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歷史 >> 軼事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彭德懷毛澤東互罵「操娘」 眾人為何不敢言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黨史文苑   作者:曉農   發佈者:智高飛
瀏覽3200次
時間:2013年4月09日 19:18

 

  「百團大戰」持續了3個半月,我方投入105個團20萬兵力,進行大小戰鬥1800多次,共斃傷日軍20600餘人,偽軍5100餘人,生俘日軍 281人,繳獲各種槍支6千餘,火炮60多門,飛機6架,破壞鐵路480公里,公路1500多公里,拔除日偽據點2900多個,摧毀了大批偽政權,日寇華北派遣軍總部不得不發表公報承認「損失巨大」。

  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隨著時間的推移,由「百團大戰」引起的一些不利因素,就漸漸顯露出來。戰役暴露了我八路軍的實力,使日軍從華東、華中增調幾個師團,加強了對華北抗日根據地的進攻,並實行瘋狂的報復;再則我方軍民在戰役中的損失也不可小覷,尤其指揮上的失誤,使129師的傷亡大大超過預計數目。

  毛澤東的考慮顯然比別人更高一籌。雖然戰役獲勝的初期,他曾以中央軍委名義給彭德懷去過一封賀電,講到:「百團大戰令人興奮,像這樣的戰鬥是否還可以組織一兩次?」而在其後的日子裡,毛澤東不但看到了上述的幾個不利方面,還特別注意到一點,就是百團大戰的計劃雖已呈報中央軍委,但未等中央軍委批准,就提早十多天發起行動。這在毛澤東的心目中,就有一個組織原則的嚴峻問題。

  毛澤東在這一時期的對日作戰戰略,依然是以「獨立自主的山地游擊戰」為主,也不排除「有利條件下的運動戰」,這與他注重保存我軍實力,立於不敗之地的思想是一致的。八路軍總部於7月初上報的作戰計劃,是投放兵力22個團(晉察冀10個團、129師8個團、120師4個團),重點是破襲正太路,其次是破壞平漢路、同蒲路北段。後來投入的兵力越來越多,達到105個團。以幾近傾其家底的兵力,投入這麼一場大規模的運動戰,這是毛澤東很不希望的。

  還有一個戰略全局的高瞻遠矚問題。促使彭發動「百團大戰」的另一個原因,是對日軍進攻方向有錯誤的估計。本來日軍的進攻方向是中原和打通粵漢路、湘桂路,以有利於太平洋戰爭。而彭德懷認為日軍要進攻西安,擔心敵軍切斷延安與西南區域的聯繫,成了一種不必要的顧慮。毛澤東後來深深地意識到:如果彭德懷不那麼性急,再熬上半年左右的時間,或等到日軍進攻長沙、衡陽、桂林之後,兵力更為分散時,舉行這個百團大戰,其戰果、意義將大得多,我方的損失則要少得多。綜上所述,毛澤東不由對彭德懷發動這一戰役的動機,發生了某種懷疑,認為彭意在樹立、抬高自己的威望。總之,「百團大戰」在毛澤東的腦子裡留下的就是這樣的印象。

  彭德懷因抗美援朝與高崗多次接觸,對高懷有好感,和高談論過一些中央領導的是非。後對「高饒問題」有所察覺,但沒有及時向中央反映。事後,彭被毛澤東看成「高饒司令部」的人,當成「高饒聯盟的成員」。

  粉碎高崗、饒漱石集團的分裂活動,是建國後黨內第一次嚴肅的政治鬥爭。1952年調到中央任國家計委主席的高崗和時任中央組織部長的饒漱石,權欲熏心,對中央給予如此之高的安排仍不滿足。出於資產階級個人野心的急劇膨脹,他們四處煽風點火,造謠生事,大肆攻擊劉少奇、周恩來,進行了一系列小組織派別活動。高崗還利用各種場合,散佈「軍黨論」,把中國共產黨劃分為「根據地和軍隊的黨」與「白區的黨」,說黨是軍隊創造的,顛倒了黨指揮槍的原則。他還反對黨內設立總書記,主張多設幾個副主席,並有目的地進行拉攏活動,為能夠當上黨中央副主席鋪平道路。

  自1953年12月起,高饒的分裂活動引起了中央的高度注意。是月24日,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批判高饒的陰謀活動。毛澤東在會議上講到: 「北京有兩個司令部,一個是以我為首的司令部,就是刮陽風,燒陽火;一個是以別人為司令的司令部,就是刮陰風,燒陰火,一股地下水。」這一講話指出了高崗陰謀活動的嚴重性,向高崗提出了嚴厲警告。時過不久———1954年2月上旬,黨的七屆四中全會在北京召開,劉少奇代表中央主持會議並作全會報告。針對高、饒的陰謀活動,劉少奇在報告中不點名地說:「如果他們的個人主義情緒不受到堅決制止,他們就會一步一步在黨內計較地位,爭權奪利,拉拉扯扯,發展小集團的活動,真正走上幫助敵人來破壞黨、分裂黨的罪惡道路。」會上,朱德、周恩來,鄧小平、陳雲等都作了發言,嚴肅批評高饒的分裂活動。但是,高崗、饒漱石執迷不悟,不做深刻檢討,不願痛改前非。高崗還以自殺(未遂)與黨對抗。

  高崗、饒漱石的分裂活動,按說彭德懷是不沾邊的。前一段時間,他身在朝鮮戰場,回國後也全身心地撲在國防事業和軍隊建設上。然而在黨內一些領導同志的眼裡,特別是在毛澤東看來,彭德懷應該算「另一個司令部」的人。雖然在七屆四中全會上並未涉及到彭德懷,但在中央相當部分領導的頭腦中,已經形成了這樣的印象。以至於到了廬山會議,柯慶施、陳伯達等人,竟然公開指責彭德懷「充當了高饒聯盟的重要成員」。

  應該說柯慶施、陳伯達這些人對彭德懷的攻擊,並非完全沒有事實,他們掌握到了一定的實際情況。彭德懷與高崗一段時間的確關係較好,那是抗美援朝的緣故。當時彭是中國人民志願軍總司令,高在東北主持工作,前線的後勤供應及許多事情牽涉到東北。這樣一來,兩人的接觸自然較多。高崗對朝鮮前線的各方面支援非常盡力,親自去過兩次朝鮮,這讓彭德懷對他懷有好感。高崗也把拉攏的目光鎖定在彭德懷身上,有意識地與之搞好關係。彭德懷在與高崗的接觸中,確在一些公開場合議論過一些中央領導同志的是非,而耿直的彭德懷,還沒有意識到自己被高崗利用了。至於饒漱石,彭德懷過去沒有與他共過事,素無交往。1952年彭德懷從朝鮮回到北京治病,正好饒漱石也在醫院治療眼睛,兩人免不了有較多的接觸,相處得甚為融洽。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