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投資 >> 股吧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中央經濟會議對風險的警告十年罕見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21世紀網   發佈者:rongxianqiang
瀏覽4041次
時間:2012年12月19日 12:42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城鎮化政策解讀

12月16日,備受關注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正式閉幕。每年年末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來年中國宏觀政策的重要指針。今年由於中共領導層剛完成交替,外界普遍將此次會議解讀為新一代領導層經濟政策的「亮相」。

不難發現,會議再次對城鎮化濃墨重彩地加以強調,提升到和「保民生」、「調結構」等同等重要的位置。經過細緻比較分析,21財經情報研究員認為,城鎮化內涵不限於重申「城鎮化是擴大內需的最大潛力所在」,更重要的是透露了三個重要信號:

1、城鎮化是內生性需求

從會議之後公報的內容來看,相比會議之前的中央政治局會議的提法,是次會議在「城鎮化是擴大內需的最大潛力所在」之前新添加「城鎮化是我國現代化建設的歷史任務」,「歷史任務」的表述意味著城鎮化是時代發展到當前階段的必然要求,而非人為勉力催熟。

這一信號也印證了在12月10日發佈的報告《為什麼要城鎮化和什麼是城鎮化?》中,21財經情報研究員所指出的:城鎮化其實植根於時代大變革之中,是中國經濟和社會的內生性需求,同時也經過了上下結合長達數十年的醞釀。

2、著重劃定了政府的角色

從21財經情報此前所發佈的系列報告的反饋情況來看,用戶普遍擔憂城鎮化又是一輪政府推動投資大潮的開啟,甚至將之與圈地運動相提並論。市場的擔憂是拜年來投資驅動模式的固定思維所賜。

不過,21財經情報研究員認為,高層的表態已經在顯露出遏制政府投資衝動的信號,比如十八大報告在談及改革時表示「經濟體制改革的核心問題是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係」。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之前籠統地提「城鎮化是擴大內需的最大潛力所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推進城鎮化表露了更多細節,會議連續運用了「因勢利導」、「引導」等詞語(「因勢利導、趨利避害,積極引導城鎮化健康發展」)。對此,21財經情報研究員認為,這表明中央希望在尊重城鎮化發展規律和市場經濟規律的基礎上加以「引導」,而非「大干快上」。

而具體在操作層面上看,會議強調「要構建科學合理的城市格局,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城市群要科學佈局,與區域經濟發展和產業佈局緊密銜接,與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相適應」,意味著政府將做好城鎮化的服務性工作。

3、明確不走過去城鎮化的老路

會議首次提出「要把生態文明理念和原則全面融入城鎮化全過程,走集約、智能、綠色、低碳的新型城鎮化道路」「著力提高城鎮化質量」,21財經情報研究員認為,把生態文明全面融入城鎮化全過程是執政黨對過去發展模式的深刻反思,表明中央希望城鎮化不再走老路,要改變粗放型的城鎮化趨勢,並彌補傳統城鎮化的「欠賬」,也意味著新型城鎮化蘊含著重要的經濟含義,涉及到城鎮化步伐、城市人口規模變化、經濟結構調整和產業結構調整等方方面面。

儘管中央明確不走老路,但是有些地方仍然難以遏制慣有的模式,比如江西日前提出「以建築業助推城鎮化」,雖然江西城鎮化概念當天引來熱炒,但是顯然不可持續。

4、明年城鎮化配套改革有望提速

在會議列出的明年經濟工作六大任務之中,城鎮化佔一席,並位列第四,21財經情報研究員認為,這意味著圍繞城鎮化的各個方面配套改革在明年有望加速推進。會議同時強調,強調要深入研究深化改革的頂層設計,明確提出改革總體方案、路線圖、時間表。

非對稱性漲跌幅夭折地方政府或是罪魁禍首

據觀察,從徵求意見稿的高調宣傳非對稱性漲跌幅,直到該條例的最終難產,半年內上交所在退市條例問題上的出爾反爾讓人感到十分詫異。

7月27日,上交所發佈了《上海證券交易所風險警示股票交易實施細則(徵求意見稿)》,擬將所有ST和*ST等風險警示類股票歸入該板塊交易,同時將漲跌幅修改為1%至-5%。

然而,時隔不到半年,12月16日晚間,上交所新出爐的退市新規,則否定了這一條例,這樣的反覆無常著實讓人錯愕。

而上交所的解釋是,維持原有的5%漲跌幅限制,是為了尊重市場多年來形成的交易習慣、方便投資者交易。

反覆無常的政策,最終買單的依舊是中小投資者。此前,7月27日發佈非對稱性漲跌幅新規之後,ST板塊連續數日出現集體恐慌性殺跌。

然而,關於退市制度耐人尋味的地方還不僅如此。退市新政以及上交所宣佈的擬設風險警示板,幾乎為滬深兩市瀕臨退市的個股「關上了一扇門」。但此後不久,深交所隨後多次強調「主動退市可優先安排重新上市」之說,又為它們「開了一扇窗」。

深交所的表態一出爐,市場爭議頓起。有投資者表示,退市了又可重新上市,與現在ST股暫停上市後重新恢復上市有何區別?

業內人士分析稱,「折騰來折騰去,退市還是一紙空文,結果是有些ST股被錯殺,持有ST股的投資者慘遭『中槍』而已」、「是否會造成企業上市圈錢,待融資困難後退市,之後再重新上市圈錢的惡性循環?」

不過,這一切似乎早有跡象,6月28日,在滬深交易所主板退市制度正式出台之時,便有業內人士分析稱,退市制度在四個方面明顯有寬鬆:

一、新股發行普遍存在嚴重超募現象,淨資產連續三年為負的退市標準拖長退市標準;

二、淨資產、營業收入、審計意見類型等三項退市指標,將從2012年算起,以往記錄全不算數。也就是說,未來三年,不會有一公司因為新標準退市。

三、復牌標準太低。淨資產必須為正數,這樣的復牌標準形同虛設。

四、退市三年後,重新申請上市的必要條件之一是,淨資產為正數,而且未分配利潤可以是負數,標準太低,不利於制度公平。

那麼管理層制定退市政策的時候,為何會呈現出這種搖擺不定、出爾反爾的行徑呢?據21財經情報研究員觀察,來自於地方政府的阻力或許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早在7月11日,21研報中就曾發表過題為《三大阻力或使證券業改革淪為空談》的文章指出,退市制度難以執行,有一個很大的阻力在於地方政府。如果企業退市了,企業很可能因此而破產。

所以對於ST公司,地方政府更願意通過補貼來維護公司的生存,或通過重組來使公司獲得新生。如果企業退市了,地方政府就面臨著職工再就業的壓力。

綜上所述,退市制度的出爐最終讓市場失望的根本原因,或許在於地方政府的力量介入證監會政策制定過程。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