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歷史 >> 檔案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華國鋒自曝抓捕「四人幫」細節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騰訊    發佈者:zxy
瀏覽2226次
時間:2011年11月29日 15:21

我先提議請葉帥擔任黨中央主席,他德高望重,兩次挽救黨。葉帥則起來說提議要我擔任中央主席、軍委主席。他說,這是毛主席指定你當接班人的,為人實在,講民主,尊重老同志,你應該擔這個重任。

華國鋒和毛澤東在一起的宣傳畫(資料圖)

本文摘自《鄧小平改變中國》,葉永烈著,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吳德是參與粉碎「四人幫」的重要當事人。2004年1月,當代中國出版社出版了吳德口述的《十年風雨紀事》一書,透露了粉碎「四人幫」的諸內情。

吳德回憶說,在為毛澤東治喪期間,我記得大約是9月十幾號,華國鋒、李先念、陳錫聯、紀登奎和我,在國務院後邊的會議室裡議論過解決「四人幫」的問題。當時,華國鋒對我們說:「毛主席提出的『四人幫』的問題,怎麼解決?」我記得紀登奎說,對這些人恐怕還是要區別對待。我們當時都沒有說什麼,沒有再往下深談。我想當時華國鋒是在瞭解我們的態度,準備做粉碎「四人幫」的工作。後來,華國鋒告訴我,他當時已經下了解決「四人幫」問題的決心了。

吳德說,9月26日或27日的晚上,華國鋒約李先念和我談話,交換對解決「四人幫」問題的意見。我表態支持華國鋒的意見和所下的決心,並說解決的辦法無非兩種,一是抓起來,二是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用投票的辦法解除他們擔任的職務。我偏重主張用開會的辦法來解決,說我們會有多數同志的支持,反正他們最多只有四張半的票。在政治局投票,我們是絕對多數,過去他們假借毛主席的名義壓我們,現在他們沒有這個條件了。李先念插話說,你知道赫魯曉夫是怎麼上台的嗎?我說,當然知道(指赫魯曉夫如何利用中央全會的多數,而推翻了馬林科夫、莫洛托夫等大多數蘇共中央主席團委員將其部長會議主席撤職的決定,反而將馬林科夫等打成了集團之事)。隨後,我們分析了當時黨中央委員會成員的情況。我們認識到:在政治局開會投票解決「四人幫」的問題,我們有把握;但在中央委員會投票解決「四人幫」,我們沒有把握。十大選舉中央委員時,「四人幫」利用他們手中的權力,把許多屬於他們幫派的人和造反派頭頭塞進了中央委員會,如果召開中央委員會,在會上投票解決「四人幫」的問題是要冒風險的,採取隔離審查的辦法才是上策。我們一直討論到早晨5點,認識一致了。

吳德的回憶澄清了一個重要問題。他回憶,有人說,抓「四人幫」是葉劍英給中央警衛團和北京衛戍區直接下達的命令。這是沒有的。「我是衛戍區的第一政委,我不知道嘛。」

吳德說,10月2日,我還分別向倪志福、丁國鈺(時均為北京市委書記)打了招呼,明確告訴他們,中央要解決「四人幫」的問題,對他們隔離審查。後來華國鋒告訴我,他曾四次與陳錫聯談過解決「四人幫」的問題,陳支持解決「四人幫」問題。

吳德說,我到陳錫聯那裡時,他正與楊成武談事。楊走後,我向他說明了華國鋒讓我找他的經過(要陳錫聯安排衛戍區部隊交吳德指揮的問題);陳說他已知道,隨即就打電話向吳忠(北京衛戍區司令)交待,衛戍區部隊一切聽從吳德指揮。

離開那歷史性的時刻越來越近。吳德說,10月4日下午,我又被華國鋒找到他的住處。我們再一次全面檢查、研究了準備工作是否就緒,解決問題的環節是否完善的問題。下午5點多,我回家了。可是剛剛到家,華國鋒又來了電話,要我馬上到他那裡。我急忙趕過去,汪東興也在華國鋒家裡。

最後商定:

一、按華國鋒、葉劍英、汪東興已議定的方案,抓「四人幫」由汪東興負責;

二、對遲群、謝靜宜、金祖敏等人的隔離審查,由吳德與衛戍區吳忠負責;

三、中南海內如出現了意料不到的問題,由吳德組織衛戍區部隊支援;

四、由北京衛戍區負責對人民日報社、新華社、廣播電台、中央機關與清華、北大的戒備。

在10月6日那天,吳德與中共北京市委第二書記倪志福、常務書記丁國鈺、衛戍區司令吳忠一起守在電話機旁。

不到9點鐘,汪東興來電話說一切順利。「四人幫」這個惡貫滿盈的反革命集團,就這樣順利地被一舉粉碎了。

吳德說,當晚10點多,中央政治局在玉泉山葉劍英的住地召開了緊急會議,一是選舉華國鋒為黨中央主席;二是討論通過中央16號文件,即向全黨全軍全國通報中央對「四人幫」採取隔離審查與推選華國鋒為中央主席的決定。

華國鋒是粉碎「四人幫」的主角,我很想聽華國鋒談粉碎「四人幫」的經過,從1991年5月筆者採訪了張耀祠將軍之後,便與華國鋒的曹秘書、於秘書多次聯繫,希望能夠採訪華國鋒,請他回憶粉碎「四人幫」的經過。直至2006年5月12日,筆者在北京還與華國鋒的曹秘書通了電話。秘書告知,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華國鋒一直沒有公開談論這一問題。

在2004年第7期《炎黃春秋》雜誌上,我讀到張根生的文章,其中有一段文字涉及這一內容。

張根生是吉林省原省長、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與華國鋒有著多年的交往。

據張根生回憶,1963年10月,任湖南省委書記處書記的華國鋒和李瑞山,帶領省有關部門負責人和各地委書記等33人到廣東省來參觀水利建設和農業生產。廣東省委派當時任省委候補書記的他以及佛山地委副書記楊德元陪同參觀,共有八九天的時間,在相互學習、相互交流中,大家就熟悉了。

1977年秋,張根生調到國家計委、農林部工作,此時華國鋒擔任國務院總理,因此兩人接觸比較多。

1982年5月,張根生因患胸壁結核到北京醫院住院開刀治療。華國鋒因患高血壓、糖尿病也在北京醫院住院,因此在早晚散步時較多見面。他倆也曾進行過一些交談。

近幾年華國鋒到廣東一次,張根生也去了北京兩三次,見面比較多。

1999年3月9日上午,張根生問及當年粉碎「四人幫」的過程,由於是老朋友,華國鋒詳細向張根生介紹了當時的經過情況。

以下是張根生記述的華國鋒的回憶,雖說缺乏細節,顯得粗略,但畢竟是華國鋒親自談粉碎「四人幫」的經過:

1976年是我們黨和國家最困難的一年。「四人幫」在這一年裡瘋狂地進行篡黨奪權的陰謀活動。

9月9日,毛主席逝世,「四人幫」認為時機到了,因此變本加厲。張春橋的弟弟(總政副宣傳部長)親自下到某坦克師活動,上海市再次給民兵發放了大批槍支彈藥。

9月10日下午,我首先找李先念來家中密談,指出「四人幫」陰謀篡黨奪權的野心已急不可待,特請李先念親赴西山找葉帥交流看法、溝通思想。我和葉帥比較熟悉,他是我們黨德高望重的老帥,在部隊有極重要影響,所以我對他非常信任。為提防「四人幫」察覺,李先念於13日借去北京市植物園的名義,然後突然轉向前往西山。當時葉、李兩人由於有一段時間沒交談了,互不摸底,相見時先是寒暄問好,又到院中走走,經過一段交談之後,才轉入正題。

為了穩妥執行這一事關黨和國家命運的重大決策,我還親自和葉帥直接取得聯繫,交換看法,做準備工作。我們兩人一致認為要採取非常手段解決,並找了汪東興談話,思想也完全一致。

當一切準備就緒後,10月6日晚,我和葉帥在懷仁堂坐鎮指揮,由汪東興具體實施行動。

在完成對「四人幫」一夥的逮捕任務之後,便立即通知政治局委員到玉泉山開會。我請葉帥主持,他要我主持先講。我宣佈了「四人幫」已被隔離審查,並著重講了「四人幫」陰謀奪權、瘋狂活動的罪行。葉帥介紹了對「四人幫」逮捕的經過,而且著重講了全黨全軍都堅決反對他們一夥的罪行,在這種特殊情況下,對他們採取非常手段是非常必要的。經過討論,政治局一致表示擁護。

我先提議請葉帥擔任黨中央主席,他德高望重,兩次挽救了黨。葉帥則起來說提議要我擔任中央主席、軍委主席。他說,這是毛主席指定你當接班人的,我已經79歲了,你年紀比我小20多歲,你有實際工作經驗,為人實在,講民主,尊重老同志,你應該擔起這個重任。經過大家認真討論後,一致通過葉帥的提議。這也是臨危受命吧。

TAG: 中央主席 接班人 毛主席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