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文匯資訊 >> 資訊 >> 社會 >> 百態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方舟子別名堂吉訶德 最大戰果是遍體鱗傷

收藏 發給朋友 來源: 新京報   發佈者:lancaofengge
瀏覽778次 時間:2010年9月05日 05:31

  方舟子這個名字,已成為上周爆炸性新聞的代名詞。

 而在過去的10年中,與他的名字相關聯的轟動性新聞層出不窮,朱涵事件、朱蘇力招生事件、民工打磨漢芯事件、肖傳國事件、西安翻譯學院丁祖詒事件、四川大學中國科學院院士魏於全事件、東南大學校長及中國工程院院士顧冠群事件、披露「肖氏反射弧」未獲國際公認、清華教授劉輝學術造假事件、蒙牛造骨牛奶蛋白(OMP)事件、唐駿學歷造假事件和近期的質疑神仙李一和質疑「國學天才」。

 直至2010829日傍晚在北京住所附近遭2男子襲擊,面部被噴不明液體,腰部被鐵錘砸中後「破皮出血」……

 可以說,方舟子與爆炸性爭議新聞的關係,猶如魚與水、根與苗,既相輔相成,又互為因果。自1999年以來,方舟子設立新語絲網站,通過發表自己的文章以及刊登網友文章,揭發中國科學界和教育界的學術腐敗現象,批判新聞界的不真實報道,以及批判偽科學、偽氣功、偽環保,始終以一個風暴之眼的形象存在著,在他身邊,圍繞著太多的話題。持各種觀點和利益立場的人,愛他並敬他如神明,恨他,期望他入地獄者都大有人在。對多數公眾而言,因為像他這樣的對虛偽造假有近乎於「潔癖」的嫉惡如仇者實在太稀缺,而對他抱有一種期待和敬仰。因為許多人知道,他所做的事情,有多麼艱難。

 有人評價,方舟子具有典型的知識分子人格,即他腦中有堅定的理念,認為「世界應該怎麼樣?」而現實世界並沒有這樣,於是,他便按照自己的理想,用自己的方法,將他朝自己心中的「應該」去推進。他的方式,是典型的非東方式的理科方法,沒有溫良恭儉,沒有折中與遷就,甚至沒有對任何包括「國情」之類說詞在內的元素的迂迴與婉轉。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直來直去如闖進瓷器店的野馬一般,把學術界原本看似精巧有致相安無事甚至不問公義只顧悶聲發財的氛圍打破,盛筵被中斷,大家華麗的外衣被掀起,露出裡面包裹著的並不太美好的內容。對於當事者來說,尷尬和憤怒,是可想而知的,但對於整個學界的學風與氛圍,則無疑是一種整肅和清理,他讓許多人知道,什麼事情可為,什麼事情不可為,一旦冒天下之大不韙去做荒唐事,必然要為之付出代價。在人類的學術歷史上,方舟子這樣的世界觀,本是主流,但這與當下中國學界的實際情況,又有很大的出入———許多知識分子,眼界已越來越收縮到自己的小日子上了,不會為與自己利益無關的公理與正義,去冒陷入爭端、糾葛甚至有殺身之險的事情中去。

 支持方舟子的人們,與其說是支持他本人,倒莫如說是對更多人表現的失望。檢視方舟子十多年來的學術打假,我們可以發現,他終究成為一個孤獨的個體打假者,被他揭出來並喧囂一時的事件的事主們,在尷尬了片刻之後,依然過著好好的日子,而獨有他,如堂吉訶德一樣,舉著長矛左衝右突之後發現,他最大的戰果,就是把自己搞得遍體鱗傷。

 很顯然,最悲最傷最痛的,不應該是他!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文匯網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今日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