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生活 >> 婚戀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我成功攔截了小三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雅虎   發佈者:SalviNg
瀏覽993次 時間:2012年12月15日 15:29

 

只有親身經歷了婚姻滄桑人,尤其婦女,比如像我這樣的人,才能具備一種言說婚姻的自信和坦然。我在這裡公開自己的隱私,不是販賣,也不是作秀,而是發自肺腑地向所有關注庭的人傾訴……

在已經過去的10年中,我的婚姻經歷了兩次地震,丈夫雖然曾跨越家園的「籬笆牆」,但最後還是戀戀不捨地返回了家園。

這10年,我從少不更事的少婦漸漸變成比較成熟的中年婦女。在婚姻狀況最糟糕的時候,我沒有使用「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傳統方法挽救前程未卜的婚姻。我一直告誡自己:「要做美婦,不做怨婦。」我心裡只打定一個主意,那就是:我的婚姻底線是60分,如果降到底線以下,我就會啟動放棄程序;反之,我願在丈夫身上繼續用情。

第一次「抗震」:巧破丈夫婚外情

結婚那年,我26歲,丈夫29歲。

在此之前,我們是省戲劇專科學校的校友,我讀舞台美術系,他讀表演系。在旁人的眼裡,我們是很般配的一對。我也這麼認為。

婚後,我曾就「何時生孩子好」徵求丈夫的意見,丈夫答:「隨便你,聽你的。」第二年,我們有了一個女兒

這年一切很順利,我和丈夫被分配到同一個劇團,我被評為二級燈光師,丈夫則越級被評為一級藝術家。

那兩年,丈夫有點紅,主演了好幾出舞台劇,有一批「追星族」老是圍著他轉,其中有一個俏麗的少婦對他特別瘋狂。那少婦姓陳,我們管她叫「陳靚靚」。

陳靚靚做房產生意,離異獨居,很有錢,對戲劇特別癡迷,是典型的「票友」,只要我丈夫上台演出,她不但每場必看,而且演完了還花不菲的錢購買最好的鮮花親自去後台獻給他。她對我丈夫的要求怪的,一會兒讓他在她的圍巾上簽名,一會兒又讓他在她的手袋上簽字。有時,我丈夫出演的劇目上座率不高,她就掏腰包買下幾十乃至上百張票贈給親戚朋友,甚至送給那些素昧平生的、渴望看戲而買不起票的觀眾。她還喜歡慫恿受她恩惠的人在場子中大聲喝彩,以提升我丈夫的人氣。我丈夫呢,見有人捧場,自然格外高興。

如果事情僅僅限於此,我也不會犯疑吃醋,至多暗地裡讓自己保留敏感。然而,後來情況越來越不對勁:陳靚靚連自家的生意也扔下不管,整天圍著我丈夫轉,她開著一輛私家車像跟班似的,幾乎包了我丈夫的日常出行--演出前到家裡來接他、散場後送他回家,常常一頓宵夜陪我丈夫吃到凌晨三四時。有一次,我丈夫到東北巡迴演出整整兩個月,她從頭到尾陪著他。劇團裡有人向我通風報信:他們兩個單獨出外開房過夜啦!試問:這種事攤在做妻子的身上,誰能不暈?

我反覆告誡自己:第一,要沉住氣,以靜制動;第二,騎驢看唱本,邊走邊瞧;此外,對我丈夫的風言風語,既不能不信,也不能一股腦兒全信。我從側面瞭解到,丈夫巡迴演出時只在外頭賓館開過一次房,而陳靚靚的確去過他那兒。

丈夫回家不久,大概是第六天吧,我安排女兒睡下後一臉平靜地問他:「你這次去巡迴演出,陳靚靚也跟去了嗎?」丈夫有點不自然地回答:「是啊,是啊。她去勘察那裡的一塊待開發的地皮。」

我敲山震虎:「我聽說你在外頭賓館開了個單間,是自費的還是由單位報銷?」

丈夫緊張了,趕忙解釋道:「因為第二天當地的主要領導要來觀摩,我怕與大夥一塊睡集體宿舍會影響休息,才到賓館開單間的。這事,我向團長匯報過。」

我笑笑:「有沒有人給你送夜宵?」

丈夫也笑了,說:「哪有呀?就是陳靚靚路過進去坐了坐。不過,她只坐了一會兒就走了。」

我想,這火力已足夠了,沒必要再刨根問底,因為他畢竟是我丈夫,而不是賊!

過了幾個月,又發生了一件事。這事與世間所有俗套的故事差不多。

那次,上級派我去新疆出差,我提前回家了。一進門,我就看見了陳靚靚,而且她就在臥室裡。驟然看見我,陳靚靚和我丈夫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很不自然,陳靚靚一臉尷尬地匆匆向我告辭。儘管我平時努力表現淑女的風範,但這次身陷尷尬境況的我未能免俗。我看了看床(只有床才能提供準確無誤的信息),床倒是不太亂,儘管留下人坐過的痕跡,但被子疊得比較整齊。

這次,丈夫的表情沒法平靜了,他吞吞吐吐地反覆解釋:「沒事……她只是過來借幾張唱片。她剛來,你就進門了。」

我很嚴肅地說:「我不接受你的解釋,因為唱片放在客廳裡。」

接下來的好幾天,我的臉色陰沉沉的。丈夫心裡明白:不吐實情恐怕過不了關了。一天夜裡熄燈躺下後,他鼓起勇氣向我承認,那天他倆確實擁抱過。我聽後很想大聲追問:「如果不是我回家,接下去會發生什麼?」可我還是克制住了。儘管這種假設有可能發生(或已經發生),但我目睹了幾分事實就只能說幾分話。我只回了他兩句話:「第一,你要自重,因為你是有家室的男人;第二,今後在家裡接待女賓,應該在客廳裡。」丈夫「諾諾」連聲,對我非常謙恭。

事後,丈夫在我面前甚至有一種以前不大有的慇勤。

打那以後,陳靚靚再也沒有登門「拜訪」我丈夫了。再後來,我聽說她對我丈夫不再像從前那麼狂熱了,已經迷上了另一個越劇男旦,移情到那男旦身上去了。

這次家庭「地震」,可以說「和平解決」了。我沒有讓夫妻之間的冷戰持續太久,因為我不想「痛打落水狗」。不過,我不得不給我們的婚姻扣分:倘若以前是100分,那麼,這事發生後只能打80分。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