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書吧 >> 書評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愛從塵埃裡開出花來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新浪    作者:mo   發佈者:bobo
瀏覽266次 時間:2010年12月17日 20:29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景,只影為誰去!

愛是什麼,說不清,道不明。60多年前,張愛玲在送給胡蘭成照片的背後寫道:「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裡,但她心裡是歡喜的,從塵埃裡開出花來。」

張愛玲和胡蘭成的愛情總是被人感慨、歎惜甚至詬病。然而,愛就是愛,沒有緣由。張愛玲,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上海灘的知性女性,一個恃才傲物睥睨世人的才女,用她的一雙慧眼洞穿一切人間世故,冷艷、孤傲,綽約如冰人。然而,在帥氣的胡蘭成面前,她卻是一低頭的溫柔,即便他平庸無奇,即便世人都說胡蘭成不好,即便是胡蘭成因為漢奸罪而被國民政府通緝,在她看來,那只是一個別人貼上的標籤,與她無關,她便輕輕地撕去,扔到世俗的背後。她就愛看他那清的面容,心醉於他那眉宇間能夠溶化一切的溫情。即使是胡蘭成在溫州避難、與另一個女人同居,不再愛她的時候,她還是千里迢迢地追過去,在臨別的深夜,久久地捨不得離去,癡癡地看著胡蘭成。

情到深處無怨尤。滾滾紅塵裡,誰下了愛的蠱?茫茫人海中,誰又喝下了愛的毒?

    喜歡一個人,會卑微到塵埃裡,然後開出花來。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妾身如秋扇,丟棄在西風。不怪西風,西風無意冷落。明年拾起的是似曾相識,曾經依依惜惜,只是流年經不住匆匆的腳步,將我留在當初,讓你我之間隔了半生的距離。緣,在昨天已了,當你不再愛我的時候,也許不是你不愛我,而是你不能愛我。如果明天依然天晴,請你為我珍重那一米陽光,曾經見證過纏綿繾蜷的背影。

在那樣的一個時刻,於千萬人中,於千萬年間,我撐著一把充滿詩意的油紙傘,在幽長幽長的雨巷,在與你擦肩而過的時候,踏上了你的音符,被你擄走了舞步。為什麼是你?是否前世注定的情緣,讓我成為一道風景,攔在你的路口,讓你在不經意間成為我的邂逅?等你,就在這一瞬間,讓百年成為彈指,成為我的宿命;我情願匍匐在塵埃,等你一樣的跌落凡塵,尋你的凝眸,願你的目光能夠綻放出情花朵朵,拈一枝綴在你的胸前,那是我最款款的深情。

    回望高城落曉河,長亭窗戶壓微波。水仙欲上鯉魚去,一夜芙蓉紅淚多。今夜,我依然站在月光雲影下,念想著往日良辰美景。月光化開了我塵封的記憶,眼前依然是你,臨窗吹簫的青衫,那飄逸的清音不小心碰痛了我的淚水,模糊了一地清輝。

    就這樣匆匆別過,此生此世,你回到起點,我走向終點,連同那個時刻的相會,一起抹去,免得時時刻刻的心痛。

    如果情感和歲月也能輕輕撕碎,扔到海中,那麼,我願意從此就在海底沉默。你的言語,我愛聽,卻不懂得,我的沉默,你願見,卻不明白。

     沿著海岸線,遠遠地,你翩翩地走來,眼中帶著戀戀不捨的柔情。明知不是我的約會,我的情思卻在你攝人心魄的眸光裡,意亂情迷在習習海風中,浪花朵朵,與我的歡樂熱情地擁抱。

    悲歡離合,終究將化為寧靜的白雲藍天。遠離了海的喧囂,不再回首張望海灘上淺淺的腳步,不再留戀曾經的款款深情,不再癡迷內心的驚濤駭浪。因為來過,所以平淡;因為愛過,所以從容。

    愛在左,情在右。走在道路的兩旁,我們隨時播種,隨時開花。將這一路的長徑點綴著花香四溢,愛過了,不問左右,有路可走,即便是穿枝拂葉踏著荊棘;有淚可落,然而不是痛苦淒涼。

    即使你已經離開我,你的目光仍然在我的沉默中等候;即使你已經離開我,你的言語仍然在我的心靈敲打著歲月匆匆。

    我仍然是你的行星,圍繞著你的軌跡。即使有一天化為流星,也要追著你,燃燒最後一息光芒。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