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歷史 >> 軼事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盤點美國軍校中的中國留學生們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人民網    發佈者:飞虎
瀏覽1105次 時間:2012年12月17日 21:20

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在1904年至1937年之間,中國有一些留學生、華僑在美國接受軍事教育。他們的數目不很大,歸國後,命運較為相似:投身軍界的,大處於邊緣地位,除了溫應星、孫立人等少數幾個「名人」之外,絕大數軍事留美生在歷史中湮沒無名。本文摘自《溫故》,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作者:季我努。

美國退還庚款與清華大學

庚款留美是中國近代留美的高峰。它的實現實在來之不易,中國駐美公使梁誠和美國傳教士明恩溥居功至偉。1904年,梁誠與美國國務卿海約翰交涉庚子賠款償還方式時,海約翰無意間說了一句話———「美國所收庚子賠款原屬過多」。這句話被梁誠敏銳地捕捉到了。當時美國分到的庚子賠款數目大約是三千兩百多萬兩,折合美金兩千四百多萬元。於是梁誠便在美國多方遊說,要求美國退還「不實之款」。兩年之後,明恩溥到白宮晉謁西奧多·羅斯福總統,要求用這筆款項吸引中國學生到美留學,並拿出一部分在中國辦學校。於是羅斯福總統向國會提出建議,於1908年獲得批准,美國退還半數庚款,用於資助中國學生赴美留學。

1909年,清政府成立肄業館和游美學務處。肄業館也就是後來的清華學校。清華學校是留美預備學校,也就是清華大學的前身,校方宣稱他們的畢業生的教育程度要達到美國最好的大學的二年級學生的水平。從1922年開始,美國的大學承認清華大學畢業生的教育程度相當於他們的大三學生。「弱勢」的軍事留美生

清華官費是中國學生留美的主要途徑。但是除了這支「正規軍」外,還有很多散兵部隊,比如說各省官派到美國留學的學生,還有大批社會上層人士的子弟到美國自費留學,他們也可能獲得了美國大學的獎學金。

清華的學生絕大多數也來自社會上層庭。這些來自中國城市精英階層的青年,受過比較系統的「中學教育」,觀念開放,充滿活力。出身於名門望族的他們,卻受到種族歧視的陰雲的籠罩。好在美國的教會「慈悲為懷」,美國的長老會和衛理公會有很多對中國學生友好的信徒,他們很願意做中國留學生在當地的監護人。總體而言,官費中國留學生在美國獲得了良好的生活待遇,只有少數自費留學生需要打工。

他們當中的極小部分人,選擇了軍事專業,清華畢業生是軍事留美生的主體。

西點軍校中的中國留學生

從晚清至抗戰爆發的數十年間,中國有十個留學生得以進入西點軍校學習,八人得以畢業。西點是美國國立的專門軍事高等教育機構,招生嚴格,美國人想進入也非常困難。為了讓西點校方接納中國留學生,美國國會專門通過了一個法案。

西點軍校的目標是培養「成為未來美軍領袖的職業軍官」,畢業生基本上都從軍,只有13%的在民間求職。因為培養目標是在正規軍中服役的軍官,所以西點對於學生的社會技能方面訓練不多,通識教育的時間很有限。

西點的數學和工程學當時在美國是一流的,文科的課程設置只有經濟學、管理學、歷史學以及外語,這些文科課程都是和軍事密切相關的。美國實行的是軍民結合的雙重軍事教育模式。美國除了正規軍外,還有龐大的國民警衛隊。國民警衛隊相當於美國的民兵,但他們的軍事素養要遠遠高於其他國家的民兵,國民警衛隊的官兵在平時保有自己的裝備,定期進行訓練,其指揮官大都接受過正規的軍事教育。平民大學的軍事專業畢業生很多都成為了國民警衛隊的軍官。一些民間軍事院校培養的學生質量相當高,比如弗吉尼亞軍事學院出的將軍比西點還多。平民大學的軍事專業學生的通識教育課程相當完備。

巴頓將軍的同班同學溫應星

中國最初進入西點的兩個留學生是1905年從弗吉尼亞軍事學院轉學進來的,美國國會出面,西點校方在學籍註冊上給他們開了綠燈。其中之一是溫應星,他是上海南洋公學1901級學生,1904年到美國官費留學。他和小喬治·巴頓是兩校校友。巴頓1903年進入弗吉尼亞軍事學院,他於1904年進入弗吉尼亞軍事學院。巴頓1904年轉入西點,溫應星於1905年轉入西點。由於巴頓成績不好,留了一級,於是兩人成為同一屆的同學。

溫應星在他們那一屆同學當中是名人,他性格隨和,深受同學歡迎。這一點和他在弗吉尼亞軍事學院時一樣,他的轉學評語上就寫著「人緣極佳」。1909年,溫應星順利從西點畢業,他是首位從西點畢業的中國學生,他的排名不是很靠前,全年級一百零四個人當中排名第八十四,笨鳥先飛的巴頓後來居上,居第四十五位,溫應星排名靠後的主要原因是英語成績不夠好,他的專業課成績還是相當突出的,實用軍事工程單科成績排名全年級第二。

除了巴頓之外,溫應星的同班同學將星雲集,據西點同學錄記載,該班出了四位上將、三位中將、八位少將、十三位准將,共二十八位將領。溫應星在國民黨軍當中以中將退役。上將當中除了以蠻幹出名的小喬治·巴頓之外,還有後來官居美國陸軍地面部隊司令的雅各布·德弗斯。溫應星與他們兩位私交甚厚,1958年,旅居美國的溫應星和德弗斯為他們的同班同學約翰·李中將(二戰地中海戰區美軍司令)扶靈,十年之後,德弗斯又主動為溫應星扶靈。名列前茅的中國西點生

西點的淘汰率很高。不過絕大多數中國畢業生表現相當出色,主要是因為他們的文科得分相當高,這與他們從小在中國接受的儒學啟蒙教育分不開。他們有著比較深厚的文科知識背景,只要在其他科目上不出岔子,肯定在班級裡名列前茅,這讓中國留學生在西點贏得了尊重,當然也不僅僅是儒家教育的功勞,很多人在出國前在清華接受了廣泛的中西學洗禮。

清華的畢業生王賡(1911屆),出身上海商人家庭,在密歇根大學、哥倫比亞大學攻讀工程學學位,1915年又在普林斯頓大學取得文學學士學位,之後才轉入西點軍校。這位絕對的高材生,原本打算再到哈佛讀研究生,思前想後,還是決定投筆從戎。既然想從軍,當然去最好的學校了。1918年,他從西點畢業的時候,在全年級二百二十七名同學中,名列第十二,而且拿了雙學士。王成志,南洋公學1916年畢業生,在哈佛和麻省理工學院轉了一圈之後,轉入西點。畢業時,他在1922級學生當中,名列第十四。1918屆畢業生張道宏,在轉入西點之前,先在克拉克大學獲得了歷史學學位,並輔修了政治學和社會學,只用兩年。他在西點的畢業成績較其他前輩稍差,1924年畢業時,在全年級二百九十八人當中排行一百七十九。曹霖生,上海人,1918年畢業於西點軍校,隨後回國,在清華大學任體育系主任。王之1926在威斯康星大學攻讀管理學和歷史學學位,1928年又在諾維奇大學取得歷史學學位。王之是唯一一位在美國的兩所軍校都取得學位的中國留學生。王之到西點上學富有戲劇性,當時一位中國的學生在西點念不下去,為了顯示「中國人不是都不行,而是有很行的」,王之報考西點,純粹出於愛國心,就是為了要證明「中國人很行」。這個「很行」的傢伙,胡佛總統親自給他寫了推薦信,還有國會議員出具的推薦信,剛念完了諾維奇大學,接著念西點。王之1932年從西點畢業,成績優異,在二百六十六個同學中排行第十二。

諾維奇大學的中國留學生

諾維奇大學就是國內很多軍迷朋友津津樂道的「諾維奇騎科學校」。實際上它並不是軍校,更不是騎兵專業的軍校,它是一所實踐著「寓兵於民」理念的綜合性的平民大學,騎兵專業是其招牌專業。很多中國留學生通過美國的「後備軍官訓練計劃」轉入諾維奇大學,學習騎兵專業。

它是美國最古老的私立軍校之一。它的建立者奧爾登·帕特裡奇畢業於西點軍校,先後擔任西點的教授和校長。帕特裡奇是美國最偉大的軍事教育家,他的理念就是培養「平民士兵」,高校既要為和平時期提供建設人才,又要為戰爭儲備軍事人才。離開西點之後,他在故鄉佛蒙特州的諾維奇創立了「美國文學、科學、軍事學院」,通稱美國文理軍事學院,也就是後來的諾維奇大學。

對於有志於學習軍事的中國留學生而言,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美國在這個方面對中國留學生並無任何歧視。「後備軍官訓練計劃」對於那些家境比較貧困、有志於在軍中出人頭地的中國留學生來說,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一旦被錄取,至少他們不必抽出大量的時間在上學期間和假期當中打工了。

出路也不錯。後備軍官培養計劃,陸軍主要培養旅至連級指揮員和參謀人員;空軍主要培養大隊以下的指揮員和參謀人員;海軍主要培養少校、中校級指揮員和參謀人員;海軍陸戰隊通常將學員與海軍學院混編,在海軍艦艇上實習,其最優秀學員可以被分配到師一級作戰單位。如果選擇留在美國,參加陸軍和空軍的後備軍官培養計劃的留學生,畢業後立即可以轉為美國現役軍人,而參加海軍的後備軍官培養計劃的中國留學生,畢業後立即可以獲得海軍少尉軍銜,而且美國的海軍陸戰隊還搶著要他們。

除了孫立人將軍的好友王之中將之外,諾維奇大學比較知名的中國留學生還有曾慶集,他作為高級進修生轉入諾維奇大學,專攻騎兵。1930年,他又轉學到要塞軍事學院,並從要塞軍事學院畢業。

弗吉尼亞軍事學院的中國留學生

弗吉尼亞軍事學院在美國被譽為「南部西點」,它建立於1839年,是將軍的搖籃,從這裡走出的將軍比西點還要多。它是中國留學生在美國學軍事的首選,雖然它的淘汰率也很高。有四十三位中國留學生曾到弗吉尼亞軍事學院深造,畢業率只有44.2%。

和西點一樣,弗吉尼亞軍事學院老生欺負新生的現象屢見不鮮,在這兩個學校,「欺生」行為成為了不成文的規定。1905年進入該校的第一批中國學生不堪忍受老生的欺辱,憤而寫信給清政府設立在華盛頓的公使館,提出抗議,並要求退學。公使館覆信給他們,對他們表示支持,並告知他們:公使館方面將要求弗吉尼亞校方出面干預此事,公使館將給學院校長斯科特·西普准將發照會。

二十年後,孫立人正好從弗吉尼亞軍事學院畢業,他在該校整整待了三年。作為中國國家籃球隊主力選手的他,同樣得到了老生們的「悉心關照」。

要塞軍事學院的中國留學生

要塞軍事學院也是中國留學生學習軍事的重鎮之一。由於要塞軍事學院地處南卡萊羅納州的查爾斯頓,該州在美國南北戰爭時屬於南方蓄奴州陣營,在20世紀上半葉該州對有色人種還存在歧視現象,當地的某些白人對中國留學生不太友好,將中國人當成有色人種看待。中國留學生在要塞軍事學院遭受了一定程度的種族歧視,他們創立了「大同俱樂部」,進行了思想上的反省。

要塞軍事學院是美國六大高等軍事院校之一。它建立於1842年12月20日,當時位於南卡萊羅納州的查爾斯頓的馬裡恩廣場。建立的最初目的是為了保護鄰近地區的軍火庫和相關軍事設施。它於1843年3月2日正式開學,只有二十名學員。等到了中國留學生來要塞軍事學院學習的時候,在校生規模已經超過七百人。它仍然是一所平民大學,其教學理念是培養接受大學通識教育、身體強健、熟悉軍事的複合型人才。它的特殊之處在於它的學生名義上是南卡萊羅納州國民警衛隊的成員,因為它在成立之初是一所帶有警衛部隊性質的學校。所以,比起其他平民大學來說,要塞軍事學院更加注重軍事訓練,尤其是體能訓練。久而久之,軍事訓練項目成為了它的招牌。

要塞軍事學院接收中國留學生,讓他們在接受完備的文科教育的同時,學習西方的戰爭藝術。在此學習的中國留學生,除了軍事課程和操練以外,還得應付排得滿滿噹噹的文化課程。他們和白人學員一起,在閱兵場操練,在食堂吃飯,每天要接受上面的抽查,被強制參加體能訓練。要塞軍事學院是中國留學生學習軍事的好地方,這裡學風紮實,可是有一樣令留學生們無法忍受,他們在查爾斯頓被視為有色人種。不僅白人們這麼看,黑人們也這麼看,黑人對他們表示歡迎,因為他們上白人才能上的要塞軍事學院。中國留學生對種族界限有著清晰的認識,他們有些人上要塞軍事學院是出於逆反心理,目的就是為讓美國白人看看,「中國人可以在那佔據一席之地」。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今日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