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投資 >> 樓市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世行前行長:美國人一般快到30歲時買房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網易    發佈者:哈達
瀏覽1350次
時間:2012年12月16日 15:26

2013網易經濟學年會今日在北京舉行,論壇上,一名現場服務禮儀向世界銀行前行長、美國前副國務卿佐利克提問,「美國大學生一般畢業幾年之後買房」。佐利克以自己舉例回答,我也畢業之後,買第一個房子的時候是在20歲末,也就是接近30歲的時候。這對於美國人來說應該是比較常見的。

佐利克稱,美國現在房地產市場比過去五年、六年更加便宜了。總體美國的房屋所有率,如果正確的話,應該是在比較低的水平,對於有些人來說,可能是要租,應該是低於60%的。所以如果他們要在20多歲的時候可以買,其他的人可能要等幾年,看看他們是不是需要其他的開支,例如有了家庭之後的開支。如果我去估計,從我自己的情況來看,因為我也是畢業之後,買第一個房子的時候是在20歲末,也就是接近30歲的時候,這應該是正常的,對於美國人來說應該是比較常見的。

以下是文字實錄:

主持人:

非常感謝,大家從不同的緯度說我們現在對於中國經濟發展到今天,尤其是前所未有的遇到了這麼困難的時期,甚至是在信心方面最近十年前所未有的局面,也包括張維迎先生剛才提到的企業家精神,我們最近一段時間看到了更人紛紛消沉下去,消沉之一的跡象就是移民,一個非常不好的跡象,為什麼企業家精神遭到了一番抑制,我覺得背後有很多很多原因。

剛才我提到的紙條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這個問題提得很好,是提給佐利克先生的,她說:

「我是現場服務的一名禮儀,我想問,美國的大學生一般畢業幾年之後能買到自己的房子?」

佐利克:

實際上也是有非常多區別的,因為美國的市場是一個市場經濟體,我們也在這個國家有非常多自由的流動,而且有些地方可能比其他地方昂貴一些。由於我們現在在房地產市場的問題,目前可能比過去五年、六年更加便宜了。我認為,總體美國的房屋所有率,如果正確的話,應該是在比較低的水平,對於有些人來說,可能是要租,應該是低於60%的。所以如果他們要在20多歲的時候可以買,其他的人可能要等幾年,看看他們是不是需要其他的開支,例如有家庭的話。如果我去估計,從我自己的情況來看,因為我也是畢業之後,買第一個房子的時候是在20歲末,也就是接近30歲的時候,這應該是正常的,對於美國人來說應該是比較常見的。

但是我還想補充一點,您剛剛在這裡所提出的一個討論是非常令人激動的,因為你所說的各個不同的改革趨勢和它的渠道是需要的。

主持人:

非常感謝,用自己的例子也能告訴我們,我們只能知道,在世界各國,只要你在大城市買房是不容易的,這是一點。我們還看過一個世界平均買房的年齡,可能在大城市當中,平均擁有自己住宅的年齡是在28歲,但是北京這個年齡要提前,非常奇怪,北京這個年齡大概能提高到26歲左右,有很多很多的原因。今天提問這個女孩兒,因為我不知道是誰,但是我想她的歲數應該就在這個範疇左右,25歲、26歲,可能大學畢業時間不長,如果是剛剛畢業的話,可能是在23 歲。她其實問的問題就是您剛剛回答的,她非常想知道你怎麼看中國的房地產,你認為中國的樓市是健康的嗎?是什麼導致我在北京買房這麼難?這是一個社會學的解決問題,在北京買房對於男人來說是非常困難的,對於女孩兒來說,買房的渠道比男人要多,這個城市主要是讓男人更靠譜。我非常想問,你怎麼來看這個問題,中國樓市是否健康,為什麼在北京買房這麼困難,由世界銀行前行長來回答,非常有意思。

佐利克:

首先有一點,中國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鬥爭我就不介入了。我們知道,這部分人群這麼大,我們可能還是在其他專家當中可以更進一步的說到中國房地產的事情。我認為已經經歷的一些討論來說,包括厲教授還有其他專家所提到的,強調的,如果我們不能夠創造出一個體系,這個體系能夠有非常清楚的,如何可以獲得這些所有權,包括城市人還有農村人,可能會有一系列的扭曲。這樣的話,這些扭曲會讓整個市場信號不清晰,可能會使一些投資集聚在某一個領域。剛才討論到了國企的問題,剛剛我們也聽到有很多國企都是在房地產上投資,唯一的原因就是他們有非常大的利潤,也許他們有一些壟斷或者是寡頭的地位,這樣的話,成為市場上的扭曲,可能會在這個市場總體來說也會帶來一些風險和泡沫。

總體來說,在城鎮的地區,主要是取決於土地的可能獲得性,包括成本,包括融資的成本,投資的成本。這樣的話,當我們說到城鎮化問題的時候,需要考慮的不僅僅是建設一些基礎設施或者是房屋,同時還應該考慮生活品質和環境方面的問題。

在世界銀行當中我們也看到了非常多城鎮當中的交通體系,包括在中國很多城市,當我們在有些城市的時候,有時候大家對地鐵並不感興趣,或者是其他的交通工具,但是當我們跟他們共同努力,讓他們能夠理解建立這些公共體系之後,我們實際上也能夠隨之建立起很多社區,這樣的話,就能夠影響到整個社會生活各個方面流動的方式。實際上在很多城市,包括興起的城市,北京也應該看到城鎮化佈局不僅僅是建立的過程,而是大家希望,無論是環境還是其他的生活方式,這樣的話,才能推進總體創新的過程。

我同樣同意剛才所聽到的一個觀點,我們在關注城鎮化的過程當中,它並不是全效的,因為我們知道從上而下的情況,不僅僅是自上而下由政府來說要這樣做,那樣做,政府要創立的是一個框架,需要建立起一個體系,需要建立起法律的方面和框架,一旦我們有了非常清晰的規則和法律的話,我們的私營部門也會帶來一些發動的動力,而在過去的30年當中已經看到了它的這種變化,我們需要這種創新和創新力來提高中國人民的增長。所以我們現在有非常多的資源,這是在其他地方無可比擬的,我們有非常多年輕的人,聰明和有智慧的人,所以我們需要有正確的體系來創造,正確的鼓勵和激勵,無論是國企還是其他的方面,我們依然還是有非常多的勝利。

從剛剛討論當中瞭解到,我們下一代的改革還是要把重心放在政府是關鍵的角色,但是他的角色是要創造各種不同的物權法,或者是法律,包括框架,有些在金融市場上的情況,而不是在某些決策上進行過多的干預。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