,最大的寶船長達127米,船帆多達12張。1950年代南京發掘明朝寶船廠遺址,出土過一根長達11米的木桿,鑒定結果是船上的舵桿,由此推算其連接的舵葉高度約為6米,超過現代城市住宅樓兩層樓的高度。與鄭和艦隊相比,幾十年後哥倫布橫渡大西洋發現新大陸的迷你艦隊只能算小舢板而已。雖然按照安格斯·麥迪遜的估算,西歐人均GDP在14世紀(即中國元末明初)已經超過此前連續領先上千年的中國,[1]但考慮到價格差異等因素,彼時西歐居民實際生活水平也遠遠不如明王朝走上正軌後的中國居民。直到十六世紀中葉及末期(明朝中後期),從葡萄牙人伯來拉(Galeote Pereira)的《中國報道》和克路士(Gaspar da Cruz)的《中國志》,到西班牙人拉達(MarDin de Rada)《出使中國記》和《記大明的中國事情》,[2]在當時幾乎所有代表性來華歐人的中國見聞錄中,仍都不難讀出作者那種類似「鄉巴佬進城」的艷羨感慨,中國的基礎設施、繁榮的商業、發達的製造業、南方居民生活水平、養老院等社會福利、良好社會秩序等等無一不是他們羨慕的對象,而這些作者在他們本國都出身上流社會,走南闖北,見多識廣。

  然而,一個如此富裕發達的國家如何會落得個全面落後於歐洲的下場?那些高揚「愛惜民力」、「珍視生命」之類崇高旗號強推短視政策的明朝文官們難辭其咎。應當承認,許多明朝文官這樣做未必是為了沽名釣譽,而是出於真誠的高尚信仰,為此甚至不惜冒捨生取義之險。為了阻止自己心目中勞民傷財的國際貿易,明朝文官敢於直面武功赫赫卻失之暴虐的明成祖朱棣,斥之為「以小民所出之脂膏而啗此番夷之口」。為了阻止自己心目中耗費民脂民膏無數卻無益於國計民生的下西洋工程,以「廉能」而名垂青史、當時還是兵部司局級幹部的名臣劉大夏竟然甘冒「欺君」的殺頭大罪,私自銷毀了鄭和下西洋時積累的海圖、天象、地理等全部資料,以至於明憲宗成化帝計劃重新啟動下西洋時因資料全部被毀而無奈放棄。為了實踐自己心目中珍視生命的理念,明朝監察官員們扼殺了本來前途無量的海路漕運實踐,強令政府株守運河航道。時人和明清史官們盛讚劉大夏此舉是忠君愛民,「陰德不細」(當時劉大夏頂頭上司、兵部尚書項忠語),稱讚扼殺海路漕運是愛惜人命;待到後人明白中國歷史為此付出了何等慘痛的代價時,我們已經噬臍莫及。

  中國歷史曾經為這樣的思潮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損失了數百年時間,今天仍不得不維持繼續趕超;地理大發現和工業革命後爬上世界經濟政治體系王座的西方也因為這樣的思潮而喪失了許多優勢,並將繼續為此付出代價。中國從那麼薄弱的基礎上起步趕超,這麼快就得以躍居世界第一製造業大國,首要原因固然是我國國民的聰明才智和勤奮刻苦,但西方那些打著這樣那樣貌似「正義」旗號的「維權」鬥士們對此所作貢獻同樣不可低估。正是他們的短視主張,使得西方世界在不少方面自廢武功,進而給中國這樣發奮趕超的後來者們創造了機會,我們會不會給我們的競爭對手們創造同樣的機會以至於後悔莫及呢?

  (2013.12.3,僅代表個人意見)

  [1] 【英】安格斯·麥迪遜:《世界經濟千年史》,第30頁,北京大學出版社,2003年。

  [2] 這三本書作者來華時間為西元1549—1575年間(明嘉靖二十八年至萬曆三年),職業分別為貴族高官出身的走私商(伯來拉)和高級修士,在其國內均非窮困潦倒、孤陋寡聞之輩。三本書後由英國人C·R·博克捨(C.R. Boxer)編成合集《十六世紀中國南部行紀》(South China In The Sixteenth Century),中文本1990年中華書局出版。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