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書吧 >> 書評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寫給無神論者》:可為世俗社會所用的宗教智慧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中華讀書報   發佈者:rongxianqiang
瀏覽1177次 時間:2012年12月10日 19:38

《寫給無神論者》,[英]阿蘭·德波頓著,梅俊傑譯,上海譯文出版社2012年5月第一版,30.00元

自17世紀以來,自然科學躍進式發展,對各種神魅世界提出了嚴重挑戰。很思想斷言,宗教迷信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科學和理性的曙光即將普照大地。近代中國史上不少思想家聲稱宗教很快將被統統掃進垃圾桶,為此甚至不惜以國家力量強力摧折。然而據調查,在科學昌盛的今天,中國竟然有三億人口有宗教信仰的。宗教的魅力何在?

在《寫給無神論者》一書中,英倫才子阿蘭·德波頓開門見山就說:「關於任何宗教,人們提出的最無聊、最徒勞的問題當數,它是否是真的。……按照上蒼欽賜這樣的定義,當然沒有一個宗教是真的。」如此斬釘截鐵的答案,自然未免粗暴了點。現在那麼多人有信仰,他們是真的相信他們的神是存在的。而且從哲學上說,科學迄今為止並沒有確定無疑地否定了神的存在。撇開這個不論,無神論者在今天事實上還是佔多數,因而「真正的問題卻不是上帝存在與否,而是一旦你確定上帝顯然並不存在,又該如何自處」。「上帝或許已死,然而,曾經促使我們樹立起上帝的那些迫切問題依然困擾著我們,仍在要求我們拿出求解方案。」德波頓認定,宗教很好地回應了人類的一些根本需求,現代世俗社會卻未能有效地應對,因此我們應該返回來去理解宗教的回應方式,從中汲取智慧。全書從群體、和善、教育、溫情、悲憫、視角、藝術、建築、體制這些角度去重新挖掘宗教的智慧,以為世俗社會所用。

撇開作者對宗教如何用建築、場所、儀式等形式來傳輸理念、感召信徒的討論,我特別看重他借助宗教理念對自由主義的某些基本理念的反思。這些反思未必正確,但是因為自由主義的基本理念已經成為不言自明、似乎不需反思的僵死教條,這樣的反思就難能可貴,對於每個開放的自由主義者來說,這種反思就更有價值。

基於政教分離這一基本原則,自由主義認為公共權威無權干預道德,也不應該在公共空間中展示勸人向善的內容。與此相反,傳統宗教尤其是基督教卻費盡心思營造道德氛圍,勸誘人們相互促進道德。自由主義之所以認為公共空間中應保持道德中立,是因為它相信價值是多元的,無人可以保證他所主張的就一定是正確的,因而就不會賦予任何人道德干涉的權力,轉而主張把選擇權交由每個當事人。「你算老幾,來告訴我該怎麼做?」面對這個憤怒的問題,現代自由主義常常覺得無言以對,因為似乎只有超自然的存在才有此權力。可是信教者的回答未必是上帝,也可能是「一個同樣的罪人。」這是一個可供自由主義借鑒的答案。自由主義這個主張背後,還有另一個預設是,每一個18歲以上的成年人都是理性主體,有自我選擇的能力。但這個預設事實上是站不住腳的,它對人性的看法顯然過於樂觀了。德波頓說:「有鑒於人類情不自禁和任性無常的秉性,對自由的此等呵護未必能滿足我們內心最深切的期待」,「自由主義者在執迷於自由時卻未能看到,我們自小就需要他人的約束和引導,這種需要很大程度上延續了下來,因此,我們實可從家長主義安排中獲得諸多啟示。將人視為足夠成熟,乃至可以完全隨心所欲地為所欲為,這本身就缺乏善意,最終恐怕也不會給人自由。」

與此相關的是現代教育的一些基本缺失。現代教育遭受最大的批評就是只培養嫻熟的律師、醫生、工程師,而不是打造有能力、有修養的人。造成這種結果的因素當然很多,但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在於對人性的過度樂觀。世俗教育假定每人都擁有一定的良知和心靈平靜能力,並以此作為教育出發點,因此教育的重心在於客觀知識的傳承,並不力圖去回應人類的心靈問題,這也是現代人文教育地位尷尬的原因之一。而基督教相信,人本質上是絕望、脆弱、易受傷、有原罪的動物,總是處在憂慮和渴望的邊緣,備受人際關係的折磨,對死亡的降臨深感恐懼,而最主要的是需要上帝。因此,基督教的教育從一開始就關注世人迷茫的內心世界,它的核心任務就是「培養、確保、撫慰、引導我們的靈魂」。作者相信,一定程度的急切說教,是一種需要而非一種侮辱,因而他主張現代人文教育應該開設一些諸如獨處、重新思考工作、改善與孩子的關係、重建與自然的聯繫、面對疾病等等課程。也唯有如此,世俗的人文教育才能逃離無法回答「有什麼用」的尷尬處境。

正是因為基督教強烈的原罪意識,它對於人類的脆弱和苦痛體察得更為深入。不僅是基督教,一切訴諸超自然力量的宗教信仰,相較於現代自然科學以及建立在實證基礎之上的種種社會理論,對於人類面對的苦痛、無奈回應也更為有效。安德森在《想像的共同體》中指出,世界上主要的宗教「對於人類苦難的重荷,如疾病、肢體殘廢、悲傷、衰老和死亡,具有充滿想像力的回應能力」,「為何我生而為盲人?為何我的摯友不幸癱瘓?為何我的愛女智能不足?宗教企圖做出解釋。包括馬克思主義在內的所有演化論/進步論形態的思想體系的一大弱點,就是對這些問題不耐煩地無言以對。」即便是那些難以解釋的偶然悲劇,有的宗教也繼續嘗試回應。在《寫給無神論者》一書中,德波頓特別挑出舊約中約伯的故事來指出,基督教力圖讓人明白,苦難不是人類可以完全理解的事,人類在宇宙中總只是一個極為渺小而短暫的存在,一己的苦難更是微不足道,「上帝的建議是,不要強調自己多麼重要,受了多少委屈,也不要一心想著去改變個人的屈辱,我們應該努力去理解並且欣賞自己本質上的微不足道。」德波頓接著說:「在一個無上帝的社會裡,生活中的重大危險就是,它缺乏對超然存在的提醒,因此,一旦遇到掃興的事情乃至最終的毀滅,我們難免手足無措。既然上帝已死,人類便增加了站到心理舞台中央的風險,而這點對人類恰恰是有害的。」

縱觀全書,德波頓借用宗教反覆提醒我們,每一個人都只是一個卑微的、有缺憾的存在。遺憾的是,在理性主義、進步主義的鼓舞下,我們常常忘記這個事實。德波頓作為隨筆作家,在該書中處理的卻是相當前沿的學術問題,美妙的文筆加上優秀的翻譯使該書可讀性極強,讓人不忍釋卷。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